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论坛 统计排行 帮助
  • 4507阅读
  • 12回复

奈葉同人永恆的戰歌 宣言(魔法少女奈葉同人風與翔之戰歌)現:永恆的羽翼使

楼层直达
级别: 善良路人

序章
「哇......哇......!」一陣陣的哭鬧聲從這高大的皇宮中傳來。

「好了、好了,別哭囉,母后在這邊,不哭不哭。」一位灰髮的女性,正安慰著手中的小寶寶。

「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兒子,長很俊俏阿!哈哈哈...!」在女性的旁邊,有一位男性正看著懷中的寶寶。

金色的長髮、寬大的肩膀、豪邁的笑聲、俊美的臉龐,這個人就是古代貝爾卡第十任的聖王—銀月‧貝爾卡。

在他身旁的這位女性,就是他的皇后—莉莉安‧安娜斯‧貝爾卡。

皇后抱的是出生剛滿一週的皇子—阿雷斯‧安娜斯‧貝魯卡,他那俊美的臉龐金色的髮色,酒紅色的眼睛,簡直是跟他父皇印出來的。

五年後

「今任風之聖騎由阿雷斯‧安娜斯‧貝魯卡擔任,從今開始,你就叫做阿雷斯‧ 風‧安娜斯‧貝魯卡!」一頭金色長髮的小孩跪在地上,舉起雙手接還在老人手中的一顆淺綠色的球體,球體慢慢的變成一顆戒指。

那是...在遠古大地上的戰爭,有著許多山脈的大地。

上方是白雲金光所構築而成的天空。

腳下是灰土所構築而成的大地。

無數紅色的鮮血灑落在地上,但在場上所有人人也沒有退縮,對著眼前的怪物繼續攻擊。

揮動武器的人們...為的只是生存...也爲了正義...也爲了家人... 也爲了在其他世界活著的人。

在中央那座,最靠近天際的山脈上,佇立著一個少年。

修長筆直的眉毛,如星辰般燦爛的深紅的雙眸。

殘缺的黑色的輕甲緊緊包裹著那修長的身軀,身上染滿了鮮血,沾上血液的黑色長髮因山頂上的狂風而不斷飛舞。

身後背負著的,是一對染滿了鮮血的巨大的白色翅膀。

如今那深紅如血的雙眼正凝視著大地那慘烈的戰鬥。

他和他的同伴的強悍的令他的敵人顫慄。

他和他的同伴,曾統領著數百人的小隊,征服過一個又一個的地方。

「皇兄,大夥已經擋不住了,不可以再退下去了!」銀髮的少年站在黑髮少年身後。

「是嗎…其實你與這場戰爭沒有任何關連的你可以回去的,為什麼…?」

「你說些什麼,皇兄和我可是生死與共的!」

一道黑色的觸手如同劃破天際的流星,貫穿了黑髮少年的胸口後,穩穩的停在銀髮少年的額前。

「皇兄...」

「皇兄...」銀髮少年哭著看著黑髮少年,眼中充滿著不解、痛苦、哀傷、憤恨等許多感情。

「抱歉...」黑髮少年僅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摸著銀髮少年的臉,嘴角流出少許的血,一道黑色的魔法陣包圍著少年。

「不要,不要,皇兄...」少年不斷用雙手用力的敲打結界,一道閃光後,少年消失在原地,只留下黑髮少年在原地。

「抱歉了...」

在大殿的中央跪著一名銀髮少年,而在聖王坐在少年的正對方,兩旁站滿大臣和騎士

「父皇,請你立刻批准我前往毀了夜天!」銀髮少年絕望似的對著聖王嘶吼著

「不可以」

「父皇,為什麼,皇兄和母后可是被夜天所殺的,難道皇兄和母后在你心目中沒有佔有任何地位!」

「現在還不是時候...」

「父皇,為什麼!」

「現在還不是時候...」聖王像老了二十年一樣,單手按著額頭,失去了在阿雷斯出生前的勇猛,在成為聖王前還是騎士的自信。

「抱歉,我先退下。」銀髮少年擺出標準的騎士禮後退出了大殿,一名紅髮騎士跟著退出。

「阿雷斯,你想做什麼!」

「抱歉,修奈特,但是任何膽擋阻攔我的人,皆是我的敵人!」

「我明白了,阿雷斯,小心一點。」修奈特把一隻戒指交給阿雷斯

「修奈特,這是...」

「格里安受了重傷,已經沒有辦法以騎士的身份繼續下去,他拜托我把命運交你,我倆可是十分相信你的...」

即便那是錯誤的決定,哪怕最終的迎接我的是陌路,我依然會一意孤行的走下去...

「多謝...」

「阿雷斯大人!」一個金色及腰長髮的少女被兩個小女孩扶著慢慢的走了過來。

「阿雷斯哥哥!」一個棕髮的小男孩捉著阿雷斯的衣服

「阿雷斯大人,不要去,請不要再離開我了!」金髮少女氣喘吁吁的說,並抱住了阿雷斯,而且還哭了起來。

「小艾,我答應你,我解決了夜天後會馬上回來的。」銀髮少年稍微嘆了口氣,溫柔的摸著金髮少女的頭。

「真的嗎?」

「我以風之聖騎的身份向你發誓。」

金髮少女以堅定的眼神向阿雷斯點了點頭並放開我。

「小璐,小希,小艾拜托你們了。」阿雷斯溫柔的摸著兩名小女孩的頭。

「我們知道了,阿雷斯哥哥要趕快回來。」

「是的。」

「雷伊,我不在的時候,她們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我絕對會保證她們的。」

「我回來後帶你們去郊遊,好不好?」

「阿雷斯哥哥,我們會等你的。」

阿瓦隆

是個美麗和平的世界,花海佈滿的大地,高聳入雲的擎天大樹,廣大無垠的藍天碧海。

可如今,見不到一朵花或是一根草,本該茂密的樹海也成了白茫茫一片的森林,天空不再是透明的藍,而是昏暗的黑雲。

這,現在是個被死亡所充斥的世界。

巨大高聳直天的山脈,如今只剩一半,銀色光芒自山頂直射天際。

殘缺的銀色輕甲,身上染滿了鮮血,沾上血液的銀色長髮迎風飄盪。

銀髮的少年靜靜的抬頭看著灰暗的天空與那紅色光柱,朦朧的眼神對著眼前的一團黑霧。

「夜天...」黑霧再次生成一隻可怕的怪物。

「果然還未死」

阿雷斯的語氣很平靜,感受不到任何的情緒。

手中握著一把殘缺的淺綠色長劍,在不遠的雪地插著一對殘缺的黑色鐮刀。

「皇兄,母后,父皇,翔,修奈特,格里安...」

「小艾,小璐,小希,雷伊,抱歉,約定遵守不到了」

「抱歉...」

「恆古不變的時光阿,觀看著未來與過去,請聆聽吾之請求...」數十把銀色的魔力劍插入夜天的體內

快了...就快了...

再撐一下...再撐一下...

「這是最後了...」阿雷斯氣喘吁吁地把長劍插在雪地,一道巨大的銀白色的魔法陣包圍著整座山。

「以森羅萬象之名,遠古的龍王,飛翔在天際的龍王,以汝之名...」

「封印」

一道貫徹天際的光柱出現

貫徹天際的光柱消失後,一道巨大的冰柱把怪物和少年封印在內,成為巨大高聳直天的山脈

度過不知多少的夜晚,度過不知多少的夢境,回憶變成傳說,傳說成了神話。

「當白色的羽翼和黑色的羽翼降臨,

惡夢將會成為過去,

接著而來的只是戰爭留下的傷痕和照亮一切黎明,

當罪犯再次橫行,

消失的人將會再次覺醒,

白色的羽翼和黑色的羽翼,

天空將會染上兩種不同顏色的魔力,

象徵古代的羽翼將會再次降臨,

超越一切的力量,

將會再次審判這個世界。」

新曆60年

一座巨大高聳直天的山脈底部被一道銀白色的魔法陣包圍著,山脈上的雪漸漸落下,再次露出一道巨大的冰柱,雖然不怎麼清楚,但在冰柱內仍可以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在漂浮著,身影一旁的一把淺綠色長劍和不遠的把黑色鐮刀漸漸開始修復。

光滑的冰柱前出現一絲細微的裂痕。

緩慢地…裂痕向整塊冰柱蔓延開來,脫落的冰屑紛紛掉落地面。

很快…冰柱完全崩潰,在封印中沉睡數千年之久的身影從冰棺內輕身落下,飄散的銀髮輕靈舞動,閉合已久的雙眼緩緩睜開。

「看來好像沉睡很久。」小孩取回在身旁的淺綠色長劍,另一隻手舉向不遠的把黑色鐮刀,而鐮刀也有靈性的回到小孩的手中,並把兩把武器變回兩隻不同的戒指。

「想不到那傢伙解除了封印。」小孩看了看身旁,從裂縫中取出一件斗篷穿上。

「夜天,等著我呀!」小孩露出了邪惡般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更貼切的形容可以說是惡魔的微笑!!

殺了我家人的那傢伙!

絕對要把那傢伙殺掉!

誰敢阻擋我面前,我就斬了他!

絕對要把那傢伙殺掉!

古代消失的人再次覺醒,會為時代帶來什麼影響...



级别: 善良路人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1-10-25
第一章

位於米德首都北方的第四陸士官校從創立至今已培育出了許許多多的出色人員,如今,也有一批新人要在這裡選擇自己的道路然後開創屬於自己的未來。

再來是老師代表對在校生勉勵並致詞。

這時,在演講台上出現的是名年約九歲,面容英挺有著一頭銀色長髮,雙手戴著黑色的手套的俊美少年。
而在演講台下的在校生們因為看到眼前這名老師感到十分的震驚,並開始在底下討論著,原因並不只是因為年紀,而是眼前的少年實在是太帥了。

「嗯…身為老師的我就理論上來說還只是個小毛頭,可是我希望各位以後能夠記住這句話。」
少年深呼吸後繼續演講。

「『盡自己的全力做自己想做的事,並抱持著樂觀態度和心境走出自己的道路。』這就是我勉勵各位在校生的
最後一句話,謝謝大家。」

而少年只帶著淡淡的微微一笑後就走回下台,並對站在一旁的校長致敬。
「校長致詞-!」

校長走上了演講台開始了他的致詞,而少年只是慢慢的走出大堂。

在走向玄關時的同時,突然接到了一通來自拉爾戈•基爾元帥緊急通訊,風急忙的開啟緊急通訊,而緊急通訊的
螢幕中,基爾元帥已經坐在位子上等候多時。

「長官好!!」

「不用那麼多禮節了,風。」

「是。」

「風,之所以找你是因為琳蒂艦長他們正在追查的事件遇到了困難,希望你能立即去支援。」

「是,我現在立即前去支援。」

當風這麼說後,基爾元帥臉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謝謝你,那我把他們的座標傳至你的魔導具內。」

「感謝。」

他向風道謝後就關掉了通訊螢幕。

風看著手中的資料,整個愣住了,心中百味雜陳

阿斯拉

『緊急情況! 根據海上搜索情況感應到大型魔力反應』

平靜無波的海面上出現了巨大的金黃色米德式,中央站著一位綁著雙馬尾的黑衣魔導士口中正吟詠著咒語,米德式下開始產生雷電隨後是陣雨,帶有魔力的雷電流入海中,剩下的六顆寶石種子全被啟動,海面捲起六道水龍捲。

「這孩子真是太亂來了!」

「找到了,剩下的6顆。」螢幕中的菲特喃喃的說著。

「太蠻幹了,她一定會自取滅亡的。」克洛諾用著嘲諷的語氣說著:「那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個人所能揮的魔力
了。」

畫面中的海面宛如海神怒般洶湧,殘暴。天空中的電閃雷鳴不停的敲下雷電擊向海面。菲特在其中就像一艘隨時會覆滅的小船一般。

「菲特。」門打開,奈葉跑了進來:「那個,我馬上到現場去。」

「沒有這個必要。」克洛諾冷漠的說:「不用去管她,她也會自我滅亡的。」

奈葉身體一頓。


「就算沒有滅亡,在她力量耗盡的時候去降伏她就是了。」克洛諾接著說道。

「可是...」

「趁現在,做好捕獲的準備。」克洛諾說著。

「了解!」

克羅諾無情的對船員下達指令,

「這怎麼可以!得去救她才行。」

「奈葉小姐,請別忘了,你現在得聽我們的才行。」

「可是...!」奈葉剛想反駁,一陣念話出現在腦中[去吧!]轉頭一看,臉上充滿堅定跟鼓勵[去吧,奈葉!你不

是想要跟她好好談一談嗎?]

[謝謝你,尤諾。]奈葉立刻往後跑去「對不起,高町奈葉要違反命令,私自自動了!」

奈葉和尤諾消失在了艦橋上。

海面上的菲特感覺到有人接近,抬頭望見奈葉從雲層中降了下來。

「不要來妨礙菲特。」艾爾芙咬斷纏著自己的能量帶,向著奈葉撲了過去。半空中出現一道魔法陣將艾爾芙擋
了下來:「不是的,我們不是來和你們戰鬥的。」尤諾維持著魔法陣說著。

「笨蛋,你們在幹什麼?」戰艦上的克洛諾生氣的吼著。


「對不起,關於違反命令的事情我之後會好好道歉的。但是,我不能坐視不管。」奈葉堅定的聲音傳了過來。

克洛諾一愣。奈葉接著說著:「那個女孩一定很寂寞,我多少也能理解孤獨一人的感受。」

「菲特,我們來一起讓聖石之種停下來吧。」奈葉飛到菲特身邊,將魔力傳送過去。

菲特從奈葉出現一直呆呆的浮在空中。直到奈葉給她補充魔力的才回過神來。【補給成功】雷光戰斧排出魔力
殘渣,本來因為魔力不足已經消失的能量鐮又重新出現。

【供給成功】

「我們兩個人各自負責一半。」奈葉雙手握著旭日之心對著奈葉說著。

這個時候艾爾芙才從驚訝中回過神來。連忙用處束縛魔法幫助尤諾穩定龍捲風。

「手槍模式,冰結彈轉換」一把不屬於現場所有人的聲音插入,一名身穿黑色斗篷樣貌被斗帽遮起來,舉起雙
槍連續扣動板機,接著產生水龍捲附近的海面的水全部變成冰,令水龍捲因為隔絕了大部份水的來源而出現減
弱的趨勢,雖然不久冰面就出現大量裂縫,但仍然加速了尤諾和艾爾芙的大型束縛魔法令水龍捲穩定的速度。

「誰」

「真的...很像呢,應該說,除了小一點外,根本就一模一樣呢。」穿黑色斗篷的人看著菲特,無視了在場的其他人

「聽我喊.3就同時封印起來。」奈葉不管那名突然出現的人,並說完就躲避著閃電向著空中飛去。

菲特在原地楞楞的看了看雷光戰斧,又望了眼飛著的奈葉。【封印形態,啟動】「雷光...戰斧。」菲特喃喃的說
著。

「天神烈破,全力射,沒問題吧,旭日之心。”奈葉舉起手中的旭日之心說著。【沒問題,我的主人】腳下的
櫻紅色魔法陣擴大了數倍。

菲特也開始了準備起了大型魔法。金色的魔法陣在她腳下張開,魔法陣邊緣電光劈裡啪啦的閃爍著。


「雷鳴!───」

「天神!───」

「───震破!」

「───烈破!」

「已經確認六顆寶石種子全數...」還沒有等艾米說完,已經被封印的6顆寶石之源再度散發處耀眼的藍光,變成
一條淺藍色的巨龍。

「變異嗎,死亡深淵,刀刃模式」手上的雙槍轉換成一把刀,而巨龍準備沖向他的時候。

「末日,覺醒」大量被闇藍色魔力包圍著的鎖鏈把巨龍緊緊的鎖起來,在鎖鏈的盡頭是一名身穿闇藍長袍,有
著深藍及肩長的頭髮的少年,左手緊握著鎖鏈,右手是一隻帶有機械外形,長得接近手肘,露出手指頭的拳
套。

「阿雷斯!」藍髮少年對著穿黑色斗篷的人大喊

「翔,一擊擊倒!」

「了解」

「闇月...」翔右手拳套被闇藍色魔力包圍,一絲絲的黑色氣體環繞拳套,並將右手收到右腹旁準備攻擊,緊握著鎖鏈的左手用力一拉,以高速逼近巨龍。

「風牙...」刀身被銀色魔力包圍,把刀舉起,以高速衝向巨龍。

「轟牙破」

「一閃」

強大的能量波動讓海水翻滾著。

六顆聖石之種靜靜的浮在兩人面前。

奈葉右手撫上胸口,望著菲特的眼睛,用著認真的語氣說著:“我想和你成為朋友。”

菲特睜大雙眼,望著奈葉,像是要判斷奈葉的話的真假般。

“嘟嘟嘟....”刺耳的警報聲在阿斯拉上面響了起來。

「次元干涉!?從別的次元向本艦及先鋒部隊發動魔法攻擊,啊!還有六秒!」

眾人頂上的雲端產生了桃紫色的電子,暴雷打在海面上漸起偌大的水花。

「母親!」

下一刻,菲特看到一道雷擊即將打中她時,名為阿雷斯的穿黑色斗篷的人和一名名為翔的少年擋在眾人眼前,
兩人同時舉起一隻手,把雷擊擋下。

同時艾爾芙已經衝到聖石之種處,當她正伸手回收聖石之種時,克洛諾以他的法杖擋住艾爾芙的手,艾爾芙看
到後馬上凝聚魔力把克洛諾擊開。

但是克洛諾在被擊開的時候,拿走了三顆聖石之種,所以當艾爾芙望向聖石之種的位置時只餘下三顆聖石之
種。

然後艾爾芙望向克洛諾。

克洛諾左手手指間夾住三顆聖石之種,然後那三顆聖石之種進入了他的法杖。

艾爾芙看到後變得更憤怒,然後再次凝聚魔力,接著轟到海上做成掩護讓她拿走餘下的三顆聖石之種並逃離這
裡;而菲特在看到克洛諾收起聖石之種時則感到彷徨起來。

在菲特和艾爾芙逃離後,餘下的五人正等待阿斯拉的回收。

「翔,好久不見了。」

「可以叫他不要用法杖指著我...」翔無奈的指著一旁用法杖戒備的克洛諾。

「克洛諾一尉,我以風‧安娜斯一校的身份命令你,馬上放下你的法杖!」

「抱歉,長官。」

「風‧安娜斯…我明白了,那個名字在現在的確有少許問題...」翔在一開始不解的看著風,後來想通了。

不久後,阿斯拉就回收眾人。
级别: 善良路人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1-10-25
第二章

奈葉和尤諾正站在琳蒂面前接受琳蒂的訓斥,奈葉和尤諾以抱歉的表情接受。

「遵守指示和命令並不只是為了個人,同時都是為了維護集體安全的規章。私自的判斷和行動,不只是會讓你們危險,亦可能會令周圍的人捲進危險裡。你們應該明白吧!」琳蒂認真說。

「是。」奈葉和尤諾回應說。

琳蒂聽到後繼續說。「本來是應該施以重罰,但從結果來看,我們也有了收獲。所以今次的事就不再追究。」

奈葉和尤諾聽到後愕然起來。

「只是‥不允有第二次,明白嗎?」

同時和奈葉及尤諾回答道。「是。對不起。」

「還有,你是誰」琳蒂認真的看著站在一旁的翔說。

「風以前的朋友,還有風好像去了洗手間」翔認真的回答了琳蒂的問題後,低下了頭。

「那個黑衣魔導士真的很像她,希望風沒有事吧...」翔站在一旁自言自話的說著。

「風,給我醒一醒」風站在洗臉盆,希望用水令自己精神一點,但腦中不自覺地把黑衣魔導士的身影和艾莉的身影合在一起。

「艾莉...」

會議室

「抱歉,風‧安娜斯一校報到。」

「風你也到了,那克洛諾,你有什麼線索嗎?」

克洛諾深呼吸了下,穩定了下情緒,開口:「是,艾密,打開顯示器。」

「是,是。」艾密輕快的聲音從擴音器傳了出來。

桌面上彈出一個圓形虛擬螢幕,螢幕上出現一個淺綠色頭的女人。「咦?」琳蒂忽然驚叫一聲。

「普蕾茜亞‧泰斯特羅莎,曾經致力於次元航行的開,雖然是偉大的魔導師,卻因為違法研究引起了事故,遭到了放逐。她的
登錄資料和剛才的魔力波動是一致的。而且那個魔法少女菲特可能是。。。。」克洛諾說明著。

「菲特,那個時候叫了一聲媽媽。」聽到這裡的奈葉出聲說著。

「是母女吧。」琳蒂用手撐著下巴說著。

「那個,我覺得與其說她是吃驚,倒更像是害怕的樣子。」奈葉低著頭說著。

「假如她們是母女的話,那普蕾西亞夫人似乎對菲特小姐相當差,因為剛才的雷擊是真是想令菲特小姐受傷,而不是掩護她拿
走聖石之種逃走。」

其他人聽到後都想起菲特的反應,點頭認同。

「艾蜜,你現在開始去調查關於普蕾西亞夫人的所有事,因為龍也已經找遍了普蕾西亞夫人的詳盡資料,而那些資料並無有關
她流放後的詳細下落和家屬資料。所以‥艾蜜,拜托你了。」

「交給我辦,是絕對沒問題的!」艾蜜聽到後便以幹勁十足的語氣說。

「普蕾西亞夫人和菲特都用了那麼多魔力,是沒可能馬上再次行動。利用這段時間必須要給阿斯拉的防護罩進行強化。」

「你們幾個都趁此休息一下吧。」接著琳蒂站起來說。

「可是‥」

「尤其是奈葉,這長時間不上學都不是太好的。我批准你們回家休息一下,還是在家裡和學校露露面比較好。」

隔天,琳蒂艦長便到了奈葉家進行說明,也說出了奈葉現在所做的一切。

「奈葉!你終於來學校了。」愛麗莎跟鈴鹿握著奈葉的手,開心的說著。

「謝謝…謝謝你們。」

「對了,接下來還會再去嗎?」愛麗莎突然的向奈葉詢問。

「…恩…,事情還沒結束…真抱歉。」奈葉低下了頭,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是嗎…還要再去阿…。」愛麗莎聽了便低下了頭。

「真是辛苦你了。」鈴鹿關心的看著奈葉。

「沒關係的,很快就會結束了。」奈葉給了她們一個放心的笑容。

「對了!放學後一起來我家玩吧!」愛麗莎提議了出來。

「恩~!」奈葉馬上的就答應了。

「對了!我昨天撿到了一受傷的狗!」愛麗莎突然的想到。

「狗…?」鈴鹿有點反應不過來的看著愛麗莎。

「嗯!體型滿大的,全身都是棕紅色的毛,額頭上有著一顆紅色寶石。」愛麗莎想了想,說出了那隻狗的大概外觀。

「愛麗莎,妳確定那隻狗的外觀跟妳說的一樣?」

「一樣阿!怎麼了?」愛麗莎有點疑惑的看向奈葉。

放學後,愛麗莎宅邸的後院

『果然是艾爾芙…。』奈葉傳了話過來。

『是你們…。』艾爾芙抬起了頭望向了我們。


『這傷是怎麼一回事?菲特呢?』奈葉問出了自看到她那一刻起就想問的問題。

奈葉剛問完,艾爾芙就轉過身,走到了角落背向了奈葉。

「沒精神了呢…是不是傷口又在痛了…我們先進去讓她安靜的休息吧。」愛麗莎看著艾爾芙,對著大家說。

接著尤諾在奈葉的同意跟她自願的情況下留了下來。

「奈葉,看樣子你的疑惑已經解開了…並且走向了你說希望的道路吧?」鈴鹿對著奈葉微微的笑著。

「恩~!」


「要加油喔!」愛麗莎轉過頭來對著奈葉說。

阿斯拉

艾蜜剛剛得到總局的調查結果,她看到後便疑惑地問克洛諾把不把這些資料交給奈葉他們,而克洛諾則說現在不是給兩人知道
的時候。


「那個女孩未免太可憐了,竟然是‥」艾蜜則感嘆地說。

「艾蜜,你要可憐她的話就等事情結束後再想了。你現在要開始準備好追蹤那個女孩的目的地。」克洛諾聽到後就說。

「克洛諾說得對,這些事結束後再想了。」
艾蜜一邊設定程式,一邊抱怨想(克洛諾君太公私分明了。想想又不會怎樣。但想不到風也會這樣)

臨海公園

「這裡的話,就沒問題了。」

「出來吧!菲特!」向著大海,奈葉大聲的呼喚著心中想要見面的人。


「鐮刀型態」機械式的聲音從我們的上方傳了出來。

手持斧杖的菲特站在路燈上向下看著我們。

「菲特!別再這樣了!不要再聽那個女人的話了。」

「菲特,這樣下去的話,妳只是在增加自己的不幸啊!」

「所以,菲特!」愛爾芙拼命的想改變菲特的想法。

『如果有這麼容易改變…那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了…』風和翔聽著愛爾芙說的話,並心中想著。

「但是…,我還是那個人的女兒…。」菲特說出了這悲傷的回答。

「選擇逃避是無法改變任何事情的,一切都是由聖石之種開始!」說完,奈葉變換上了戰鬥服。

「所以,我們來賭一賭吧!以各自所擁有的『聖石之種』作為賭注!」

「釋放」在奈葉說完之後,旭日之心便認同似的放出了奈葉所收集的寶石種子。

「釋放」菲特的斧杖,也在菲特的默認下,放出了寶石種子。

「我們的一切都還沒有開始!所以…,為了開始真正的自己!」

「開始吧!這是我們最初,也是最後一次全力的決戰!」奈葉將手中的旭日之心指向了菲特。

在那緩緩升起的朝陽餘光之下,最初也是最後的戰鬥即將揭開。
级别: 善良路人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1-10-25
第三章


「菲特,我準備好了!」


「All ready.My master.」旭日之心也發出了準備完成的話聲響。


菲特便輕輕躍到了奈葉的前方,將雷光戰斧指向了奈葉。


她們便開始了,那場注定的戰鬥。


奈葉和菲特在第一次交擊後同時退開。


空中的奈葉和菲特已經相互交擊了多次,在一次相互撞擊後兩人分別停了下來。


【光子靈槍】菲特手中的雷光戰斧出聲音,四顆金色的能量彈浮在菲特周圍。


【天神照射】奈葉這邊也出現四個櫻色的能量彈。


「Fire!」


「Shoot!」


奈葉和菲特同時揮動手中的法杖,將能量球向著對方擊了過去。


腳上的飛行羽翼幫助奈葉躲過菲特襲來的四個直線襲擊的金色能量彈,菲特卻無法擺脫奈葉的櫻色能量彈,最後以防禦魔法擋了下來。


剛用防禦魔法擋完奈葉的天神照射的菲特,驚訝的現,奈葉又準備好了一波天神照射。「Shoot!」隨著奈葉命令聲的響起,手中法杖一揮,五
顆能量彈向著菲特襲了過來。


【鐮刀模式】菲特啟動鐮刀模式,彈出了光刃擊碎了四個能量彈,閃過另一個,揮舞著手中的法杖向著奈葉沖了過去。


【圓形光盾】眼看菲特的鐮刀即將擊中奈葉,奈葉連忙構架起一道魔法盾。光刃擊在魔法盾上激起一道道閃光。


奈葉忽然閉上眼睛,遙控著之前沒有被擊碎的一個能量彈,能量彈向著正在和魔法陣僵持的菲特沖了過來。菲特已經,連忙轉過身,也建立起一道魔法陣,將能量彈擋了下來。


回頭望了下,身後卻沒有奈葉的身影,菲特四處張望著尋找奈葉的蹤影。


【瞬間移動】「嘿....」奈葉從菲特的上空揮著法杖向著菲特俯衝了過去,躲避不及的菲特只好架起手中的法杖,擋住了奈葉用法杖敲擊


而來的攻擊。
兩道強大的魔力衝擊,出強烈的光芒,照射著海面。


奈葉在光芒中卻感覺到下面菲特消失不見了,【巨鐮斬】雷光戰斧的聲音從奈葉的上方響了起來,奈葉馬上意識到,剛才的戰術已經被菲


特完美的利用了。腳上飛行羽翼一振,奈葉連忙閃開菲特的光刃,可是胸前的蝴蝶結卻閃避不及,被菲特的光刃給撕裂。奈葉轉過身,想


拉開距離,卻赫然生上方有著四顆金色能量球在等待著她。


【Fire】隨著雷光戰斧的聲音,能量彈帶著破空聲向著奈葉襲擊了過來。


躲閃不及的奈葉,只好在法杖上面構起小型的魔法陣,將能量彈彈到了海裡面。


喘息著的兩人,停在空中互相牽制著。


在兩位少女進行激烈的戰鬥時,在臨海公園觀戰的風,翔,尤諾和艾爾芙等人各想不同的事。
尤諾和艾爾芙不約而同希望奈葉勝利。


風看著菲特的身影不自覺的再次想起以前和艾莉所發生的各種事情,每樣都令人印象深刻,因父母自幼雙亡,由傭兵所養大,在戰場上救


了她,不管其他人的目光,不管其他人的反對,在自己的空閒時間來照顧她,不知男女的分別,經常在自己洗澡走了進來,每次都令自己


十分頭痛,當風想回這每一件事,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輕輕的擦了擦眼角。


翔專注在四周怕有人襲擊。


戰鬥不斷的進行著…攻擊不斷的相撞,爆炸,交錯著,接著便看到菲特閃過奈葉的一次攻擊後,拉開了距離,展開了龐大的魔法陣。


「電離光槍.繁星飛躍!」這時奈葉手腳突然被黃色的光圈給束縛住了,眼看奈葉正在掙脫的時候,菲特的攻擊發射了出去。
大量的雷矢不斷的向著奈葉發射了過去,爆炸聲不斷響起,爆炸產生的煙霧也越來越多,直到攻擊停了下來,濃霧緩緩散去,方才看到那
幾乎完好無損的奈葉正停在那裡。


「你攻擊完了,輪到我了…接下我這最強,也是最後的攻擊吧!」奈葉剛說完,便看到菲特的手腳被粉紅色光圈給束縛住,此時奈葉飛到
菲特的正上方,展開了巨大的魔法陣。


「星光爆裂!」只見奈葉的旭日之心前端,不斷的凝聚魔法能量,那魔法球體,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魔力…發射!」奈葉聲音剛落下,便看到前端的的那魔法球體,便成了一道猛烈的光束向著菲特疾射而去。




那粉紅色的光束穿過菲特,直直的射入了海中,瞬間水花四濺,海水翻騰不斷直到光束逐漸便小。


「那是什麼恐怖的魔力啊!」在阿斯拉艦上的克羅諾看見後,驚訝的喊了出來。


「菲特還活著吧!」艾蜜焦急的盯著螢幕。


一聲巨響過後,濃煙散去,便看到那菲特暈了過去,從空中向著海中直直落了下去。


在落入海前的一瞬間,一個黑影把抱著菲特,一陣風把斗帽吹起,銀色長髮迎風飄盪。


「是我贏了吧。」奈葉又說了句。


「看起是...」菲特喃喃的說了句。


【釋放】雷光戰斧放出菲特所擁有的聖石之種。九個聖石之種圍繞著三人緩緩的飛動著。


「還能飛嗎?」風望著菲特問。


紅著臉點了點頭,菲特接過自己的雷光戰斧,離開風的懷抱,也浮了起來。


‘好,風,奈葉,先回收聖石之種,然後帶她...’克洛諾的話還沒說完,旁邊的艾蜜就叫了起來‘等下,來了...’


「風」翔對著風大喊


天空中忽然出現一個佈滿紫色閃電的漩渦,緊接著一道紫色的閃電向下落了下來。


「動作真快啊,普蕾茜亞‧泰斯特羅莎」


「死亡深淵,獵月模式」風插在腰間的刀轉換成一對黑色手套,手背及手指節附有金屬片,並舉起一隻手,當手套接觸到雷擊,金屬片變


成金色,把雷擊擋下。


眾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聖石之種朝著漩渦飛去,接著就消失在了漩渦之中。


「bingo,抓住她的尾巴了。」艾密連忙坐下開始追蹤著普蕾茜亞的被傳送走的聖石之種的目的地。


「幹得好。」克洛諾稱讚:「冒失的傳送物質會要了自己的命的,搜索座標。」


「已經找到了,傳送過去了。」艾密充滿氣勢的喊著。


「武裝隊員,從傳送點開始出動。」琳蒂也離開椅子站著下命令:「任務是逮捕普蕾茜亞‧泰斯特羅莎。」


「是。」


「咳咳!身體已經受不了次元魔法了…。」普蕾希亞咳著血說著。


「而且我的位置也被追蹤到了…僅靠菲特那孩子還是不行…是時候該放棄她了。」普蕾希亞低著頭緩緩的說著。


「辛苦了,還有...菲特,初次見面。」琳蒂走向了平安歸來的我們。


『奈葉把她帶進去裡面吧,看見自己母親被抓,一定不好受。』


「菲特,不介意的話來我房間吧。」奈葉聽了,轉頭便向菲特看去。


這時候菲特向前走了一步,盯著那螢幕看。


「全體侵入王座之間,發現目標!」這時候傳來了侵入成功的通知聲。


「普蕾希亞‧泰斯特羅莎,違反時空管理法並且襲擊時空管理局船艦,以這些罪名將妳逮捕!解除武器到這邊來!」


普蕾希亞突然的站起身來,向裡面跑了進去。


「這...這是!」追擊而入的成員發出了驚呼聲。


只見四周藤蔓纏繞,而最後方放著一個培養容器,裡面有著一個金髮的女孩。


「不許靠近我的艾莉西亞!」就在奈葉跟菲特看見眼前景象而發愣時,普蕾希亞已經擊倒了侵入的戰鬥員。


「好吵...。」突然間普蕾希亞舉起了手,開始有大量魔力凝聚。


「危險!快撤退!」琳蒂見狀趕緊下了指令。


只不過...還是晚了...就在琳蒂說完的那一刻,庭園降下了大量的紫色雷電,將侵入的所有戰鬥員,全部放倒了。


一陣慌亂之後,在琳蒂的命令下,艾蜜將所有成員傳送了回來。


「是在說你阿...菲特!」這時從螢幕傳來了普蕾希亞的聲音。


「將艾莉西亞的記憶給了你...卻只是看起來像而已,完全幫不上忙一點用處都沒有,我的人偶...。」


「菲特這個名字...就是當時研究的開發代碼...。」艾蜜低下了頭,將普蕾希亞所做的最後一件事情說了出來。


「調查的非常清楚呢...是的,一點都沒錯,可是還是沒成功阿...,實驗進行的很不順利,製造出來的依然是製造出來的…無法替代失去
的東西阿。」


「菲特...妳果然只是艾莉西亞的偽造品阿,就算擁有了艾莉西亞的記憶,但是你還是不行阿。」


「不要...不要再說了!」奈葉看著眼前的螢幕大聲的說著。


「從我面前消失吧!妳只是艾莉西亞復活前,供我消遣的人偶罷了!」


「拜託妳,不要再說了!」奈葉激動的向著螢幕大聲的喊著。


「告訴妳一件好事吧,菲特...從妳出生以來,我一直...都很討厭妳啊!」


聽見這句話,菲特雙手中,那呈現裝飾品形態的雷光戰斧,破了開來,掉到了地上,菲特也無力的坐了下去。


「不好了!庭園有魔力反應!」


「每一個都是A+级危險度的!60...80!還在不斷增加!」


「普蕾希亞‧泰斯特羅莎,到底想要做什麼啊!」琳蒂訝異的看著螢幕。


「我們的旅程才不想被你們打擾…我們的旅程現在才開始!去那被人遺忘的都城,阿爾哈札特!」普蕾希亞一邊說著,一邊發動了淡藍色


的菱形寶石。


「靠這力量來啟程,奪回屬於我的...所有的一切!」


「開什麼玩笑!我去阻止她!開啟傳送門!」克羅諾轉身便跑了出去。


「到底想做什麼...在那個被遺忘的都城...阿爾哈札特。」


「不管用什麼魔法!想回到過去!豈能讓妳得逞!」克羅諾不斷的跑著,同時也拿出了自己的魔導器。


「我和艾莉西亞,將會在阿爾哈札特,取回過去的一切!」


「你一開始是這樣想嗎,普蕾希亞‧泰斯特羅莎。」風突然打斷普蕾希亞的話反問


「回答我,普蕾希亞‧泰斯特羅莎。」


「生氣了嗎,風。」翔靠在牆上身上的衣服轉換成闇藍長袍,拳套形的魔導器已經準備好


「有一點...」


「我在一旁聽也想殺了她」


「那邊那個小鬼,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對一個複製品那麼好,你想保護她?笑死人了!你應該要保護的人,是我可愛的女兒,艾莉西亞才
對阿!」


啪機!


「我好像聽到有某個東西斷掉的聲音,是我的錯覺嗎?」艾密在疑惑的問道。


「你沒有聽錯...因為我也聽到了...那是風的理智線斷掉的聲音...」琳蒂臉色蒼白的說道。


風突然露出了邪惡般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更貼切的形容可以說是惡魔的微笑!!


「翔...」


「我知道了」兩人的身影慢慢變淺,出現在畫面中


風揮舞著手中的刀,只見那些人偶,接觸到那攻擊,身上的鎧甲便出現了銳利的切痕,接著便斷成了兩半,一個接一個的倒下了。


翔不停的揮動著手上的鎖鏈和拳頭,鎖鏈不停貫穿人偶,被拳頭擊中部份粉碎,人偶身上的鎧甲在兩人的攻勢下如同一張薄紙。


「死老太婆,你令我生氣了」
级别: 善良路人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1-10-25
第四章

「風...翔...好強。」奈葉跟尤諾等人,也呆滯的看著螢幕。

不斷的揮舞著的刀,不斷的揮動著的鎖鏈及拳頭,閃電般的穿梭在人偶群中,隨著一個個倒下的人偶,兩人正不斷清理在內的人偶。

「克羅諾,你要去哪?」奈葉等人,遇到了在阿斯拉上奔跑著的克羅諾。

「我要去阻止普蕾希亞!」

「我也去!」

「嗯!艾爾芙,菲特就交給妳了,我們過去幫忙!」尤諾對著艾爾芙說完後,便追上了奈葉跟克羅諾而去。

「嗯!」

「這…這是!」到了現場,看著眼前的人偶群,奈葉吃驚的叫了出來。

「機械人偶,只會攻擊靠近的人,純粹的魔法機器。」

「恩…那我就放心了。我們快點進去吧!」

「等等,這裡不用浪費多餘的魔力。」克羅諾阻止了準備發動攻擊的奈葉,向著前方發動了攻擊。

只見一道圓弧型的光束射了出去,將眼前的人偶爆破之後飛向上空,便成一個箭矢的頭對著下面的人偶射去,在擊爆了一個之
後,轉了個方向一連貫穿了數個人偶。

「快走吧!」克羅諾對著吃驚的兩人喊了喊。

「嗯!」

「接下來兵分兩路!奈葉妳跟尤諾去動力爐!我去逮捕普蕾希亞!」克羅諾跟奈葉等人抵達大廳之後,克羅諾下了命令。

「等一下我替你們開路!看好時機衝過去!」說完,克羅諾開始凝聚魔力,向著前方發出砲擊。

「要小心喔!克羅諾!」奈葉拉著尤諾衝了出去。

「我擔心那些孩子,菲特,我去去就來。」艾爾芙看了看螢幕,轉頭對菲特說了之後,便轉身出了醫療室。

「來了阿…不過已經晚了,是吧…艾莉西亞。」

「這裡到底有多少走廊啊!」

風對著似乎沒有盡頭的走廊鬼叫有點不耐煩,走過無數長廊擊毀無數敵人就是找不到普雷西亞。

「到底還有多少,還有這裡是什麼地方?」

翔坐在無數殘缺的人偶身上看著眼前新一群的人偶無奈的自言自語問著

「不管了,那麼接下來,大掃除的時間到了。」翔看著人偶們冷笑道。

接著翔背後張開一對黑色的羽翼,羽翼猛然散開,無數黑色的羽毛浮現在空中然後化為無數的光束飛向四周的守衛。

「母親她...到最後還是沒有對我展露笑容」

「我生存至今...是為了想得到母親的認可」

「不論說我是多麼的不好,不論對我做什麼過分的事情」

「但是...我還是想讓她微笑」

「就算已經把所有一切都告訴了我」

「我...還是想繼續在母親身邊」

轉頭望著螢幕「艾爾芙,一直陪在我身邊的艾爾芙,為了沒有聽話的我,一定很難過」

「和我發生過好幾次衝突,穿著一身白衣的女孩,在第一次與我相遇的時候」

「就對我坦然相對的那個女孩,邂逅了好多次,也戰鬥了好多次,也叫了好多次我的名字,好多次,好多次...」眼裡流下了眼淚

「生存到現在都是為了讓母親認可我...」

「所以除此之外,一直認為自己沒有其他的生存意義」

「一直認為如果不能讓母親認可,我就無法在生存下去」

「並不是捨棄就行了」走下了床「更不是逃避...就行了」

「我的...」手裡拿起了雷光戰斧「我們的一切...還沒有開始」

手裡的飾品化為了魔導器「是這樣的吧?雷光戰斧?」

「我的人生還沒有完全開始吧?」雷光戰斧發出了光芒「Get set」

「是吧?雷光戰斧」頭緊緊的靠在雷光戰斧上「你也會一直陪在我身邊對吧?」

「你也不想就這樣結束對吧?」雷光戰斧也再次發出回應「Yes sir」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雙手舉起了戰斧「一起努力吧!」

「不知道行的行不通…試試看吧!」接著一陣金色的光芒包圍雷光戰斧,上面的損傷都很神奇的消失不見

【自我修復】又是一陣閃光,看見得是全副武裝好的菲特

「所以…為了開始做真正的自己,首先得先結束過去的自己。」菲特腳下出現金色的魔導陣。

「Shoot!」奈葉不停的使用著魔杖對著四周的守備機械射擊著。

「可惡,數量太多了!」尤諾剛用魔力鎖鏈纏住一隻大型人形機械,不過抬頭之時發現自己已經被包圍了。

「不好!奈葉!!」被鎖住的守備機械趁著尤諾分神之時掙脫了出來。手掌中的魔導炮指向恰好停在正上方的奈葉。

被纏住無法脫身的奈葉只能眼看著炮口的光輝開始聚集。

「Thunder rage」機械化的聲音響起。

通道上方金色的閃電向著準備射擊的守備機械劈下,金色閃電看在此刻奈葉的眼中如同上帝的神罰。

追尋著攻擊的來源,一個黑色衣著的金髮少女雙手持杖,腳下金色的魔法陣緩緩旋轉著。

奈葉露出驚喜的表情。

「菲特!」

「Get Set」雷光戰斧尖端匯聚著巨大的能量球

「Thunder Buster!」數道巨雷噴射而出,頓時將場中所剩的雜兵盡數擊毀。

菲特降落到奈葉身邊,眼光有些躲閃。

奈葉呆呆的看著菲特,眼中破光閃閃透露出心中的激動。

就在雙方沉默不語的時候,一個比普通守衛巨大數倍的機械破牆而入。

「小心,這傢伙擁有很強的魔力護罩,而且」菲特提醒著

守衛背後兩門口徑足有一人高的魔導炮張顯著其威力。

「不過,沒關係,有我們兩人!」菲特對著奈葉露出一個安心的微笑。

「哈~~~嗯!嗯!嗯!」奈葉激動得只能用重重的點頭來表示。【終於可以在一起,而不是相互敵對了!】

「Thunder Buster!」

「Diving Buster!」

金色與粉紅色的光芒交織在一起,重重的撞在巨型守衛上。

『轟!』的巨響聲傳遍了整個時空庭院,整個庭院在這炮擊中顫抖著。



『彭』裝飾豪華的大門化為飛灰,奈葉、菲特、尤諾和艾爾芙四人出現在門口。

「穿過這座大廳,就是媽媽的所在地了。」菲特開口解釋道

「終於,終於到達這裡了。」奈葉一路上經過激戰,戰鬥服已經污濁,明明很疲憊卻強裝精神。

「不過有人卻不想我們輕易穿過這裡啊!」尤諾看著滿大廳的守衛們苦笑道

「菲特,你不是有話要對普雷西亞說嗎?這裡交給我們了,你先去吧!」奈葉放下旭日之心,雙手慢慢握住菲特持杖的那隻
手。
「嘿嘿~~雖然我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加油!」

菲特愣愣的看著奈葉,想起前不久另一個人對她說過相似的話。

回握住奈葉的雙手,感受著對方傳來的溫暖。「嗯~~我先走了!請小心。」

「那麼,全力全開,大幹一場吧!」奈葉舉起了旭日之心,粉紅色的魔法陣浮現在腳下。

「Shooting.Mode!」旭日之心轉換為射擊模式。

「Diving.Shoot!」數發魔力彈隨著命令發射出去

「可惡,一個接一個沒完沒了!」艾爾芙便會巨犬狀態撲倒一個守衛,張口將其核心咬碎。

「呼~呼~呼~」奈葉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雖然她擁有著驚人的資質與才華,但畢竟還只是一個接觸魔法不到3個月的9歲小女
孩。如此高強度的戰鬥使她已經筋疲力盡。

「奈葉,小心!」一聲驚呼將她渙散的注意力拉回,不過炮擊已經臨近,無法躲閃。

『轟!』爆炸產生出了強烈煙霧

「奈葉!!」艾爾芙和尤諾擔憂的慘叫道。

「還真是吵鬧啊!」話音還未落,一個持劍的守衛舉起巨劍重砍向煙霧,卻聽見『鏘』的一聲,彷彿砍到什麼金屬物品。
煙霧散去,只見奈葉原本所在的位置被一片黑色包裹,那是一對黑色的羽翼。
羽翼與長劍發出『吱吱』的摩擦聲,突然羽翼猛然張開,『乒』的一聲巨響,長劍守衛被翅膀拍碎。

「那個,怎麼只有你們三個,菲特呢?」發現身為使魔的艾爾芙卻沒有跟在主人身邊的翔有些驚奇的問道。

「這裡是最後的守備,我們讓菲特先去見普雷西亞了」躺在翔懷中的奈葉終於回過神來發現兩人之間的姿勢相當曖昧,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原來如此!」環視了場中依然剩餘的大量守衛。

「辛苦了,接下來交給我好了!」將奈葉交給艾爾芙和尤諾兩人。

普蕾希亞撫摸著注滿營養液的容器,一個和菲特一摸一樣的少女浸泡在其中。

「你還來這裡幹什麼?快消失吧!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普雷西亞突然開口說道

「我來這裡只是想和你說句話!」菲特出現在普雷西亞背後。

「我不是艾莉西亞‧泰斯塔羅莎,或許我對你來說只是個人偶而已,但是我,菲特‧泰斯塔羅莎,被你製造出來,被你撫養到現在,對於我來說,你一直是我的母親!」

「哈哈哈~~~」普雷西亞發出一陣狂笑

「到現在還說這種沒用的東西幹什麼!」

菲特凝視著普蕾希亞「如果,如果你認同我所說的話,哪怕有一絲的認同,哪怕與全世界為敵,我也會保護你。不是因為我是
你的女兒」

菲特向前邁出一步「而是因為你是我的母親!」

「無聊透頂!」

冷漠的話語刺中菲特的心房,菲特知覺的彷彿天塌下來一般搖搖欲墜。

「普蕾希亞‧泰斯特羅莎!」

緊接著一道銀色的光芒如同閃電一般直刺而來。

「Protection!」普雷西亞將法杖往胸前一橫,防禦屏障迅速張開。

銀光瞬間與屏障撞在了一起。

『乒』的一聲巨響,撞擊的中心帶起巨大的氣浪。

長劍與屏障對峙著,由劇烈的摩擦所產生的火花四處飛濺,同時『錚錚』作響。

『叮』防禦壁障終於架不住強力的衝擊開始出現龜裂的縫隙。

「Shield.Explosion!」出現裂痕的防禦護盾發出劇烈的爆炸將風彈開。

「紫電一閃!」在落地一刻,擺出居合斬的姿勢,一枚子彈彈出,長劍帶著銀色的雷光呼嘯著橫斬向普雷西亞。

「Protection!」普雷西亞再度凝聚出防禦屏障。

不過這一次長劍輕易地劃穿屏障。

『鏘』長劍與法杖架在了一起。

「嘔!」普蕾希亞原本就病入膏肓的身體禁不住斬擊所發出的劇烈的衝擊,一口鮮血噴出。

「護盾被直接破開了嗎?不可能,哪怕是AAA級的攻擊也不可能做到如此毫無阻攔。」普雷西亞喃喃道

「那是魔力融合!?」回憶起長劍劃過護盾前,一枚彈殼彈出。

「呵呵呵~~~哈哈哈~~~!」普蕾希亞這時才注意到風的臉龐後發出瘋狂的笑聲。

「『聖痕』!沒想到竟然能見到這種傳說中的奇跡,看來你不是普通的人」


[普蕾希亞‧泰斯塔羅莎,次元震已經被我制止住了,你已經沒有退了,請投降吧!]。

[放棄吧!被遺忘的都市阿爾哈扎德,以及能使人復活的技術只是一個傳說罷了。]

[不!阿爾哈扎德確實存在,前往哪裡的通道就存在於次元間隙之中。]

「阿爾哈扎德...」翔聽著她們的話,看著遠方自言自語

[那只是你的幻想罷了!]

時空庭院開始發生劇烈的震動,天頂上的巨石開始碎落,砸在地上帶起陣陣煙塵。

[這裡是『阿斯拉』,時空庭院失去動力,開始崩潰了!請大家趕快撤離!]艾密的聲音突然出現。

「哈哈哈~~~」普蕾希亞大笑著用魔杖將自己所處的地面破壞,自己連同艾麗西亞的容器槽一起墜下。

「想逃嗎?」風衝過去,不過馬上又猛然的停住了。

只見她們落下的地方是時空的間隙,並且充滿了虛數空間。掉入其中的唯一後果就是被時空撕成碎片。

「我一定會到阿爾哈扎德的,對吧!艾莉西亞,一起去奪回我們的過去與未來。」

「媽媽!!」菲特緊隨著向著普雷西亞追去。

風立刻反身衝向菲特,準備將她拉回來。

「走吧!一切都結束了!」風雙臂緊箍著掙扎的菲特隨著眾人撤退了。
级别: 善良路人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1-10-25
第五章

「庭園崩塌結束,所有的一切都被吸入了共通空間,次元震停止,沒有發生斷層。」震盪結束之後,某位隊員報告著。


「明白了。」

「咦~菲特呢?」正被尤諾包紮著傷口的奈葉問道。

「和艾爾芙一起在審訊室,她是這場事件的重要關係人,雖然有點抱歉,但是要暫時隔離。」

「怎麼能…。唉唷…。」聽見後奈葉激動的動了一下,卻因此去牽連到腳上的傷口,吃痛的叫了一聲。

「奈葉,坐好。」尤諾責怪的看了奈葉。

「阿,喔!」奈葉有點嚇到的看了尤諾後,便低下了頭。

「這次的事件只要走錯一步,就會引起次元斷層,可是非常重大的事情啊!」克羅諾說著這句話的時候,頭上包紮的地方出現了一個蝴蝶
結。

「站在管理局的立場,也不得不慎重的對相關人員進行處分,這個妳明白吧?」克羅諾看向了奈葉。

「艾蜜,給我重新包紮。」

「耶…。」

幾天後,阿斯拉艦上

「這次事件的解決,能夠獲得如此好的成績,在此只能進行簡單的儀式,對這次行動做出貢獻的人進行表彰。」說完琳蒂艦長便轉過身看
向奈葉跟尤諾。

「高町奈葉,尤諾.斯克萊亞,多謝你們。」琳蒂艦長說完便把獎狀,舉向了她們。

奈葉僵硬的向前走了兩步,拿過獎狀後退了回來鞠了個躬。

「克羅諾,菲特…之後會被怎麼處置阿?」奈葉停下腳步對著克羅諾問著。

「雖說有隱情,但是她是引起這次次元震的犯人之一也無疑是個事實,這可是個重罪阿。」

說到這裡奈葉低下了頭。

「所以被囚禁數百年也是很正常的。」

「怎麼可以!」奈葉激動的喊了出來。

「有什麼意見嘛!」克羅諾大聲的說了出來,奈葉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

「會根據情況減輕罪行的,而且她並不是以自己的意識去引起次元犯罪的事實也已明朗。」

「接下來就看審判官們怎麼判斷這事實了,在這方面風應該很有自信的,所以不用擔心啦。」翔無奈的抓了抓頭插嘴說

「我很有自信,但是,翔,你是在增加我的工作嗎。」

「翔…。」聽到這裡奈葉的眼神泛起了微微的波動。

「他們不會給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只是為了實現母親願望而拼命努力的孩子定下重罪的。」

「時空管理局並非冷血集團的。」

「克羅諾,莫非你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奈葉頭上的兩個小辫子上下搖了搖,看著克羅諾說了出來。

聽到這句話,克羅諾的臉瞬間變得通紅,眼睛直直盯著奈葉看。

奈葉則是回以可愛的微笑,尤諾則是很無言的苦笑著。

「這…這是作為一個執行官應當說的話,並沒有放入什麼私人感情!」克羅諾急忙的辯解著。

「不用這麼害羞的啦。」奈葉微微的笑著。

「我哪有害羞阿,幹嘛啦,不要笑了!」

『真是歡樂的氣氛阿…事情總算告一個段落了,接下來…便是等著審判公佈吧?』風看著眼前的三人心中想著。

「次元震的餘波馬上就能全部抑制住了,這樣我想明天就能回去了喔。」琳蒂在吃飯時對奈葉說著。

「太好了。」奈葉有點開心的笑著。

「只不過…米德其魯達方面的航路空間還沒有安定下來,好像要花上一段時間。」

「是這樣阿…。」

「或許要花幾個月或半年,才能夠安全的航行阿。」

「是嗎…那個…算了,我們部落也都是從事遺跡尋找的人,所以也並不一定要急著趕回去。」尤諾情緒有些低落的說著。

「不過在這段期間,一直給你們添麻煩了。」

「那待在我家就可以了,就像以前那樣。」奈葉轉過頭看著尤諾。

「奈葉,可以嗎?」

「恩,只要尤諾君你不介意。」奈葉開心的用力點了點頭。

「那…那麼…這個…麻煩妳了。」


過了幾天以後,收到了克羅諾傳來的消息。

「喂,我是奈葉。」看到手機上顯示的名字奈葉從床上跳了起來。

「真的嗎?」

「剛才正式決定的,菲特本人將被移送本局,之後會進行實情的審視和判決。」

「菲特應該已經…不,大致可以確認無罪了,沒事的。」

「克羅諾在妳走後,一直努力的幫她脫罪喔。」

「艾蜜!這種多餘的事就不用說了。」

「謝謝你,克羅諾。」

「審視和判決還要花蠻長的時間,所以在這之前…。」

「恩,我馬上就來!」奈葉興奮的說著。

「怎麼了,奈葉。」尤諾看著開心的奈葉問著。

「聽說菲特將被移送本局了,在這之前,暫時有段時間可以見面。」

「是這樣阿。」

某座橋上,看到了菲特、克羅諾跟艾爾芙。

「菲特!」奈葉看見了菲特,開心的跑了過去。

「雖然沒有多少時間,不過妳們就暫時的好好聊聊吧。」克羅諾說完便帶著翔,風,艾爾芙及尤諾,向旁邊走了開來。

「謝謝。」

終於相見的兩人就在克羅諾等人走遠之後,面對面的笑著。

「總覺得好像有很多話要跟你說,但是…好奇怪呢,看到菲特以後就全忘了。」

「我…我也是,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但是…我很高興,你能坦然的面對我。」

「我一直想如果能和你成為朋友就好了,但是…過了今天,你就要走了阿。」奈葉有點悲傷的偏過了頭。

「是阿,將是一段遙遠的旅途。」菲特有些低落的低著頭。

「我們還能見面的對吧?」奈葉有些期望的看著菲特。

菲特看著奈葉,微笑著點了點頭。

「雖然有些難過,但是終於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了。」奈葉聽了,開心的笑了笑。

「我來這兒,是為了要回答妳的,為你想和我成為朋友的答覆而來的。」聽到這裡奈葉一臉認真的對著菲特點了點頭。

「你說,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和我做好朋友,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所以想請你告訴我,怎麼樣才能成為朋友。」

「很簡單阿,要成為朋友非常簡單喔,請叫我的名字吧,一開始只要這樣子就好了,不是『妳』也不是『您』,而是直視著對方的眼睛,清楚的叫出對方的名字。」

「我叫高町奈葉,奈葉喔!」

「奈葉。」菲特看著奈葉輕輕的說了出來。

「恩,就是這樣。」

「奈…葉。」菲特轉過頭去盯著奈葉,緩緩的脫口而出。

奈葉則是轉過頭給予菲特鼓勵的笑容。

「奈葉。」菲特也開心的再次喊出了奈葉的名字。

奈葉這時候雙手握住了菲特的手,既開心又感動的直視著菲特。

「謝謝妳…奈葉。」菲特也看著奈葉。

「恩。」

微風徐徐的吹著,將菲特那及腰的金色長髮給吹了起來,隨著風在空中飄逸著,也將奈葉跟菲特的兩顆心,給吹在了一起。

「奈葉。」菲特此時再次喊了奈葉的名字。


「恩。」奈葉此時眼角泛出了淚光,慢慢的慢慢的溢滿了眼框。

「妳的手好暖和喔,奈葉。」菲特感受著奈葉雙手的溫度,說了出來。

這時候奈葉的眼淚終於流了下來,源源不斷的從眼角流了下來,接著便一手握著菲特,一手拭去眼淚。

菲特便伸手拭去了奈葉另一邊的眼淚,接著說著。

「我稍微有點明白了,朋友如果哭泣的話,自己也同樣會覺得難過。」說著說著,菲特的眼角也泛起了淚光。

「菲特。」奈葉便哭喊著抱住了奈葉。

「謝謝妳,奈葉。」菲特也伸出雙手,抱著奈葉。

「雖然現在要分開了,但是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那樣的話,我還可以叫妳的名字嗎?」

「嗯!」奈葉在菲特懷裡哭著點了點頭。


「如果想要見面的話,我一定會叫妳的名字。」說到這裡菲特的眼淚也溢滿了眼框,流了下來。
奈葉便抬起那早已淚流滿面的面容,看著那同樣淚流滿面的菲特。

「所以…奈葉也要叫我的名字喔,因為如果奈葉有什麼麻煩的話,下一次我一定會來救妳的。」話說至此菲特便低下了頭看著奈葉。

接著兩人便在那吹著徐徐微風的橋上,深情的抱著對方閉上了眼睛微微的笑著,感受著對方那溫暖的體溫,那深深的情誼。

「那個孩子,奈葉她…真的是個好孩子阿。」在遠處看著的艾爾芙哭著說。

「讓菲特她露出笑容了。」

克羅諾這時站了起來,向著奈葉跟菲特走了過去。

「讓她們再多相處一會兒吧,難得的氣氛,不好就這樣打斷吧,克羅諾執行官。」

看著克羅諾走了過去,雙手向後撐著橋邊的翔對著克羅諾說道。

「翔說得也對,難得的氣氛,不好就這樣打斷吧,這點時間應該還不會太久吧?畢竟接下來會很長一段時間都見不到了呢。」風望向了奈
葉跟菲特。

「恩…好吧,就再一下子吧。」克羅諾看了看也同意了。

「菲特,雖然能夠當作回憶的只有這個了。」說著說著奈葉便解下了兩個小辫子上的髮帶,拿向了菲特。

「那麼,我也…。」菲特說著也伸手解下了髮帶,拿向了奈葉。

「謝謝妳,奈葉。」互相握住了對方的手,菲特看著奈葉說著。

風依然徐徐的吹著,輕輕的吹拂著菲特跟奈葉的頭髮,深情對望的兩人,辨認由那頭髮隨風飄蕩著。


「菲特。」

「下次一定會再見面的。」

「恩,下次一定會再見面的。」

兩人便互相交換了髮帶收回了雙手。

這時候克羅諾跟艾爾芙走了過來,艾爾芙便將尤諾放回了奈葉肩上。

「謝謝妳,艾爾芙也要保重喔。」奈葉轉過頭看著艾爾芙說道。

「真是太感謝你們了阿,奈葉,尤諾。」艾爾芙微微的笑著。

「那麼,我也再見了。」

「翔,風和克羅諾也是,再見囉。」奈葉轉過了頭看著翔,風和克羅諾。

接著五人便進入了傳送魔法陣等待傳送。

「掰掰,再會囉,克羅諾、艾爾芙、菲特、翔、風。」奈葉深情的望著她們。

菲特這時候向著奈葉揮了揮手,奈葉也趕緊的向著菲特揮了揮手。

奈葉就這樣對著她們一直揮手,直到傳送魔法陣的光越來越強、越來越強、越來越強,然後消失不見…。


他們走後,奈葉便站在橋上,望著遠方的藍天。奈葉接著也離開了。
级别: 善良路人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1-10-25
第六章

次元空間時空管理局總局

「那就這樣,再會了。」

翔的聲音就這樣落下後,帶著輕鬆的心情來享受這次談判的勝利,只留下臉色有些發青的三人在會議室苦笑著。

等到翔的背影就這樣消失在她們視線之後,良久,三人中的唯一名女性,總局統幕議長.米澤德‧克羅貝爾再
次把剛剛讓自己震驚,細細的讀著。

「翔‧路西法,想不到除了阿雷斯以外,還有古代貝爾卡時代的人活著。」

訓練場

百名大約二十歲年輕的魔法師安靜的用著標準的站姿站在場中,四周調和光線的設備,將光線調到最柔和的亮度。

今天他們很早就起來到這邊集合,但是沒有看到自己的長官到來,但是聽說這次到來的教官是S級以上的王牌,還是讓其中不少人的心中泛起一絲緊張。

「咻..」訓練場的自動門打開,兩名少年走了進來,只見其中一位少年擁有銀色的長髮和酒紅色的瞳孔,另一位少年擁有深藍色及肩的長髮和棕色的瞳孔,百人立即精神一振,這個特徵,應該是自己的教官到了。

「也許有人知道我的名字,但我還是介紹一下,我的姓名是風‧安娜斯,在我身邊的是我的家人翔‧安娜斯,
他也會教導你們」

「沒關係,長官!」精神的大喊聲從幾人口中冒了出來,百人用著熱切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天才少年。

「由於我需要知道你們的能力,所以今天的是實戰訓練,你們可以和選擇我或是翔。」風說完這句話後,

「那麼準備好了嗎?」當翔吐出這一句話之後,就換上魔導裝。

「好了,長官!」所有人拿出魔杖開始進行著裝。

「準備...」

「開始」四面八方發動了一百多道炮擊魔法呼嘯而來,而且每道炮擊的威力都不低於B級的威力,高達上百道
的閃光爆發出驚人的轟鳴聲。

「今天到此為止,你們的能力我們也清楚了,明天同樣的時候繼續。」風對著躺在地上的眾人們說。

「再見,教官!」

「翔,他們的力量如何?」

「比起以前的騎士弱多了,對上以前騎士多多也不夠。」

「在不是戰鬥的時代,會比較弱是正常的,但是,翔,審判有還是可能有點難度...」

「你一定行的」

時空管理局地上本部

「那個該死的平頭磚塊臉...」

「好了,好了。」翔身穿著管理局制服。

「原本菲特的行為只能算是被教唆犯罪,再加上菲特的身世已經博得了陪審團的同情,下次開庭的時候我們的
勝率可是很高哦!」克洛諾捏著下巴分析道

「不管了,我先回去總局工作。」

「不用了,我幫了你們請了假。」

風的話被琳蒂打斷。

「為什麼幫我請假...」風無奈的看著琳蒂

「說起來菲特來到米德切露達之後還沒有真正玩過一次,不如現在去一次?」琳蒂突然提議道

「那個地方?」

「對,就是那個地方!」

「?」

翔和菲特不解的看著其他人

走到森林外圍,一顆樹上綁著五匹馬,全長兩公尺多,頭上有一隻角,馬蹄上有短小的尖刺,菲特用一種訝異的眼神看著。

「這個是...」

「獨角獸,我自己的,每次要去那個地方的時候都會騎這個。」

「我們要騎這個嗎?」

「恩。」

「那個...」

「...我不認為你會騎,不過它很溫馴。」

「也對,現在我該怎麼做?」

「這樣。」風把五隻獨角獸的繩子解開,再跳上其中一隻的背上,抓著疆繩。

「風,你在那裡抓到的?」其他三人很順利跳上其他三隻獨角獸背上,抓著疆繩。

「自來的」

「那個...我跳不上去啦...」

「...真沒辦法,看來只有這樣了。」風把菲特抱上馬背,自己再坐到菲特的後面,左手抓緊疆繩,右手抱緊疾
風。

「你抓著我。」「恩。」菲特有些臉紅的抓著風。

「走了。」風拉著疆繩,獨角獸馬上就往前跑。

「感覺很好。」

當風他們來到一個靠在湖泊邊的村莊時,菲特不經張大了雙眼。

一望無際的成片森林,看的出是無開發的星球,某種方面來說,這也算是出國旅遊吧?!

「這裡...很漂亮...很安詳呢...」菲特看著在村莊裡,正在玩樂的孩子。

「...下來吧。」風從馬背上下來,再把菲特抱下來。

「好像真的很和平呢...」

「接下來想去哪裡?」風看著坐在對面的菲特。

「琳蒂阿姨?」

「不見了,翔和克羅諾也不見了,那你接下來想去哪裡?」

「恩...想更近一點看看這個湖。」

「恩。」風跟菲特都站起來,靠近湖邊。

「...」「...」風和菲特一語不發的在湖邊散步,雖然是中午,不過在白雲的遮掩之下,陽光沒有辦法直接照到他們。

「...」「這樣靜靜的看著湖,感覺真的很好。」我們走到湖邊的一顆樹旁,坐在樹下的草坪上,菲特靠在樹旁
看著被陽光照射的湖面。

「恩。」

「這樣的日子…如果可以一直過下去,我想...應該會很幸福吧...」

「也許吧。」

「感覺很好。」琳蒂在遠方森林的陰影看著風和菲特

「媽媽,為什麼要躲在這裡?」

「以風的性格,不會主動去結識女孩子,琳蒂阿姨做得真好!」

「話說,菲特打算帶什麼禮物給奈葉?」

「............」菲特低頭沉默。

「...走吧。」風拉著菲特的手走到賣飾物的攤位。

「...咦?」

「既然你無法決定,那就由我來為你決定,不要動…」風挑了一個中間為紅色,邊為銀白色的羽毛狀髮飾。

「這個...」

「真有你的,風先生,挑了一個這麼高級的,小姑娘,你看看。」

風放下髮飾,再挑了一個銀白色的項鏈,吊咀中間上為一顆紅色的晶石。

「這個多少錢?」

「呵呵呵,年輕人,算你們情侶價200000怎麼樣?夠便宜了吧?」

【情侶價?我們倆人像情侶嗎...】「...這個材料是白銀和紅寶石嗎?」「不錯,年輕人挺識貨的。」老闆用讚
賞的眼神看著風,順便豎起了大拇指。

「我買了。」風從錢包裡準備把錢給他。

「風,那個...是不是太...」菲特有些不安的看著我。

「太貴,我可不覺得,這連我百分之一工資也不夠,老闆這個我也要了。」風再挑了一個銀白色的手鏈,吊飾有一顆紫色水晶。

「這個我送給你」風將項鏈小心的替菲特戴上。

「風,那個...是不是太...」

「我說送給你,就是送給你,不用擔心。」
级别: 善良路人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1-10-25
第七章

「那麼,做今天早上最後一項的訓練,試著做一次射擊控制吧。」奈葉拿著空瓶對著旭日之心說著。

【All right.】

「莉莉卡露瑪吉卡露」奈葉說著,腳底下便形成了一個魔法陣。

「福音的光輝阿,降臨於我的手中吧,在我的指引下,響徹於天際吧。」
奈葉一邊念著,手上一邊凝聚著粉色光彈,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天神照射,發射~~!!」將空瓶拋了上去,接著便控制著粉色光彈開始撞擊空瓶。


左、右、左、右、左、右…不斷的重複撞擊著空瓶,次數越來越多,越來
越多。

「加速!」奈葉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只見那粉色光彈速度突然增加,對著那空瓶快速的撞擊了過去,次數還在不斷增加,速度也在不斷的加快。

【100】旭日之心數到一百的聲音傳了出來,奈葉聽見便停下了撞擊,
任由那空瓶往下掉落。

「最後一下!」看著空瓶即將掉落至地上,奈葉補上了最後一下,由後方
向著前面的空瓶撞去。

咚的一聲,空瓶被擊飛出去撞上了垃圾桶的邊緣彈了出來。

「阿…。」奈葉露出了微微失望的表情,接著魔法陣便消失了。

【你做得很棒,我的主人。】旭日之心的聲音再度響起。

「謝謝妳,旭日之心。」奈葉轉向後方,摸著頭看著旭日之心。

接著奈葉便走向前去撿起空瓶放進了垃圾桶。

「今天的練習,應該得多少分呢?」奈葉低下頭對著旭日之心詢問著。

【大約80分】

「是嗎。」奈葉笑了笑。

【警告!緊急事態!】當奈葉正在寫著東西的時候,旭日之心的警告聲音響了起來。

正當奈葉聽見聲音,向著旭日之心看去的時候,結界穿過了奈葉的房間向
遠處蔓延而去。

「結界!」那感覺使奈葉發覺進入了結界內。

遠方的天空上一個橘髮紅衣的女孩凌空而立,閉著雙眼,手拿著一支銀白
色的鎚子。

「魔力反應!找到了!」突然間她睜開了雙眼。

「我們上吧,審判之鎚」她將鎚子向外揮了出去,接著便衝了出去。

「有物體正在高速接近中」旭日之心的聲音從看著窗外的奈葉手上傳了出
來。

「接近?向這裡嗎?」奈葉拿起手中的旭日之心問道。

奈葉看了看窗外,看了看手中的旭日之心,抬起頭堅定的望向了窗外。

【目標正在接近。】那女孩手中的鎚子傳來了聲響。

那女孩看了看手中的鎚子後,向著目標加速而去。


【目標接近!】奈葉朝四處望了望。

接著奈葉便在前方看見了光點。

【是追蹤彈。】旭日之心的聲音再度傳了出來。
奈葉舉起單手,用魔法陣艱難的擋著那追蹤彈的攻擊。

「索命衝擊!」就在此時,一個橘髮女孩衝了過來,將那鎚子用力的揮向
了奈葉。

「阿~!」抵擋沒多久,奈葉便被擊飛了出去。

擊中之後那女孩不做多留,對著奈葉追擊而去。

「旭日之心,拜託了。」奈葉雙手握著在空中說著。

【Standby Ready(準備就緒)Set Up(啟動)】旭日之心聲音落下後,白
光閃過,奈葉便著裝完成。

「螺旋飛彈。」那女孩出現在奈葉頭上,拿出了一顆鐵球,往上拋之後,
對著奈葉的方向用力的敲了下去。

那球撞上了奈葉外圍的保護層發生爆炸,出現了大量濃霧。
「去死吧!」那女孩瞬間飛到那濃霧前,用力的鎚了下去。

「為什麼要莫名其妙的對我動手?」奈葉從那濃霧中飛出,避開了那攻
擊。

「妳是從哪裡來的女孩?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奈葉飛開了一段距離後,
停了下來。
那女孩沒有回答舉起了手,手中出現兩顆鐵球面向了奈葉。

「不告訴我的話,我怎麼會明白?」奈葉雙手向後一揮,突然那女孩後方
出現了兩個光點疾射而來。

那女孩轉過身艱難的閃過了一顆光彈,接著舉起鎚子擋下了第二顆光彈的
攻擊。

「妳這傢伙!」那女孩轉過身,對著奈葉衝了過去。

【瞬間移動。】在即將揮中奈葉前,旭日之心啟動了瞬間移動。

【射擊模式。】旭日之心變換成了射擊模式的外型。

「妳倒是…。」奈葉舉起旭日之心對準了那女孩的方向凝聚起了魔力。

【天神…。】
「跟我說啊!」奈葉看著對方大喊了出來。
【裂破。】旭日之心聲音落下,光束隨之發射而出。

那女孩偏過身子,微微的偏離了攻擊軌道,但是帽子卻被打到邊緣掉了下
去。

看著那掉落下去的帽子,那女孩的瞳孔為之一縮,轉過身憤怒的看向了奈
葉。

奈葉被那憤怒的眼神嚇了一跳,整個人往後退了一小步。

「審判之鎚,魔力彈裝填!」將鎚子往旁邊一揮,腳下出現了紅色的三角
形法陣。

【發動。】只見那鎚子伸長的部分往回一縮,槍的一聲縮回了原本的位
置,噴出了霧氣。

【衝擊形態。】接著那鎚子變形成了一頭有著尖腳,一頭有個推進器的模樣。

奈葉看見後大吃一驚的盯著她。

「爆炎!」那女孩舉起鎚子在空中轉了幾圈後便衝向了奈葉。
奈葉見狀,連忙施放魔法杖來防禦,沒想到瞬間就被擊破,那攻擊打到了
旭日之心杖身。

轉瞬間,旭日之心便出現了裂痕,接著越裂越大,奈葉的表情也變得更加吃驚。

「重錘!」那錘突然加重了力道,將奈葉給擊飛了出去,撞上了身後的大
樓。

那女孩緊追不捨,追進大樓裡,對著奈葉又是一錘。

【防禦。】旭日之心趕緊施展防禦替奈葉抵擋這攻擊。

「擊破它!」聲音剛落下,那錘便突破了旭日之心的第一層防禦撞上了第
二層。

接著便在一陣劇烈的震動之下,第二層防禦宣告破壞,那錘子也直接打在了奈葉的防禦服上,將奈葉擊飛了出去。

那女孩落到地上,將錘子往旁邊一揮,噴出了大量霧氣後,彈出了一顆子
彈。

她緩緩的走向了奈葉,奈葉艱難的舉起了破碎不堪的旭日之心指著對方。

『就這樣…結束的話…,不要,翔,風,尤諾,克羅諾,菲特!!』看著
模糊的視線中舉起錘子的女孩,奈葉想著。

就在奈葉閉上眼睛準備承受攻擊時,一個身影突然出現擋下了攻擊。

奈葉遲遲沒有感受到那攻擊,緩緩的徵開了眼睛,看見了眼前擋下攻擊的
那個金髮,黑衣的身影-是『菲特』。

「對不起,奈葉,我們來晚了。」一雙手從後方拍到了奈葉的肩上。

「尤諾君?」奈葉轉過頭去看向了旁邊的人-是『尤諾』。

「是同夥嗎?」拿著錘子的女孩抵擋著攻擊問道。

【鐮刀形態】菲特將攻擊架了開來,指向前方。

「是朋友。」菲特抬起頭來,堅定不移的說了出來。

「對平民施以魔法攻擊,這可不是小罪阿。」
「我說你是什麼人啊?管理局的魔導師嗎?」

「我是時空管理局的非常時期魔導師,菲特.泰斯特羅莎。」

「只要不反抗,你就有辯護的機會。」菲特一邊說著一邊將雷光戰斧微微下壓,蹲低姿勢看著眼前的女孩。

「如果同意的話,就放下武器吧。」

「誰會聽妳的阿!」說完她便朝地板蹬了一下,往外飛了出去。

「尤諾,奈葉就拜託妳了。」說完後,菲特便追了出去。
级别: 善良路人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1-10-25
第八章

大樓外,菲特跟橘髮女孩的戰鬥不斷的激烈撞擊著,不斷的交錯,迴避,爆炸,十分激烈。
在對方擋下菲特的弧光飛刃的時候艾爾芙出現了,並且粉碎了對方的防護壁壘。
接著便配合著菲特進行了反擊,終於在沒幾招過後,對方被艾爾芙束縛了起來。
「到此為止了!交代出名字,出生世界,跟你的目的吧!」菲特舉起雷光戰斧,對著眼前的女孩說著。
「菲特!有點不對勁啊!」
艾爾芙話剛落下,突然就出現個粉紅色身影將菲特給擊飛了出去。
「希格諾!」那女孩喊了出來。
這時候從艾爾芙的身後傳出了一道聲響,就在艾爾芙轉過身擋下那身影的一拳之後,便被踢了出去。
「烈焰魔劍,魔力彈裝填!」那粉紅色綁著馬尾的女子將手上的劍舉向了空中。
【魔力爆發】她手中的劍發出了聲響後,彈出了一顆子彈樣子的東西,接著劍身上冒出了大量火焰。
「紫電一閃!」她舉起劍衝向了菲特直直的砍了下去,菲特舉起雷光戰斧抵擋,才一瞬間的時間被從中切成了兩半。
接著便被那女子再次的攻擊給擊落,直接從大樓上方撞了進去。
「交錯的回音阿,化作光輝吧,以鋼鐵的防禦,守護助治癒的光環。」尤諾見狀便要上前幫忙,這時候念了一段咒語,在奈葉腳下形成了一道魔法陣,接著便成了一個半圓形結界。
「這是回覆與防禦的結界魔法,奈葉絕對不要從這裡走出去。」說完尤諾便衝了出去。
「怎麼了,薇塔,不小心失手了嗎?」那女子看向了那橘髮女孩。
「吵死了!我正打算逆轉情勢呢。」
「是嗎,是我妨礙到妳了呢,對不起。」說完便低下頭去,抬起了手。
在她手掌中逐漸出現了一個光球,接著艾爾芙的束縛魔法便被解除了。
『嘟嘟嘟』風的通訊器突然響起。
「緊急情況。」畫面上只顯現著四隻字。
「Photon Lancer(光子靈槍)」雷光戰斧的聲音響起,再菲特的四周聚集了四顆電子光球。
女騎士專注著菲特,淡淡的說著「烈焰魔劍,發動我的盔甲…」
「Panzer Geist(鐵壁之魂)」希格諾的長劍,回應著劍主命令,女騎士身體纏繞著一團紫色光芒。
「奔馳吧!發射!」金色的光子靈槍向希格諾帶著撕裂般的呼嘯聲奔馳而去,面對光子靈槍的襲來,女騎士一動也不動的靜靜得看著。
只見她閉上了眼睛,聲勢威猛的光子靈槍全數擊再希格諾身上,但卻被那曾紫色光芒輕易的擋住。
菲特的臉上露出了訝異的神情。
「做為魔導師,你確實不賴!但是,想與貝爾卡騎士一對一交鋒…你還太天真了!」
只見希格諾的長劍由左向右一揮,人再一瞬間化作無數殘影消失再菲特的眼前!。
「喝!」女騎士忽然出現在菲特眼前,一記縱斬猛然揮下!
菲特勉強的在雷光戰斧前架起了防禦層,卻被女騎士手中的長劍輕易的劈碎,擊再了雷光戰斧的核心上,核心頓時露出了一道裂痕。
菲特側身避開,同時向下一揮洩掉雷光戰斧上的力道,希格諾緊追不捨,手中的長劍迅速的完成一記魔力彈裝填。
「烈焰魔劍!將對手一刀兩斷吧!」
「Jawohl(了解)」火焰纏繞劍身,烈焰魔劍再一次的斬再雷光戰斧的核心上,這次核心上的裂痕並開始逐漸的攀爬整個核心,一道銀色的魔法陣把核心修理。
「唔─!」無法承受對方力道的菲特被擊入了大樓裡。
看著自己的好友被擊墜,而自己卻只能無奈的待在結界裡,奈葉急忙得喊著「菲特!!」
女騎士將新的魔力彈放入了長劍內「Magie Laden(魔力補給)」
【是那個…那個魔力彈,她們就是靠著那個,暫時提高了自己的魔力。】
見到女騎士的舉動,跌坐在廢墟內的菲特如此的想著。
女騎士俯視著菲特淡然的道著「道此為止了嗎?那就老實一點吧,只要不反抗,我就不會殺你!」
「誰會聽你得擺佈!」
看著迅速起身的菲特,女騎士讚道「氣魄不錯…」
「Verteidigung(防禦)」烈焰魔劍的聲音驟然響起,令女騎士一陣錯愕。
正當紫色的防禦層展開道一半時,一道纏繞著雷光的白色光束呼嘯而過,
女騎士瞪大了雙眼,她錯愕的不是沒有擊中自己的白色光束,而是因白色光束呼嘯而過,而驟然破碎的防禦層。
女騎士的目光順著白色光束飛來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名銀色長髮的少年,他的左手正指著自己,而電光不時自他的左手閃爍而過。
少年僅是轉看向菲特,接著人就這麼無預兆的出現在菲特身邊。
溫暖的白色光芒自少年的手中綻放,他將手放在菲特的額前,感受著那溫暖的氣息,菲特似乎感覺道自己得體力有些恢復。
菲特看著少年那淡漠的紅色眼睛,那眼睛散發著令她熟悉的感覺,隨後似乎察覺到少年的真面目,她露出了訝異的神情說著「風!?」
見到菲特似乎恢復了些許氣力,風轉身看向女騎士。
「好久不見了,小希」
「阿雷斯哥哥!?」
希格諾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風,而風則是相當的訝異希格諾已經長這麼大了。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阿雷斯哥哥......原因我無法告訴你但妳要阻擋我們的話......我們將會不擇手段的打倒您!!」
「先不管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但是看來這數千年令你忘了...」風從口袋中取出一顆黑色的寶石,身上換上一套銀色的輕甲,手中握著一把在P.T事件中使用過一次的長劍。
「聖刃,出鞘」
「我可是曾經被稱為風之聖騎的人」

「審判之槌!擊破它!」維塔揮動鐵槌打擊在尤諾的魔法盾上面,不過卻被徹底的擋下。
雙方僵持不下,就在維塔打算後退的時候
「音破」一位深藍色髮的少年出現在了兩人中間,用著極快的速度沖到維塔面前,伏下身子,單手握成拳狀,擊在維塔的肚子上,維塔如同炮彈一樣,撞進了對面的房子裡面,一條鎖鏈將維塔其中一隻腳捆綁住,一下子把她拉出。
「Verteidigung(防禦)」
「破擊」到來的攻擊和防禦撞擊在了一起,鎖鏈馬上松開,但防禦沒有碎裂,而維塔卻被強大的衝擊給撞飛了出去!

「必須去幫助大家…。」看著大家苦戰著,摀著手上的傷口緩緩的向外走去。
「我必須去幫助大家…。」走到結界的邊緣奈葉停了下來。
【主人,射擊模式,魔力上升】旭日之心發出了亮光,露出了粉色的魔法翅膀。
「旭日之心…?」奈葉疑惑的看著旭日之心。
【我們發射『星光爆裂』吧】
「不行的…在這種狀態下是做不到的阿。」奈葉吃驚的看著旭日之心。
【我可以發射的】
「如果現在使用那種大負荷魔法的話…,旭日之心就會毀壞的阿…。」
【我相信你,主人,相信我吧,主人】
奈葉看了旭日之心一會兒後,閉上了眼,點了點頭。
「既然旭日之心相信我,那麼我也相信你」
奈葉舉起了旭日之心,結界魔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浮現在空中的粉紅色巨大魔法陣。
「菲特,翔,風,尤諾,艾爾芙,我會將結界破壞的,看準時機進行傳送吧。」
「奈葉…?」
「奈葉…妳沒問題嗎?」
「沒問題,我會用『星光爆裂』來粉碎結界的,旭日之心,倒數計時吧。」
【了解】
【倒數計時,9、8、7、6、5、4、3……】旭日之心前端不斷的匯聚起了龐大魔力,粉色的圓球越變越大顆,旭日之心的倒數也產生了延遲。
「旭日之心…不要緊吧?」奈葉關心的看著旭日之心。
【沒有問題,倒數計時,3、2、1。】奈葉舉起了旭日之心往後一擺,準備將『星光爆裂』發射出去,這時候一隻手,從奈葉身體裡伸了出來,阻止了奈葉的動作。
在上空阻擋著攻擊的菲特等人也發現了情況。
「不好…用偏了。」奈葉不遠處的大樓上,一個綠衣的女子將手從一個綠色圓圈裡抽了出來,又伸了回去。
只見從奈葉身上冒出的手中,多出了一個粉色的小型光球。
「『念動之核』捕獲,收集開始。」那女子說著便將右手伸到了一本打開的書後方。
【蒐集】只見那書開始一頁頁的出現文字。
菲特等人迅速脫離戰鬥來到奈葉身邊並進行緊急治療,而對方也聚集在希格諾周圍。
「你們令我生氣了」翔狠狠的看著維塔,而風倒是相當安靜的站在一旁,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手中長劍的握把都快被他捏碎了,而臉上的『聖痕』發出更強的光芒。
「風之聖騎!?」
「上吧」
兩人僅是轉看向希格諾等人,接著人就這麼無預兆的出現在她們身邊。
「怎麼了?小希,已經不行了嗎?」
希格諾身上的防護衣已經被毀得差不多了肩膀、大腿、腹部都露了出來,手上的烈焰魔劍的劍刃上多了數十個缺口,將劍最為拐杖撐起自己的身子,
札斐拉整個人灘在地上,維塔也差不多了,
「還沒呢,我還能繼續......」
[夏瑪露,傳送還沒準備好嗎?]掙扎著爬起來的守護獸用念話說道。
[請再等一會兒,扎斐拉!]被稱作夏瑪露的女騎士焦急的回應道。
【可惡,那兩個怪物!】被主要攻擊的兩人心裡同時想到,可是也不得不照做!
[傳送!!]
级别: 善良路人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1-10-25
第九章

「真不愧是年輕人呢,『念動之核』的回復已經開始了呢。」在醫療室,一個醫療員拿著一個儀器在奈葉胸前照了照。

「不過暫時還是無法使用大型魔法的,小心點喔。」

「恩,謝謝。」

這時候菲特跟克羅諾走了近來,那醫療員看見後,說有事要找克羅諾,便將他帶了出去,留下了菲特跟奈葉。

「菲特。」

「奈葉。」菲特低著頭叫了一聲。


「那個…對不起,好不容易再會,卻變成這樣…,傷不要緊吧?。」奈葉看了看菲特包紮過後的手。

「恩,沒什麼大礙,倒是奈葉…。」菲特將雙手藏到了身後,關心的看著奈葉。

「我不要緊的,好險有風及時阻止了,也多虧了菲特妳們,所以並不嚴重,現在很有精神喔」奈葉笑著舉起了
雙手揮了揮。


「菲特?菲特…。」奈葉此時看見菲特的表情有點低落。

「奈葉。」菲特看見奈葉從床上走了下來,趕緊上前去扶住了奈葉那不穩的身子。

「阿,對不起,還是有點站不穩。」奈葉抓著菲特站穩了身子,看著菲特的臉。

「謝謝妳救了我,菲特,還有能夠見面…我真的感到很開心。」

「恩,我也是,能夠見到奈葉,很高興。」

兩人互相看著對方,接著便抱了起來。

這邊百合閃光請無視一會兒...

「話說回來,那些人使用的魔法術式跟魔導具我還是第一次看過呢?」艾爾芙這時候開口說話。

「這是古代貝爾卡式。」風開口解說。

「古代貝爾卡式?」

「跟擅長遠距離戰的米德式不同,貝爾卡式擅長格鬥戰,而且魔導具上面有裝有魔力彈裝填系統,可以在短暫
時間提高持有者的魔力,而使用魔力彈裝填系統會對使用者做成一定的傷害...」

管理外97世界 海鳴市 八神宅

「疾風,洗澡水已經準備好囉!」一名金色短髮的年輕女性說著。

「嗯,謝謝。」回映的是一名褐色短髮的少女。

金髮女性一邊脫去粉紅色的圍裙道「維塔也一起洗吧。」

「好~!」維塔應了聲。

坐於沙發上的希格諾,一邊收起了報紙一邊道「明早還要去醫院,請盡早休息吧。」

「好。」

金髮女性抱起了褐色短髮的少女對著一旁的希格諾說著「希格諾也要一起洗嗎?」

「我今晚就不洗了,明早在洗。」

「是嗎?」

維塔疑惑的說著「妳這個愛洗澡的人今天是怎麼了…?」

「心情偶爾也會變一變的」

「那麼我們就先去洗了。」

「好的。」

一旁的藍色大狗湊了過來「是因為今天的戰鬥嗎?」

「真是敏銳,札斐拉。」希格諾毫不吝嗇的給了個讚賞「你說的沒錯!」

她拉起了衣袖露出手上那一道道結疤的傷痕。

「那個攻擊擊破了你的護甲嗎?」

「嗯,那玩意十分的銳利,很輕鬆就切開了我的防禦以及護甲!」

札斐拉看著希格諾沉重的說著「而且,他還擊敗了妳!」

身為風雲騎士團的一員,札斐拉比誰都清楚希格諾的實力,令他不由得為未來的路感到擔憂。

「不會在有下一次了…」


琳蒂站在會議室台前對著『阿斯拉』上的所有乘員說道

「時空管理局『阿斯拉』乘員已被任命搜索太古遺產[暗之書]以及調查魔導士被襲擊事件,因為『阿斯拉』正
在改裝中,所以決定在事件發生地附近設立臨時指揮部。」

「菲特和奈葉將會作為本次事件的協力成員加入。另外還有兩件事情要宣佈!」說道這裡,琳蒂神秘的一笑。

「第一,為了保護奈葉的安全,指揮作戰部將會設置在奈葉家附近。」

「太好了~~~」奈葉興奮地抓住菲特的手歡呼道,周圍的人也被奈葉的純真所感染露出溫馨的笑容。

「嗯哼!!」琳蒂清了清嗓子,示意大家安靜一下。

「第二,由於暗之書被列為一級危險太古遺產,為了防止意外,總局決定派遣兩名幫手過來幫忙。」

「風‧安娜斯,職務是執務官」

「翔‧安娜斯,職務同樣是執務官」

風和翔等人坐在會議室中聽取有關闇之書的資料,

「魔力蓄積型的太古遺產,吞噬摩導士的魔力泉源─念動之核以此來增加頁數,當六百六十六頁全部被填寫滿
時,它就會以吸取到的魔力最為媒介發揮出真正的力量,那是足以引發次元干涉的巨大力量,危險性不只這
樣,當本身遭到破壞、所有者死亡時它就會又變成白紙再另一個世界轉生,它遊於各個世界在自己衍生的守護
者們的保護下吞噬魔力,永遠的存在即使遭到破壞他也會無盡的重生是無法使其停止的極其危險的魔導書......
闇之書。」

「對以上的資料有疑問的請提出!」

風舉手提出了疑問,

「據我所知守護者並不是由夜天所衍生的。」

「你為什麼會知道!?」

「其中兩位我認識的」風指著圖中其中兩位騎士

「「「「「「「甚麼!?」」」」」」」

「對了,有部份人還未知道我和翔的真實身份。」

「我原本的姓名是阿雷斯‧風‧安娜斯‧貝爾卡,是古代貝爾卡帝國第十任聖王的第四皇子,也是古代貝爾卡帝國的六聖騎之一的風之聖騎」風將右手至於胸前行了個貴族禮節。

「我的原名是翔‧路西法,是路西法帝國第最後一任國皇的第五皇子」

「「「「甚麼!?」」」」

「原來如此...」

「沒必要那麼驚訝吧?......算了,我開始講吧......」

「粉紅色長髮的劍士:希格諾是我在戰場撿到的孩子,撿到她當時才大概五歲,我收養她;金頭髮的醫療師:
夏瑪露是以前六聖騎之一光之聖騎的情人,至於鐵鎚騎士和蒼藍色的狼我就不認識了,你們所說的闇之書真名
為:夜天之魔導書。」

翌日

不得不說,時空管理局的效率堪比神速,從身分背景到住入房屋僅半天不到就搞定了。

而現在,哈洛溫一家正歡樂的搬入他們的新宅。

「奈葉、菲特,你們的朋友來找你們了!」

「好!」抱著幼犬的艾爾伏與雪貂的奈葉與菲特回答道。

「亞麗莎!鈴鹿!」奈葉看著門口的兩位好友道。

「初次見面…」

在門口,奈葉、菲特與亞麗莎和鈴鹿高興的聊了起來。

「菲特,是朋友來做客嗎?」琳蒂在菲特與奈葉身後道。

「你好!」亞麗莎與鈴鹿十分有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你們好!是鈴鹿和亞麗莎吧?」琳蒂面帶微笑的回道。

「是!」

「你認識我們…?」

「我看過你們寄來的錄像郵件。」

「原來如此!」

「你們家中為什麼有聲音不停的響著。」

「這個呀...,風和翔在天台對練,要不要去看看」

「好」

「她長的好漂亮阿…是菲特的媽媽嗎?」

「現在…還不是…」菲特害羞的說著。

天台

風手中拿著一把木刀,而翔戴著一對鐵製的手套,雙方聚精會神的看著對方,木刀和手套相擊,像一篇樂曲一
樣,連有其他人進了來也不知道,只專心在對方。

「好強...」

「到此為止!」

雙方的動作同時停下,風的木刀指著翔的腹部,而翔的拳頭停在風的面前。

「這倆個人是...」

「跟你介紹一下,她們是我的朋友!亞麗莎和鈴鹿!」奈葉指了指呆愣的兩人。

「初次見面,我叫風‧安娜斯」

「我叫翔‧安娜斯,以後多多指教」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认证码:
验证问题: 雪飘工作室的英文名字,抬头看域名(六个字母,全部小写)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