搜索论坛 统计排行 帮助
  • 39286阅读
  • 179回复

【同人原創小說】《絢爛的舞踏祭》更新:第八章-22《地上的流星》

楼层直达
只看该作者 90楼 发表于: 2011-08-08
更新第八章-8《在紅色的井底下》

找了一份新的工作,現在安頓中,所以用了一個月才生出這點份量。真是很對不起大家。

另外,以前開了的設定支援區更新了,如果有興趣可以到那兒看一下。(不過就算略過也不會影響閱讀本篇)

http://flsnow.net/bbs/thread-21828-1-1.html
级别: 风花雪月
只看该作者 91楼 发表于: 2011-08-08
92楼指X骂X的自重- -
先赞下LZ,又更新了
其次要劝告
刚工作,先努力上手吧
娱乐之类的先放一边吧
想我07年毕业工作,3年禁网

一昨日は兎、昨日は鹿、今日はあなた、貴方は朋也くん、朋也くんは..朋也くん、私のいちばん大切な人...
只看该作者 92楼 发表于: 2011-09-04
更新第八章-9《身在發條以外》

工作上算是勉強安頓下來,不過接手的東西一整個亂,要理清看來要花不少工夫了。雖然之前和更之前的工作也有執拾爛攤子的經驗,但這次真是……

……真不愧是政府部門OTL
只看该作者 93楼 发表于: 2011-09-26
更新第八章-10《狹縫間的齒輪塔》

寫了那麼久,終於開始進入最後階段了。

這故事與同類的改篇同人相比,算是比較血腥和暴力的一類,而且主角群根本是不斷被打臉的 (謎之聲:連死人也出現就太過份啦!)。

感覺上……算是喜歡S角色?還是對很多同人文把主角寫得很無敵有點不爽?不記得了XD
只看该作者 94楼 发表于: 2011-10-26
第零章 - 1 《幕后的推手》

於JS事件的最高潮──時空管理局傾力迎擊「聖王的搖籃」時,有數個人在戰場之外的大樓上遠遠觀看這個盛大的祭典。他們身上的穿着都不一樣。驟眼看去,

他們沒有任何共通點,在街上都只會被當成互不相識的陌路人。

除了在他們的肩上都畫有一個標志:一個剪影。

一位一邊流淚,一邊祈禱的少女的剪影。

「哇啊,打得還真激烈呢。」一位外形嬌小,手拿戰矛的少女好奇地說。
「這是當然的吧,我的劇本可是很完美的。」少女身後的少年說。
「不愧是『劇作家』的繼承人,完全沒有污辱這稱號。」背起一個等身大的黑箱,稍微站開一點的男人說。
「謝啦。對了,設計圖到手了沒有?」少年沒有移開望向「搖籃」目光。
「你指的是?」男人問。
「『搖籃』的設計圖。」
「艾娜應該已經入了『無限書庫』。按理應該已經到手。」

語音剛落,有一個女性人影在少年的面前出現。最初,影子只是模糊一片。之後,剪影逐漸變得清晰,徐徐地落地,彷佛記起重力的束縛。一名二十多歲,身穿時空管理局總局制服的女性就此在少年的面前單膝跪下。

「艾爾‧摩爾菲‧希斯娜迪斯報告,已經完成指令。」
「辛苦了。總局應該已經亂作一團了吧。」
「是的,先生。」
「你還是休息一下吧,無支援的世界移動很累人的。」
「是。」

「看來,將「資料」交給斯卡特艾迪果然是正確的。」男人說。
「如果沒有他這枚「棋子」,都引不出這種程度的戰力。」少年回應。
「總之,『任務』應該完成了吧。爲什麽還要留在這里?」
「你看看卡蘭再說吧。」少年指一指前面。

男人將目光移往少女,只見她雙眼望向戰場,閃起好奇的目光,好像急不及待要飛去戰場參一腳。

「如果不滿足一下她的好奇心,我可不知道她會不會胡來。」少年沒好氣說。
「真是……前輩請别太縱她吧。之後辛苦的可是我。」男人邊歎氣邊說。

「好了,玩笑到此爲止。雖然說不會有問題,但我有對於他們有點在意。」男人手邊閃出了一個虛擬螢幕,上面顯示了一個名詞:「遺失物管理部 機動六課」
「只是一班力量比較大一點的小毛孩而已嘛。」男人不屑地說。
「你留意一下編制,根本是爲了應付這件事而設,好像有人在幕後研判過一般。」少年說。
「會是預測?」
「反而像是一些不確定的分析。而且,我總覺得她們還留有一手。」
「要我再調查一下?」
「對,麻煩你了。」

語畢,男人便將黑箱橫放在地上,自己就坐上去。
「起動。」男人輕聲說道。
命令剛下,男人的四周出現了衆多不同色彩的「法陣」。「法陣」的形式、編排和内文都不一樣。即使不是米德芝爾達的魔法師,都可以肯定它們完全和米德式的魔法完全不同。男人合起雙眼,集中精神,開始唸唸有詞。

卡蘭十分好奇。她靠近少年問:「怎麼了?」
少年輕聲解釋:「現在他在做『評價』,別騷擾他吧。」

一會先後,「法陣」消失。男人開口的一句話是:「難以評價。」
「這是什麽意思?」少年不明白男人的意思。
男人沒說什麽,只是揮了一下手。眨眼間,三個虛擬螢幕在少年身邊出現。它們分别顯示了三個人的資料。
男人解釋說:「如果對方腦筋正常的話,那麽憑我們要令最強的三人:Stars的隊長高町奈葉、Lighting的隊長菲特‧T‧哈拉溫和總隊長八神疾風失去戰鬥能力都不是不可能。至於副隊長更不用說。不過,就現場所見,他們不但全力戰鬥,而且用身體爲代價增強力量。我本人甚至懷疑她們是不是腦筋壞掉。」
「果然。他們如果在『計劃』進行時如此撒野,都頗爲麻煩。」
「要再請求增兵?」
「這倒不用。本來『計劃』就有不穩定因素,而且我們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
「希望到時候會順利吧。否則……會再重複上次的錯誤。」

這時,在場的四人的臉色都蒙上一層陰霾,就連一直沒有參與談話的二人都好像若有所思。

「好了,斯卡特艾迪應該到此爲止吧。如果他死了就最好,省下不少手續。」少年作出總結。
「他最多只會被拘禁。真是的,對方實在太仁慈了。」一直沒有答話的艾娜終於開口了。
「他們的仁慈真是麻煩兼虛僞。」卡蘭難得回頭答艾娜的話。

不一會先,「聖王的搖籃」沉沒。它毀滅時的光即使是大白天都清晰可見,有如一個小太陽。
「時間到了,我們回去總部吧。之後可有得忙了。」
少年說完最後的一句話後就以手指在虛空中由上至下劃了一下。劃過的地方好像被斬開般左右分開,中間露出一條寬闊的通道。他毫不猶疑地進入了通道。其餘的三人跟随少年的步伐都進入了。

四人進入了通道後,被劃開的地方瞬間再次緊合,就好像之前的事從來沒有發生過。四人的痕跡也不復存在。
只看该作者 95楼 发表于: 2011-10-26
第零章 - 2 《前夜祭發佈會》

這是一個被遺忘的世界。

究竟何時開始被遺忘,何時開始衰竭,何時開始變成一個無生物的荒野,沒有人知道。
不,只是沒有人想去回憶而已。

整個世界只餘下荒野和建築物的遺址。

除了一個地方。

在寬廣大地的一角,有一座高聳的塔拔地而起。將它和摩天大廈相比,完全是一個侮辱。塔身直插雲端,彷彿見不到頂峰,但底層卻比想像中的小得多。雖然說是「小」,但算起來都有一公里闊。驟眼想去,就像一支竹竿插在一個扁的圓堆體上。塔身展現出的材質,有金屬,有玻璃,更多的是不反光的黑色材料。這些黑色材料都是由各方遺址中回收得來。

在這座有如「廢墟集合體」的上端,十多個人在一個有落地玻璃的大房間中,各自在散在各處的椅上坐好。

他們全都穿着黑底白邊的長袖制服,顯得整齊劃一。可是,如果留意一下在座的人,總會覺得有部人不可能在此出現:一位蓄短髮的彪形大漢正在和坐在旁邊,束起長髮的小女孩交談,顯得必恭必敬的樣子。感覺上,大漢卻不是放下身段,更像是遷就小女孩;而小女孩就稍微有了個任性的樣子,但毫不令人討厭。另一邊箱,有一個戴上金屬框眼鏡,留有整齊藍色長髮的青年正在虛擬螢幕上畫畫。如果將他放進一個畫室,應該沒有違和感吧。

在房間中央,有三個看來二十多歲的少女坐在一起有講有笑,仿佛自己正在繁華的市中心盡情購物。倘若她們真的在繁華的市中心出現,恐怕會造成一陣騷動吧。

爲什麽?因爲她們絕對可以歸入「美女」的類别。

最左邊的一位留有一把長而蓬鬆的白金色頭髮,加上她格外年幼的臉蛋和溫吞的神態,令其他人無法不想去保護她。
中間的一位就留有一頭直直的黑色長髮,最長的地方甚至差一點碰到地板。她爲了美觀,還戴上了黑色框的眼鏡,完全是「精明幹練」這個名詞的具體表現。
右邊的美女留有一頭火紅色的短髮。與其說她是「美麗」,倒不如稱之爲「高雅」。無論舉手投足,都顯示出她的出身和修養。
三人雖然各有風味,但她們都有一個共通之處:她們的身材都是玲瓏剔透,完全是上天的傑作。

總之,在這個弧形的房間中,有違和感的人和沒有違和感的人在此的目的只有一個:等候作戰負責人的出現。

不一會兒,一位少年在房間出現。他個子不高,留有及肩的墨綠色碎髮,身穿和坐好的人們同樣的制服。可能是因爲他的相貌完全是個十五六歲,剛剛踏入青春期的男生,制服穿在他的身上令他更像個在學的學生。雖然他的樣子完全沒有威嚴,但在他踏入房間的一刻,坐在椅上的人們都立時終止交談。周圍的氣氛都變得認真起來。這完全是他的身份所賜。

他是「計劃」的主要負責人。

少年走到一張稍大的桌旁邊,手掌按住桌面說:「起動,提取計劃專案E-0339-D。」
一瞬間,少年身後閃出了衆多的虛擬螢幕。最大的一個螢幕顯示了一幅畫了許多標記的地圖。在地圖的上面和周邊重疊了許多計量圖表和人物檔案。其他人手中都顯示了一份「計劃」的部份内容和指令狀。

「各位,經過長時間追蹤,我們終於掌握了『雅卡』的動向。」少年第一句的内容就是這個。

登時,衆人都起了騷動。

少年揮一揮手,他的身旁出現了個次元坐標圖,說:「請肅靜。『雅卡』這次的目的地95%就是這里,一個名爲『米德芝爾達』的世界。」

衆人在少年開始解說米德芝爾達的情形時,一邊聽取說明,一邊快速閱覽資料。
解說完畢後,剛才和小女孩交談的彪形大漢反問少年:「即使我們怎樣去說服,時空管理局大抵不會重視『雅卡』吧。你要如何在時空管理局的眼皮下完成『計劃』?」

少年好像有所準備般說:「只要令時空管理局不得不重視『雅卡』就沒有問題了吧。所以呢,才有這個『前夜祭』。」少年開始叙述『前夜祭』的内容。出奇地,他只花了五分鐘去說明。

叙述完畢後,除了少年外的其他人都呆了。

不知過了幾秒,房間後方突然爆出了一陣笑聲。
「哇哈哈哈……真不愧是『劇作家』……真是輸給你了。」
衆人同時向笑聲的來源望去。原來,笑聲的主人是一位外表十七八歲,剪了個清爽短髮的女生。她不顧衆人的視線放聲大笑,甚至笑得快抽筋了。她發現到衆人的視線後,就邊笑邊道歉:「哈哈……抱歉抱歉。不過,這個方法真的有夠簡單啦……你這個惡魔……哇哈哈……」
「不,即使是惡魔,都是個仁慈的惡魔吧。」剛才在畫畫的青年說。

她的笑聲令氣氛緩和了不少。其他的與會者開始表達意見。

「的確,如果成功的話,時空管理局可以說是完全被我們操縱呢。」
「不過,這方法需要的人力不少吧。」
「……即是需要臨場應變吧。」
「唔……這個計劃完全合我口味,簡單直接。」
「最大的問題是怎樣送『計劃』必需的物品去米德芝爾達,不是『世界移動』可以辦到的說。」

見到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劇作家』只好再次請衆人肅靜。

「對於大家的疑問,全都在指令狀上有說明。如果對内容沒有問題,就照指令狀準備。三日後1200集合。」
「Yes,Commander.」衆人起來敬禮。他們的眼神都展現出神彩,沒有絲毫迷茫。因爲,他們都明白自己要做的事。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打從心底相信他們面前的少年。

「那麽,解散,希望能平安再見到各位。」少年向衆人道别。
話音剛落,剛才還坐在椅上的人突然消失了。原來,剛才的人都是立體影像。

房間只剩下少年一人。

他垂下頭,歎了一聲說:「這個計劃……這個以力量奪回希望的計劃……應該是對的吧……」
「你呀,太多顧慮了吧。」原來房間中除了少年外,還有一個人。她的外表是個十五六歲,有著粉紅色頭髮的少女。
「不由得我不顧慮呢,絲諾。」少年抬起頭望向少女。「上一次『王之終焉』失敗,到現在還歷歷在目。如果這次再有什麼問題,恐怕無法再向『雅卡』出手吧。」
「真是的。你可不可以正面一些啦?現在大家已經無路可退,如果作為指揮的你迷茫,叫我們怎麼辦?」
「也是。對與錯不是我現在應該想的事。現在我只能盡力部署好各位,令戰鬥盡快結束。」
只看该作者 96楼 发表于: 2011-10-26
第一章 - 1 《消失的聖遺晶石》

JS事件已經過了半年。

機動六課已經解散。當中的成員不是返回原所屬部隊,就是各奔前程。他們每天都爲了平定世界不斷努力。

菲特‧T‧哈拉溫都是一樣。

菲特是一位有着一把柔順的長金髮,清澈的绯色眼睛,身材玲瓏高挑的美女執行官。她以獨立的權限負責調查、制止犯罪和逮捕疑犯。

這一晚,她又在她的辦公室加班了。她的身體陷在座位上,注視放在桌上的螢幕。
這是她連續第幾晚加班呢?她也沒有心機去算計了。歸根究底,就是因爲在她辦公桌上放着的一份檔案:「聖遺晶石(relic)失竊」

在JS事件中用作起動自動兵器「Gadget Drone」的「聖遺晶石」,被嚴密封印和保管在總局的特别存放室。這特别存放室專門存放第一級搜索判定太古遺産。在JS事件中,包括「聖遺晶石」在内的衆多太古遺産被輕易盜出。事後,爲了填補漏洞,總局和地面總部均成立類似單位。所有的存放物均爲禁止外借。即使要在館研究,都要先經過三重核準和認證,而保全機制均以最高標準制定。

可是,兩個星期前,總局和地面總部的特别存放室的「聖遺晶石」於差不多同一天被盜。奇怪的是,所有在内的保全機制都沒有反應。無論是閉路攝影機,還是魔力探知,甚至多頻譜探測系統都沒有可疑的記錄。對有關局員的偵訊,都沒有什麽有用的線索。

事發當天,總共有三個研究團隊在館研究特别存放室中的物品。可是,經過詳細調查,他們的嫌疑都洗得一幹二淨。最奇怪的是,犯人總共只偷了九枚「聖遺晶石」,似乎完全無視其他太古遺産。

菲特愈調查,愈多問題在她的心中浮現。

首先,犯人用什麽手法取得核準和認證?
第二,犯人怎樣繞過衆多保全系統,甚至騙過負責保安的局員?
第三,犯人怎樣將如此顯眼的物品運出去?一般而言,運送「聖遺晶石」需要用體積不小的封印箱。要隱藏一個封印箱還可以,可是隱藏九個箱絕對是個大工程。
最後,亦是最重要的問題是:犯人的目的是什麽?是犯人自己使用,還是受人指使?對方會用「聖遺晶石」做什麽事?

無論如何,這都不會有好事發生。

想到這里,菲特都覺得累了。她將整個身體的重量移到椅背的軟墊上,有如一個斷了線的木偶。

「來,咖啡。」一杯溫暖的咖啡出現在菲特的桌上。
「謝謝,蒂安娜。」菲特在坐直身子的時候,也不忘向她身邊的副官道謝。

蒂安娜‧蘭斯特,是一位留有及腰橙髮,擁有藍眼睛的女孩。她出身陸士部隊,之後以行動人員的身份加入了機動六課。她亦是在這時候認識菲特執行官。機動六課解散後,爲了成爲一個優秀的執行官,她決定成爲菲特的輔助官,跟随她學習。

蒂安娜見到菲特一臉倦容,就勸她先回家休息。

「菲特小姐,你都是回家休息比較好吧。太過專注於工作對身體可不好。」
「多謝關心。不過我沒有問題的,反正已經習慣了。」
「不行。協助保持執行官的身體健康也是作爲執行官輔助的職責。」
聽到這說詞,菲特故作生氣說:「真是的。只有這些時候欺負人。」

可是,這些姿態對蒂安娜好像沒有效果。

「就算做出生氣的樣子都沒有用的。」
「……我知道了。我再看一看這些監視影像就回家休息好了。蒂安娜,你可以幫忙看一下嗎?」
「是。」

於是,她們便一起將看過不下十遍的監視影像再重看一次,期望可以看到一些遺漏的線索。話雖如此,她們都沒有抱太大的期望。事實亦正如所料。監視影像沒有拍攝到什麽有用的内容。

就在她們看最後的數段影像時,蒂安娜突然叫了一聲「停下來」。菲特一臉疑惑地望向蒂安娜。她皺起眉頭,好像若有所思。
「蒂安娜?」
「菲特小姐,可以由到三十秒前再播放嗎?」
雖然蒂安娜沒有說明原因,但菲特都依她所言再次播放監視影像。這段影像的是由在特别存放室門外,安裝在認證系統旁的閉路攝影機拍攝的。影像由始至終都沒有拍到任何人。

影像一直播放,蒂安娜和菲特都聚精會神地觀看。
「就是這里。」蒂安娜突然指向螢幕的一角。那是作客觀計時用的跳字式計時器。

因爲檔案記錄的時間太過容易被修改,這個保全系統中會攝錄一個第三方的時計作客觀計時,以免有人在檔案記錄上做功夫。畢竟,修改連續的影像比單純修改檔案記錄困難得多。

「檔案記錄的時間和客觀計時不同步。」蒂安娜對菲特說。
「即是這段監視影像很有可能被動手腳。即使沒有被動手腳,這段影像都不再可靠。」菲特接着說。
「那麽明天就將所有影像送去鑒别,同時翻查影像有沒有備份。」蒂安娜畢竟跟随菲特已經有半年,這些工作已經變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看來明天的休假要取消呢。」菲特雖然覺得有點可惜,但她卻十分高興。
「菲特小姐,你還是照計劃休假一天吧。難得艾力奧和凱洛都一起休假過來。之後的工作讓我來處理便是。」

艾力奧和凱洛二人是受過菲特幫助的小孩。待在機動六課的時候,他們是菲特的下屬。現在他們在自然護理隊中執勤。

「這不太好意思呢。」
「不用客氣啦,因爲菲特小姐你很久以前就很期待呢。」
聽到這句,菲特的臉難得地微微變紅。
她稍微别過眼神說:「……那麽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好了,整理好桌面就離開吧。」
看到菲特的反應,蒂安娜回報了個笑容。
「是。」

自接手這案件以來,二人的心情沒有那麽舒暢過。
因爲她們找到了突破口。
二人心中都覺得真相會很快水落石出。
只看该作者 97楼 发表于: 2011-10-26
第一章 - 2 《夜》

這裏是位於米德芝爾達的第三實戰訓練場。

這裏年中無休地被用作模擬戰、戰術推演,以及最主要的用途──戰技教授。雖然地方不是太大,但地形卻十分複雜。訓練場中既有濃密的常綠叢林,又有河流湖泊,甚至連山都有一座。即使在魔力投影式的模擬訓練場日漸普及的今天,這座第三實戰訓練場都是每個武裝局員必定來過的地方。

今天,這個訓練場一如以往十分熱鬧。各種訓練如火如荼地進行,直至夕陽西下。

「好了。今天的訓練完畢。解散。」戰技教導官站在稍高的地方,向排得井然有序的武裝局員說。
「是。多謝高町教官的指導。」在下方的武裝局員齊聲回應。

之後,衆武裝局員整齊地步操回到訓練場的管理大樓,而戰技教導官──高町奈葉就飛回位於管理大樓頂樓的直升機場。

高町奈葉予人的第一個印象就是「教官」。

她有着一對藍色眼眸,留有一把栗色的頭髮,並束成一個傾向一側的大馬尾。她所作的功績和與傳說不相稱的俐落身影令她在局内局外都有不少崇拜者。於JS事件中,她作爲機動六課行動部隊Stars的隊長持續活躍,立下了不少功績。局方雖然希望她升遷,但她因本人希望留在前線而婉拒。

「辛苦了。」在頂樓等她的是她的好友──尤諾‧斯克萊亞。
他是時空管理局資料庫「無限書庫」的館長。作爲一個優秀的學者,他主攻考古學。他發表了不少有關太古遺産的論文,備受學術界肯定。亦正因如此,他在時空管理局中都有一定的地位。附帶一提,在旁人看來,尤諾和奈葉二人已經不只是普通好友關系。可是,二人都好像不爲意。

「你今晚有空嗎?」尤諾背靠金屬護欄,望向奈葉說。
「不行啦,今晚還要整理好訓練時的資料。明天要整天寫報告啊。」奈葉用帶着有點疲憊的聲線回答。
「真可惜,本來想約你去用個晚餐。」
「改爲明晚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會去接你的。讓我送你回隊舍吧。」
「謝啦。」

奈葉整理好資料,回到位於首都居住區的家的時候,已經是夜深了。除了奈葉的腳步聲,周圍一點别的聲音也沒有。可能是因爲太累的關系,她連制服都沒有換就直接倒在床睡了。奈葉有預感她會有一個好夢。

夜,濃罩着米德芝爾達的首都──庫拉納岡。
整個城市都沉寂了。
在這個暫時停頓的城市,三個身穿黑底白邊的長袖制服、黑色長褲和黑色皮鞋的女性站在一座大樓的天台。她們俯瞰街道的景色,但臉上全無表情。

站在最左邊的少女留有深藍色的長髮,還剪了一個齊尾的髮型,連前額都剪得直齊。在一片深藍色的頭髮中,她左右的長鬢束了髮帶,看起來就像在神壇祈禱的奉神者。
在中間站着的女子只留有烏黑色的及肩短髮。精悍的面容、細長的紫眼、高聳的鼻子令她散發出中性的魅力。如果她隱藏起她所擁有的傲人身材,應該會被人誤認爲美男子吧。
站得開一點的少女有着罕有的純白色及腰曲髮,加上有着純白的瞳孔,即使在各式人種混雜的「組織」中,她都是個令人側目的存在。相比起其餘二人,她的身影比較纖細,好像還沒有發育般。幸好,她年幼的臉龐剛好與之平衡。

這位白髮少女的左耳戴上某種儀器,正與在遠方的某人對話。

不久,對話完畢。她的手邊出現了三個虛擬螢幕。
「卡蘭特,結果如何?」黑發女子向剛結束通訊的白發少女說。
「總部終於開始行動了。詳情看計劃書。」卡蘭特向其餘二人說。

語畢,卡蘭特手邊兩個虛擬螢幕轉移到二人手上。

在黑髮女子閱覽計劃書的時候,卡蘭特問她:「艾娜,你覺得會成功嗎?」
被點名的女子──艾爾‧摩爾菲‧希斯娜迪斯只是回答:「不知道。我們的職責是令『計劃』成功實行。」
艾娜回頭,嚴肅地問卡蘭特:「你是對『劇作家』的判斷有懷疑嗎?卡納雷娜‧布雷德。」
面對艾娜的質問,卡蘭特只好回答:「……當然不。」
艾娜聽到卡蘭特的回答,登時沉默不語,繼續回頭閱覽計劃書。

聽見二人的對話,一直沒有理會的藍髮少女走到頭卡蘭特身邊說:「艾娜她是沒有惡意的。她只是因爲她都對『計劃』有點不安而已。」
「我明白。現在正在反省。」
「你要反省什麽?」
「令大家的不安上了台面。」
聽到卡蘭特的話,藍發少女向她微笑地說:「你不用自責。因爲連我都對『計劃』都會有不安,畢竟這次面對的可是『雅卡』。」

這次,輪到卡蘭特驚訝了。

「連『電子巫女』芝村舞彌小姐都會有不安,究竟『雅卡』是什麽東西?芝村小姐,你可以多講一些有關『雅卡』的事嗎?我加入的時間不長,又經常需要單獨行動。」
芝村舞彌想了一下,仿佛正在整理思緒:「唔……你知道『悲傷的聖戰』嗎?」
「就是……將七個世界卷入的那場戰争?」
「應該說是人類爲了生存而和『彼方之人』互角的死戰吧。無論是知識、技術、魔法,甚至肉體,『彼方之人』都遠比人類優勝。即使合七個世界之全力都只有逐漸滅亡一途。爲了生存,世界的人將他們的所知集合一起,建築了『人類最後的城堡』。」
「就是『雅卡』?」
「對。亦是人類所能依靠的『最後的正義』。」
「既然它是人類的守護者,爲何現在要執行『計劃』?」

不知爲何,芝村舞彌突然沉默起來。

「……芝村小姐,我……我是不是問了不該問的問題?」卡蘭特有點結巴地問。
「不,只是回憶起一點事。剛才說到那里?」
「執行『計劃』的理由。」
「對。因爲『雅卡』突然消失。」
「突然消失?」
「雖然『雅卡』的確守護了人類,令人類可以有機會反擊『彼方之人』,但在『悲傷的聖戰』完結後它就憑空消失了。之後,因爲諸多理由,『計劃』就變成了唯一的答案。我們現在的武裝──『永遠神劍』,就是爲了代替『雅卡』而創造的。」

芝村舞彌拍了一下手說:「好了,應說的都差不多了,而你都應該是時候開始執行任務吧。」

卡蘭特查看一下時間。的確,她出場的時間到了。

卡蘭特走到艾娜的旁邊,說:「對不起。」
艾娜沒有望向卡蘭特,只是說:「不用道歉。你現在只管做好份内事就可以。」
卡蘭特站上水泥制的護欄,然後蹤身一跳,跳向在街道對面的大樓。

卡蘭特在空中劃出一個大大的弧形,有如一位由月光所生的妖精在空中飛舞。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卡蘭特聽到艾娜在她出發的一瞬間向她說了一聲「加油」。

不過在此刻,真相已經不重要了。

卡蘭特現在心境平靜,臉上挂了一個微笑,完全不像是快將投身戰鬥的人。不久,她到了附近最高的一座大樓的天台。

「在地上的人們,安穩的夜晚到此爲止了。」卡蘭特用舌頭濕潤一下嘴唇,眼神變得銳利,腦中的「開關」也同時切換了。她的手一揮,手中突然多了一支比身高還長的手杖。手杖顯現出金屬的光澤,上面不知刻了還是印了無數像蜘蛛網的電路。在手杖的頂端嵌入了一顆灰藍色的水晶,入面都充滿了和手杖一樣的電路。

卡蘭特將手杖插入腳踏的水泥板。之後,她的雙手仲向手杖,手掌剛剛碰到杖身。

「身為七人之父的部屬,請夜色的支配者,生於一月一日的始源者傾聽追随者的請求。吾人繼承布雷德的氏名,請求履行新的契約。」

灰藍色的水晶開始微微發出冰藍色的光芒。

「吾乃指引匍地者的人,現吾要履行職責。起動吧,『指引之手』。」
冰藍色的光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杖身不斷産生出大量白色的氣體。氣體一直往下沉,不斷湧出街道。卡蘭特展現出微笑,一種有如爬蟲類的冰冷微笑。

在卡蘭特離開後不久,艾娜都出發了。她帶着一個黑色的皮箱,跳到離開地面總部三公里的一座大樓。她打開皮箱,内里載的是九顆用金屬環束縛的紅色水晶。

艾娜拿起一顆水晶,將它放在大樓天台的正中央。不可思議地,水晶浮在離地面三十厘米的空中。
「第一點完成,現在向第二點移動。」艾娜向小型通訊器說。
「收到。說真的,時空管理局真是暴殄天物,完全不嘗試去了解『聖遺晶石』的真正用途。」小型通訊器出現芝村舞彌的聲音。
「我都是這樣想。」艾娜回應說。

在地上的人們進入夢鄉的時候,命運的紡錘已經開始編織世界的走向。
只看该作者 98楼 发表于: 2011-10-26
第一章 - 3 《叩門者》

今天,難得地天氣晴朗。

菲特早上便駕車到了中央列車站接艾力奧和凱洛。

雖然菲特心中都知道他們已經可以用自己雙手開拓未來,可是她另一方面就完全是母性泛濫,經常擔心他們的各種各樣。例如在最近一次聯絡──

「最近他們工作情況如何?有好好吃飯嗎?工作辛苦嗎?」
「……這個……菲特小姐……」
「有沒有受傷啊?有沒有什麽病痛?不行,我都是來一次好了。」
「……菲特小姐……可不可以先暫停一下……」
──

就是這樣。

現在,菲特不斷在車站張望,看來是怕大家錯過了。每次列車到達的時候,她都會加緊注意。

不久,菲特見到他們的身影在不遠處出現。

凱洛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搭配淺粉紅色的及膝裙和淺粉紅色涼鞋,再加上一件白色的長袖外套。整個搭配起來,可愛中帶點成熟。她應該花了不少時間選擇吧。艾力奧就穿了一件紅色的T恤和黑色的帆布材質短褲,加上一對運動鞋。這身服飾意外地爲艾力奧加多了一分野性。

當菲特的眼角「掃瞄」到艾力奧和凱洛,想都不想就跑去他們的身邊。車站這種地方,無論什麽時候都是人來人往,不過要菲特在不撞倒别人的情況下向二人跑去,根本毫無難度。菲特一到艾力奧和凱洛身邊就不顧旁人目光,跪下來將二人擁抱得緊緊的。二人的臉登紅了起來。

「很久沒見了,你們過得好嗎?」菲特邊擁抱,邊露出一個慈母樣子。
「……這個……菲特小姐……」艾力奧斷斷續續地說。
「什麽事?」
「……太緊了,好難過……」

菲特終於意識到自己用力過猛了。她立即鬆開雙手,慌張地站了起來。
「對不起。」菲特連忙道歉。
「不要緊的。」凱洛雙手撐地,邊大力呼吸邊說。
「菲特小姐不用道歉的。」艾力奧就坐在地下喘氣。

菲特扶他們起來後說:「再次問候吧。艾力奧、凱洛,很久沒見了。」
二人同時用開朗的聲線回答:「是。」

在菲特引起小小的騷動的時候,有一個女性正在列車站中遠遠望見他們。黑髮女性──艾娜穿着米德芝爾達的普通衣服喃喃自語:「竟然在這里遇到目標TS-02, TB-03和TB-04,事情變得有點棘手。」

艾娜歎了一口氣:「只好來點『奇手』了。」她的右眼由紫色變了鮮豔的黃色。

她輕巧地一跳,安裝在長皮靴中的增幅器同時起動。她輕鬆地飛越空間,到了菲特的身邊。奇怪的是,在場的所有人完全沒有驚訝,就好像無視她的存在。

艾娜從身後的袋中拿出一柄黑色的轉盤手槍。

不,這不是轉盤手槍。這只是有轉盤手槍的「形」的手提槍枝。在本來安放子彈轉盤的地方見不到厚重的六孔鐵塊。取而代之的是一顆紅色的『聖遺晶石』。晶石被銀色的環和黑色的環束縛着,微微發出紅光。可是,在艾娜身旁的菲特完全意識不到她的存在。

「反正遲早都要死,現在就幫你解脫吧。」艾娜將手槍的槍口對準菲特。
「……雖然想這樣說,可是我殺了你的話『劇作家』一定要我陪葬的。」艾娜將槍口從菲特身上移開,改爲指向菲特腳下的地面。
「好了,開始『刻印』。」

艾娜扣了扳機,一枚銀色的子彈從槍口射出。但是,理應發出的聲音和硝煙都不存在,連子彈劃過空氣的聲音都不存在。

子彈直直地擊中地面。可是,沒有擊中的聲音,也沒有擊中的彈痕。子彈擊中地面的瞬間,以擊中點爲中心,一個半徑三米的「法陣」在地上展開。比起「陣」這種比喻,「紋章」更加適合形容在地上出現的血紅色圖案。圖案以位於中軸線的對稱而複雜的主圖爲中心,仲延出三對大小不一的「翅膀」。大致上,整個圖案呈現優美的對稱。但是,細心觀察就可以發現每只「翅膀」都和對面的「翅膀」有微妙的差别。

「?」菲特突然望了周圍。
「怎麽了?」凱洛問。
「……沒有什麽事。」菲特略帶不肯定地回答。

三秒後,「法陣」消失。艾娜登時鬆了一口氣。

「想不到差點讓她發現。好了,所有『刻印』已經完成,剩下的只是等候時間到來。」艾娜右眼由再次變回紫色,混入一般人之中。

出了車站後,菲特問艾力奧和凱洛:「你們有什麽地方想去嗎?」
艾力奧和凱洛二人想了一下,異口同聲道:「遊樂園。」
聽到他們的回答,菲特微笑地回答:「好吧,我們立即出發。」

米德芝爾達的遊樂園和地球的遊樂園分别不大。既有過山車,又有鬼屋。只不過,内里所用的技術當然比地球先進得多。

一進入遊樂園,艾力奧和凱洛回復了孩子應有的天真。他們好像有用不完的體力。才剛玩完海盜船,又跑去玩咖啡杯。跟住一起玩的菲特都好像重拾了童真,有時候比兩個小孩玩得更起勁。

這算是對自己的童年的一點補償吧。

他們玩累了便坐在長椅上休息,休息足夠後三人繼續玩。最後,夕陽西下。他們坐在摩天輪上觀賞日落。
「菲特小姐,謝謝你帶我們來玩。」艾力奧向菲特道謝。
「真是謝謝你。」凱洛也向菲特道謝。
「不,是我要向你們說『謝謝』。」菲特微笑地回答。
「下了摩天輪後不如就直接在遊樂園的餐廳用餐吧。」菲特拍了一下手掌說。
艾力奧和凱洛沒有說什麽,只是點了一下頭。
見到二人滿足的表情,菲特自己都十分滿足。

=====================================

時間回到下午。

在無限書庫工作的尤諾‧斯克萊亞一如平日,正與衆多的資料奮鬥。

不過,他今日工作得特别起勁。

因爲他約了他的好友──時空管理局的「王牌」高町奈葉今晚在庫拉納崗觀光塔上的餐廳享受晚餐。爲了騰出時間,他連午飯都沒有吃,一直在書庫中工作。不知道是人爲原因,還是上天憐憫,今天的工作異常順利。下午中段已經將預定的工作完成。

他看了一下時間。

還有一個半小時就到奈葉下班的時間。

尤諾當然想早退去等奈葉。不過,作爲無限書庫的館長,早退絕對不是一個好行爲。因爲無限書庫随時要應付緊急的委托。
「館長,你安心早退吧。」一個書記官向尤諾說。
「?不用了啦……」尤諾搖了搖手。
「你約了奈葉小姐的事,全個書庫的人都知道了啦。」書記官壞心眼地笑了。
尤諾打了一個突:「你們怎麽……」
不等尤諾的話說完,另一個書記官就說:「放心吧,我們可不是那麽不中用的啦。」
一衆職員應和。
「……那麽,就拜托你們了。」尤諾放棄否認了。他随即辦了簡單的手續,出了無限書庫。

衆職員心里都有一致的想法:希望這個「木頭人」可以更進一步。可是,他們不知道高町奈葉都是一個「木頭人」。

尤諾換了件便服後,就去到他們相約的地點:觀光塔入口前的雕像旁。
尤諾本身可以歸入「文質彬彬的美少年」的類别,即使他穿着普通的便服都不失氣質。他在總局中其實有不少暗中的傾慕者,可是拜他的「木頭人」所賜,他完全沒有留意到。

等了不久,奈葉準時到達了。她和尤諾一樣,都是穿着便服。不過,在尤諾眼中,她的穿着給他的感覺有點像他看過的禮服。因爲奈葉穿了一條過膝的櫻花色長裙,搭配櫻花色的短袖衫。

「對不起,等了很久嗎?」奈葉到達後就問尤諾。
「不,只是等了一下。」尤諾回答。
「好,事不宜遲。立即到餐廳吧。」奈葉邊說邊拖着尤諾進入觀光塔。

到達餐廳後,尤諾自報名號:
「我是預訂了位置的尤諾‧斯克萊亞。」
侍者随即回答:「久候了,請到這邊。」

二人跟随侍者到了在落地玻璃窗旁的一張餐桌。
坐下後,侍者随即雙手奉上兩本餐單。
「尤諾,你可以幫我決定嗎?」見到一列列的餐單,奈葉都只好投降了。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尤諾随即向侍者快速地點菜。速度之快連奈葉都稍微吓了一下,很難想像這是平常顥得不徐不疾的尤諾。不一會,侍者開始上頭盤,還來了一支紅酒。

二人的水晶杯多了半滿的紅酒。
尤諾舉起水晶杯,向奈葉說:「這是以你爲主角的慰勞宴。幹杯。」
奈葉也舉起水晶杯說:「幹杯。」兩個杯互相碰觸,發出清脆的聲音。

=====================================

在這個理應享受歡愉的時間,卡蘭特、艾娜和舞彌身在不同的大樓。

卡蘭特一直都留在她的長杖「指引之手」的旁邊。雖然發動之後即使不理會長杖都沒有問題,但是爲了以防萬一,她還是留在那里。艾娜就在時空管理局地面總部附近的一座大樓的天台。她面向總部主停車場的出入口,一直都監視出入口的一舉一動。舞彌就站在一座作爲主要通訊樞紐的大樓的天台。

「時間到了。爲『計劃』打響戰鼓吧。」舞彌透過小型通訊器向卡蘭特和艾娜發出指示。
「明白。戰鬥管制系統開啓。」卡蘭特和艾娜回應。

穿在她們身上,黑底白邊的制服瞬間改變形態。制服内層分離了出來,變成了中間附有拉鏈的黑色無袖緊身上衣。緊身上衣以白邊作點綴,形成強烈對比。制服外層和衣袖更加嚴密地結合,而外觀也大幅地改變成一件黑底白邊的全身大衣。

最後,一個標誌在大衣的左肩上浮現。

這是一個剪影。

一位一邊流淚,一邊祈禱的少女的剪影。
只看该作者 99楼 发表于: 2011-10-26
第一章 - 4 《扳機》

在芝村舞彌的指示下,三位進入了戰鬥狀態的女性展開了行動。

舞彌合起雙掌。她的手掌漸漸發出微微的金光。之後,雙掌分開。兩把摺扇在她的手掌間憑空出現在她的手中。同一時間,一件純白色、微微發光的巫女服外衣披在她的身上。她合起雙眼,展開雙手,打開摺扇,在地上正坐起來。

她以毫無仰揚頓挫,好像電子合成的聲線說:「戰術限制解除。開始展開『連結』。」

在她的胸口前不遠處出現了一顆用三個金色的環圍繞的『聖遺晶石』。白色的光線從摺扇的邊緣仲出,並和金色圓環連接。同一時間,金色的光線從巫女服上衣沿着地面仲延,將在天台的通訊電纜和天線與摺扇連接。

「『連結』完畢。『精靈回路』生成。」

話音剛落,白色和金色的「連結」瞬間改變形狀,變成了複雜的電路狀圖案。

「送入『電子精靈群』1至32號,目的:占領地面總部的保全系統;在無痕跡下切斷地面總部,以及其方圓四公里内所有電子通訊。容許使用『邏輯攻擊回路』。戰鬥層級設爲第四級,允許引發物理破壞。」

所謂「電子精靈群」,簡單而言就是以電子資訊形式存在的「精靈」。

它們是介乎現實和虛幻之間的存在。只要給予指示,他們就會以超越自主型人工智能的思想模式自行展開行動。另一方面,「電子精靈群」和模組型系統十分相似,可以自由增減分件改變性能。

不過,「電子精靈群」都不是萬能的。

它們最大的問題是不能以資料創造資料,因爲他們的智能尚未到達這個水平。所以,後勤的資料支援十分重要。本來,芝村舞彌要獨力負責這個重任。不過現在這個重任已經部份移至『聖遺晶石』。皆因『聖遺晶石』本身就是一個龐大的資料庫。

準備好後,舞彌就下令:「攻擊開始。」

一瞬間,「精靈回路」的光增強了一點。之後,又回復平靜。不一會,衆多的信息由「電子精靈群」傳回舞彌的腦中。

「已經進入地面總部病毒防護壁第三層,正在突破第四層」
「已經切斷陸士120基地的對外通訊」
「已經切斷首都防空隊第三隊基地的通訊」
「已經切斷陸士108基地的對外通訊」
「切斷臨海基地通訊回路時遭遇防衛程式,現正交戰中」
「成功占領交通管制系統」
「已經破壞第六電訊機樓的功能」
「陸士116基地的入侵回路被物理性切斷,確保撤退線路後直接破壞通訊器材」
...

這些信息源源不絕地傳回,但舞彌都保持沉默。不久,一個信息傳來:「成功進入地面總部主伺服器,已經占領保全系統。對外通訊預計於五分鐘後切斷。」

「卡蘭特、艾娜,Go!」舞彌保持只比電子合成音好一點的聲線說。

艾娜回答一句「收到」後就跳到地面,從停車場的入口進入地面總部。她的右眼也由紫色變成了黃色。

艾娜的目標是獨立於所有系統的魔力爐及其控制系統。

據調查,於JS事件後,地面總部改進了系統:加裝兩個魔力爐,並設爲正、副、預備三組,以維持整個總部的能源穩定。可是,控制系統仍然維持一個。理論上,控制了魔力爐就可以癱瘓地面總部。

由於保全系統已經被舞彌「騎劫」,艾娜一路上沒有被保全系統阻擋。但是,進入魔力爐管制室的路上除了保全系統,還有爲數不少的武裝局員作護衛。不過,這一點對艾娜而言根本不足爲懼。當她大搖大擺地走過保安哨崗時,在場的三個武裝局員自顧自地在交談,仿佛艾娜從來沒有存在過。這是因爲艾娜的「永遠神劍」已經展開了。

她的右眼就是她的「永遠神劍」。

無論是什麽生物,它的外界資訊接受系統,亦即是所謂「知覺系統」,都無可避免會有死角。例如有地方看不見,有聲音聽不到等,例如所有人眼球中都存在着一點「盲點」。落在「盲點」的影像會無法被大腦認知,只能用常識補足。

艾娜的「永遠神劍」就是這類現象的強化放大版。

只要是生物,就會強制無視艾娜本人,比如她的身影、氣味,聲線等。由她直接引發的物理現象,例如由她扣扳機而發出的槍擊,都會一起無視掉。她將這能力稱為「知覺的死角」。

走了一會,艾娜到達了魔力爐管制室。

打開了門,她見到三個工作人員一直望向監視螢幕。無視這三個人,艾娜走到一個控制平台前,將一把預先準備好的通訊用信標插入控制平台的底部。插入後,艾娜立即離開地面總部。

離開地面總部,她向她的小型通訊器向舞彌說:「信標已經設置完畢。現移向Inital Point準備開門。」

芝村舞彌回答:「明白。投入『電子精靈群』33及34號,準備強制魔力爐停機。」

在艾娜潛入地面總部的時候,卡蘭特正在確認由她的長杖形「永遠神劍」──「指引之手」所産生的白霧的分布情況。她用有點不滿意的聲音說:「雖然範圍比預計中小,但用來召集『祭品』已經足夠有餘了。」

「以生於一月一日的始源者的敕令,宣告其來臨之日。衆生靈們,傾聽吧。」卡蘭特終於開始展現她的力量。
本來,天朗氣清的夜空漸漸被白色的霧覆蓋。不過,這些可疑的霧只在地面總部附近的方圓三公里出現。在街上的行人們初時對這些白霧毫不在意。過了一段時間,整個地面總部周邊街道的行人都站立不動,連正在行駛中的車輛都停了下來。不一會,所有在濃霧中的人變得雙手無力地垂下,眼神空洞,有如一群喪屍。

「幸好在這個世界中擁有Level 4或以上魔力資質的人不多,否則找尋『祭品』已經是一個大工程哪。」卡蘭特自言自語說。如果以時空管理局的分級去界定,Level 4魔力資質大約相當於AA級。

卡蘭特拔起她的手杖,指向地面總部說:「以領行者的腳步爲記,追随吧。」

語畢,所有「喪屍」慢慢開始搖擺不定地向地面總部走去。

=========================================

在這群超過四百五十人的「喪屍」中,有一個人仍然保持清醒。

她就是蒂安娜‧蘭斯特。

她剛剛在地面總部完成了監視影片的移送和協助鑒證的工作,正於返回住處的路上。她的思緒一直集中在後續的安排上。

突然,她撞倒了一名行人。她和那名行人都跌倒了。
「對不起。我想東西想得太出神了。」蒂安娜連忙道歉。
可是,對方沒有回答,只是動也不動倒在地上。

蒂安娜心里嚇了一跳,害怕她的一撞令對方不省人事。她連忙走到對方身邊,只見他眼神空洞,全身無力。見到他的情況,蒂安娜立即用流動電話求助。可是,無論撥了多少次都不能接通。即使她在機動六課時曾經經歷不少生死時刻,這下子她都有點慌了。正當蒂安娜準備嘗試急救時,對方突然站了起來。

「那個……你不要緊嗎?」蒂安娜問對方。但是,沒有任何回答。對方只是跌跌撞撞地向地面總部走去。蒂安娜嘗嘗試強行拉住他,可是他一手撥開,仍然筆直地向地面總部走去。

蒂安娜環顧四周,只見街上所有人都顯得眼神空洞,搖擺不定地向地面總部前進。

她只能想辦法逃出這片白霧。

「這是怎麽的一回事?」她只能發出恐懼的聲線。

=========================================

地面總部的防禦體制自從於JS事件中被輕易瓦解後,有關的人員對此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改進。現在,無論什麽時候,各出入口最少配置了一隊共八至十名配備正規武裝的警備隊。

一如昨晚,一隊警衛們嚴守地面總部的正門。他們發覺周圍起了白霧。

「奇怪了。天氣報告沒有什麽大霧警告啊。」
「天氣報告偶爾都會錯的嘛。」
突然,有人指向外邊大叫:「大家看看前方。」

大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到指着的方向,只見一群人走近大門。

有兩個警衛爲了知道那群人的目的,便走近人群。可是,人群見到警衛,就好像發狂地向大門跑去。二人氣急敗壞地跑回在正門旁的哨崗報告,隊長立即臉色一變。

隊長大呼:「立即關上大門,快點。」

衆隊員迅速撤入大堂,並將大門的鐵閘關上。

鐵閘雖然幸好及時關上,但是外面的人用力想破壞鐵閘,而警備隊就用各種物件支撐。

「這里是正門警備隊。有大群市民想強行湧入,請派出增援。」隊長用通訊器求援。
沒有回答。
「重複,請派出增援。」
仍然沒有回答。
「混帳!」隊長怒吼。

陷入絕望的部隊只好盡量支撐下去。

=========================================

卡蘭特一直在不遠處的大樓天台觀賞整個過程。

「他們這班蠢材應該到現在都不知道是什麽一回事吧。」卡蘭特嘲笑地說。
「不過,如果斯卡特艾迪在場,恐怕會被識破。」艾娜透過通訊器插口。

這是當然的。皆因這些霧原本就是自然界不可能出現的東西。

「白霧」的真面目就是高濃度的納米機器群。它們和斯卡特艾迪制造「戰鬥機人」時所用的屬同一類型。
納米機器以人工能源爲糧食,同時結集成微型工廠。這些微型工廠將周圍的物質吸收,再制造更多的納米機器。只要卡蘭特一聲令下,所有納米機器就會同時活性化。這些納米機器會入侵腦部,將對方的思考功能停止。

換言之,對方會變成只剩下生物本能的傀儡。透過由「歌」構成的魔法系統,卡蘭特可以有限度操縱這些傀儡。

「『祭品』已經準備好。」卡蘭特向艾娜說。
「明白。強制魔力爐停機。」舞彌回應。

登時,地面總部所有燈火熄滅,而外部裝甲板也降下了。

聽到卡蘭特的通訊後,艾娜回應:「明白。現在開始開啓『時空門』(World Time Gate)。」

艾娜將雙掌交疊,將雙臂仲向天空。

「以現世之空色,以時間之水色,以衆界之虹色爲本,請求三原色爲見證」

之前安放在多幢大樓頂端的「聖遺晶石」開始起動,用紅光描繪魔法陣。這些魔法陣都是以比米德式魔法還要古老得多,在米德芝爾達已被遺忘的理論構成。

「以白爲起始,以黑爲終結,不問名,不問地,請求彼岸之神降臨」

爲數七個的魔法陣映照上半空。

「身爲七月七日的盟友,作爲世界的守護者,憑藉身爲契約者的名呼喚於此」

七個魔法陣化爲七個基點,以地面總部爲中心,構築了一個更大的七角魔法陣。

「完成吧,『異星降臨』!」

完成「歌」的一瞬間,圍繞地面總部方圓三公里的白霧以總部爲中心漸漸消散。在地面總部外的「喪屍」群也突然好像斷線木偶般全都倒在地上。七角魔法陣從這些人的身上吸取了「生命力」作爲動力。每吸收一人份的「生命力」,魔法陣就更形光亮,就好像宣告有什麽恐怖的事將要發生。

=========================================

蒂安娜用盡全力逃跑,終於逃出這片白霧。她回頭一望,見到她一生人中未曾見過,也未必再有機會見的景象。

七角魔法陣中間出現了一個足有兩公里闊的黑色洞穴,就像空間硬生生被鑽開一樣。洞穴入面一片漆黑,什麽都看不見,但内里散發出一種異常的氣息。

是由於久經的鍛煉?

不,是由於作爲生物的直覺。

蒂安娜只覺得在洞穴中有根本不應該存在,違反這個世界的「東西」。

不知不覺,蒂安娜已經跪坐在地上,面上流露出恐懼。
一種從心靈最深處出來的恐懼。
一種作爲生物的恐懼。

四個好像頭部的物體慢慢從洞穴中探出來。每個「頭部」大約直徑三百米闊。「衪們」分别覆蓋着一個紅色、黃色、藍色和綠色的面具。黑色的氣息從代表口部的裂縫吐出。四個「頭部」四處張望,好像準備進入這個世界。

蒂安娜見到這情況,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如果「它」出來的話,米德芝爾達肯定完了。

她想起她的好友昂‧中島。

「如果昂的話,會怎樣做呢?」蒂安娜問住在她心里的好友。
「當然是盡無力阻止它!全力全開,將它擊飛!」蒂安娜的身後出現了一把熟悉的聲音。

蒂安娜回頭一看,見到昂本人。她身穿便服,手拿載滿東西的手提袋。
「怎麽你在這裏?」蒂安娜好奇地問。
「因爲要幫爸爸買東西嘛。先不要說這個了,那個是什麽東西啦?」昂手指天上的「頭部」問。
「我怎知道。不過,肯定不是好東西。」
「對呢,蒂婭。」
「剛才,你要說『將它擊飛』吧。那,你想怎樣做?」蒂安娜望向昂說。

昂一時語塞。

雖然早都估到她的反應,但實際遇到時一樣令人火大。

「昂,你是近戰型的吧。要迎擊它都是由我來做吧。」蒂安娜望向天空說。
「不過蒂婭……」
「你認爲你直接攻擊它可以全身而退嗎?」
「應該……不能吧。」昂望向天空後說。
「明白就好。你快點趕去地面總部吧。剛才有很多人湧去地面總部,我擔心他們的安危。」
「明白。」

二人同時起動了她們的法器和防護衣。

「我去了,小心點。」昂腳上的法器「流嵐之輪」不斷摩擦地面,生出濃濃的白煙。
「你也是。」蒂安娜回答。
「『流嵐之輪』,Go!」昂向腳下的法器下指示。
「設定,最高速度。」流嵐之輪回應。

昂向着地面總部絕塵而去。

目送昂離開後,她再將目光移向在天空的「頭」。奇怪地,她的心境十分平靜。

「那麽,該怎樣做呢?」

答案只有一個:全火力迎擊。

她準備攻擊的時候,突然想起希格諾小姐的話:「你的力量,究竟是爲了誰?又是爲了什麽而使用的?」

她想,她現在可以好好回答這個問題。

她決定即使耗盡生命,都要保護米德芝爾達。

她將她的法器「交鳴幻境」對準其中一個「頭」。
「對不起呢,『交鳴幻境』。要你陪我做一個熱血笨蛋。」
「不用道歉,因爲我是你的拍擋。」交鳴幻境回應。
「……謝謝。」
魔法陣在蒂安娜的腳下展開。
「好了,開始發動『凄魂冥炎』。」
「明白」

交鳴幻境的前方出現了用作瞄準和集束的魔法陣。現在,只差扣扳機這一步驟。

正當蒂安娜展開攻擊前的一瞬,四個「頭部」全部化成紅色的粒子消失了。這些紅色的粒子在洞穴的周邊盤旋,發出的光愈來愈強。最後,黑色洞穴消失。取而代之,一束稀薄的青藍色光束由天空的盡頭垂直射到地面。

見到這些景象,蒂安娜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呆呆地望向天空。可能是因爲久經訓練的關系,用不了多少時間她便清醒了過來。

她想都不想,就直奔地面總部。

=========================================

「想不到召喚來的是位靈格不低的古代神呢。」艾娜難得稍爲驚訝。
「感覺上……是「米斯拉亞」?」芝村舞彌問。
「對。我要加快程序,否則祂出來就麻煩了。」艾娜緊張地說。

艾娜雙手按住地面,開始吟唱另一首「歌」。

「在巨石中的湖心,千百妖精在跳着湖之舞。」

之前,艾娜在多座地方用槍「寫下」的刻印開始發出紅色的光。

「妖精的足跡,響應望湖的巨石;沿妖精的足跡,描畫通往理想鄉之道路。」

衆多紅色的光柱形成了模擬的巨石陣。

「以偉大者的犧牲,開啓超越時間之道路。以四月五日出生的守門人的手令,開啓超越空間之道路。」

在洞穴探出頭的古代神化成素粒子。素粒子由「歌」引導,將米德芝爾達和另一個世界連結起來。一條青藍色的微弱光柱由無限的虛空直直射到地面總部。

見到這個景象,艾娜終於鬆了一口氣。

「『時空門』成功開啓。進入撤退階段。」

=========================================

在無名世界聳立的「廢墟集合體」内的一個大型格納庫中,爲數衆多的武器和人員在列隊。當中既有戰鬥人員,又有看來是機械兵的東西。如果是對這些武器有認識的人看到,應該會被嚇個半死吧。以它們的力量,一日内毀掉一個小國都不是沒有可能的事。在之前由「劇作家」召開的會議中現身的人都在這里等候。

在這些武器的上空則停了一艘戰艦。戰艦上面雖然看不到武器,但在「聖戰」中它是一艘因「一騎當千」而聲名大噪的戰艦。

「劇作家」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各位,爲了成就我們組織──「白翼聖女」的大志,我們齊集於此。上次的「王之終焉」中,我們失去了衆多重要的人和物。但是,這些都不能阻礙我們。也正因爲他們的犧牲,才有今日的機會。現在,時空門已經開啓。我們要在名爲米德芝爾達的舞台上盡情起舞。各位舞者,以聖女之名起舞吧! 」

衆人激昂地大叫。

「全部人準備次元移動!」「劇作家」終於下達第一個命令。

不用一分鐘,「所有準備完成」傳回他的跟前。

「劇作家」向所有人下達第二個命令:
「『白翼聖女』,出陣!」

所有的武器、人員和戰艦眨眼間消失在空氣中,連一點聲音和影子都沒有餘下。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认证码:
验证问题: 雪飘工作室的英文名字,抬头看域名(六个字母,全部小写)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