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论坛 统计排行 帮助
  • 2983阅读
  • 4回复

【半原创+改编】《银色风暴》同人--外传--《菲特的手札》【更新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光之射手
本帖最后由 ACE隶属PLA 于 2011-8-21 19:03 编辑

一个坑还没填完又挖了另一个坑,我果然是个甲鱼蛋口牙………………


【最新信息】:半年了,这坑终于填满了………………
我只是个胖工人,造飞机的胖工人。
级别: 光之射手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1-03-01
本帖最后由 ACE隶属PLA 于 2011-8-21 23:04 编辑




091,一个编号,赋予给一个联队,那是关于360个人的故事。
702,另一个编号,赋予给一个团,那是关于32个人的故事。

107世界,萨巴维星系,洛萨达共和国的一座新兴小城市,桑撒市,我找到了他们,或是它们。
在市郊的一片墓园里有着这样一座大型墓碑,
夕阳的余辉下,我看到白色的石碑上这样写着
“这里埋葬着359名第091近卫特种航空作战联队最后的意志,愿他们永远翱翔于蓝天。新历78310日”
这是一个集体墓,而且---------是一个衣冠冢。





就在我站立于墓碑旁边时,一个拄着拐杖的、大约26~27岁的青年也站立在了这里,将一束花放在了墓碑上。

“哦,请问你是?”
“菲特,菲特·泰斯特罗莎·哈拉温。”
“哦,原来是您。您也知道他们?”青年看了看我,然后这样问道
“嗯,我是来寻访他们而道此地的。”
“没关系,如果你想听故事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说一说。”
我们离开了墓园,在街边的一条长凳上坐了下来。
“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是曾隶属于091近卫特种航空作战联队4中队的中队长,绍沙。罗莫维斯特”

“说实话,在091彻底覆灭之前,我曾无数次的想象过,在最后击败我们的人会是怎样的人。于是,在那一天,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他们,是谁?”我感到十分的好奇。
“他们呐…………”看着夕阳,绍沙讲起了那段尘封已久的故事。


那是一场爆发在黄昏的战斗。

新历78310日,下午17:40,桑撒市郊区,隐匿于洛萨达国家自然保护区的GPU013基地,这里是莎士比亚财团潜伏部队的一个重要的科研生产基地。

091联队被授予了负责这个基地防御的重要任务。

091联队,航向199,高度2000
“各单位注意,敌军已越过‘红线’!按照预定防御阵型,各就各位!”
“了解”
320名魔导师分成了4个分队,向东南方飞去。在一片血色的晚霞之中,我们发现了敌人。

“队长,敌军确认!似乎是97区的特遣部队,数量23,距离550公里!”
“注意回避!”
没有锁定警报,敌机就这样向我们冲来。
“所有人开启探测系统!”
在地面远程监视系统的辅助下,我们能在400公里开外锁定敌人。所有人的魔导器一起开动,只有轻轻一动手指,320道光束就会扑向目标。
然而,命令却一直没有下达。就这样,我们看着他们不断飞近,飞近,再飞近。
终于,那群战机出现在望远系统的视野之中。我记得他们,半个月前和我们单独交锋并死斗的部队:解放军海航702团,代号“蓝色”。当时,我们091联队正在对第34管理世界的一个隶属时空管理局的驻扎基地进行打击任务,在战斗开始没多久,那些97区的小伙子们就赶到了现场,但是,他们来的非常仓促,多数战机只带了很少的武器、个别的甚至是几乎接近于赤手空拳的来与我们拼命。就是这样的对手,让那次本应没什么太大难度的战斗,变成了一次连目标都未能达成的艰苦战斗。我们失去了40个年轻的小伙子,而他们也付出了代价:一架双座战机被击落,驾驶员一死一重伤,所有的飞机都挂了彩。现在,他们的伤口被我们尽收眼底:每架飞机都没有完整的涂装,到处能看出刚换过的零件和没有来得及喷漆的蒙皮。蜡黄的铝原色七零八落的在飞机上扎根,就像打了补丁一样。


队长打开了公共频段
“这里是019联队,前方飞行员注意,我们不攻击没有战斗意志的家伙,马上掉头回去,不然这里就是你们的归宿。”
在略微的沉默后。对方所有的战机都打开了雷达照射,我们这里,近200人的身上响起了锁定告警。


“宰了他们!!”
对方的驾驶员,似乎是指挥官,在公共频道里,发出了几近咆哮的怒吼。
23架战机同时加速,魔导器上的能量侦测系统发出警告,对方已经把他们全身的武器都激活了:各式各样的空空导弹、76mm速射磁轨炮,以及六管等离子加特林机炮。
面对着他们,我们毫不退缩,犹如古代的骑兵方阵一般,依靠铁蹄碾碎前方的一切敌人。
魔导器便是我们的长枪,飞行魔法是我们的铁骑。
我们射击了,齐射,320发大威力制导型魔导弹呼啸而出,魔导弹飞行时蒸发的水汽形成云雾,覆盖了我们的对手。

在那片云雾之中,传来了一声声爆炸,还有火光
我们失算了。
他们在我们开火的一瞬间,纷纷散开,发射了主动拦截弹,以及撒的如同大雪一般的小型被动诱饵。
还有让我们的雷达屏幕一片白噪点的高强度磁暴式电子干扰。
近三分之二的魔导弹完全失去了目标。
这些浓烟和火光,有的是被拦截的魔导弹发出的,有的是击中了诱饵弹的魔导弹发出的
击中敌机的,少之又少

片刻之后,23架战机冲出了云雾。
裹挟着犹如怒火一般的烈焰,和光怪陆离的波浪形光波-----击中敌机的魔导弹,没有一发打穿他们的等离子护盾------他们向我们全速冲锋,随之而来的,还有92枚中程导弹。

伴随着光、火与烟雾,我看见了那难以言表的轨迹。

那一刻,他们犹如战神一般,面对众多敌人,冲破云端,独自翱翔于天空。

之后,091联队的故事,只剩下了一段简短的文字:莎士比亚财团第091近卫特种航空作战联队,于新历78310日,被时空管理局所属97区特遣部队全歼,次日撤销番号。此次作战,我方没有伤亡。


“当然,这并不是事情的完整经过。”绍沙略带自嘲的说道。“否则我也不会活着坐在这里讲故事了。”

之后的战斗,就是完全的一边倒…………

92枚中程导弹中,冲在最前方的约30枚导弹,在离我们大约5公里的地方炸开,我们纳闷儿了仅仅一刹那,完全失能的魔导器探测系统为我们解开了谜题:“定向EMP(磁暴干扰)弹头!”前一秒,还勉强算是“近视眼”的我们彻底变成了瞎子。

就在此时,瞄准着我们而来的27枚导弹和紧随其后的4架歼-11BMV已经冲到了我们的面前。

D4中队!!全体散开!!
紧随着我的喊声,整个D4中队立即四下散开,27枚中程导弹堪堪的擦过了我们刚才悬停的位置。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朝我们直冲而来的4架歼-11BMV们开火了。一瞬间,我们的面前就有了48PL-30V-1超轻型短程对空导弹---它们是名满天下的“魔导士杀手”。看着48道迎面扑来的耀眼火光,我不知道我和我的部下们能否避开,我们一边抛撒多用途诱饵,一边玩儿命的做着蛇形机动,希望可以在导弹打中我们之前尽可能的消耗它们的燃料和动能。但是没过4秒,伤亡就出现了:D4-2小队的人没一个人成功避开,几乎所有人都被追尾而来的PL-30V-1直接命中;然而这还没有结束。在这一个小队的战友们化作火球和烧焦的碎肉之后,又有两枚PL-30冲进了火球之中,引发了一次更大的爆炸。
但是,就在此时,其他小队幸存的侦测系统通过数据链向我发来了告警:又有2架战机加入了绞杀我们的队伍,
这是真正的噩梦:对方有6架,每架战机都能携带起码60枚“魔导士杀手”。
每一次攻击都将是有如天罗地网一般的铺天盖地。

我不知道还我能撑多久,我不停的想通过大角度机动甩开他们,可是,甩掉一架便又被另一架咬住。不断从背后袭来的、密集的等离子炮弹编织成了一张致命的火网,我和部下们往往费劲了心机才能从网中找到几个可以让我们钻出去的小洞,每次火网张开,我们中间就有一到两个人消失在“网线”的交织点,就像一个解不开的死循环。
就在我寻思着如何打破这个死结的时候,地面指挥站向我发出通知,由于指挥人员大批伤亡,幸存指挥人员中军衔最高的我必须担负起现场总指挥的任务!最新的伤亡情况也被报告到了我这里:交战10分钟不到,320人在3批远程导弹一边倒的打击下,只剩下140来个活人还在喘气,由于我的D4中队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与对手迎面硬拼,是现存建制是最完整的部队--尽管已经有接近2个小队的人员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其余的17架歼-11BMV开始追击四散奔逃的其他队伍。
我没有能力拦下他们,我连活命的能力也快用到极限了。

“所有人!不要接敌!保持机动向地面躲避!”我已经放弃了反击,没有胜算,我们必须逃!
“队长!我背后敌人太多,可能脱不开身!哦!见鬼…………”话音未落,通讯频道里便只剩下了兹兹作响的杂音。在我身后,天空中炸开了一个火球。D4-3小队坚持得最久的队长--那个叫卡森的棒小伙子也就这么走了。对于卡森和他D4-3的全军覆没,我没有时间去悲伤,尽管他是我最亲密的朋友。
终于,再又一次天旋地转的规避动作后,一架歼-11没有跟上节奏,减速板竖起得慢了一秒,被我甩到了前面。
几乎在一瞬间,我就完成了锁定。
一枚魔导弹呼啸着冲向了那架歼-11
他们又让我惊愕了:这架歼-11只是向右微微偏了一下,没多做任何事情,原本瞄准驾驶舱的魔导弹错过了目标,仅仅把恰好卡在它行进路线上的左垂尾崩成了一团碎裂的废铁,顺带在左侧平尾上扎出了几个无关痛痒的小洞。反应过来的歼-11做了一个剧烈的失速减速动作,飞机突然猛地昂起了机头,像是失去升力一般猛地往下一沉,紧接着,机头也随之向下扎去。眨眼间,一架巨大的铁鸟就在我的视野里消失了。
显然,包括那架被我打伤的歼-11,跟在我身后的鲨鱼们感到很是诧异,他们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有余力做出这样的挣扎。
不过,我想我已经连举手投降的机会也不会有了吧。
因为无线电里的公共频道里传来了鲨鱼们的咆哮。
“你的死期到了!!这里是‘蓝色’领队,不要怜悯这无耻的东西!他必须付出代价!”
随着通告的结束,PL-30的齐射又一次到来。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
持续的转弯和旋转让我开始出现了眩晕感。耳边响起的除了警报,还是警报。
就连D4-1小队也没有保住,他们都消失在了烈火之中。
我想,我的时间也所剩无几了吧。
在又一次机动过后,我看见了生的希望:我们已经接近了地面,高度已经只有不到1200米,而且下面就是一片漫无边际的、茂密的温带拉德斯松树林,这种桑撒特有的植物起码有80米高,近2米粗,不但能遮挡住对方的视野,还能给导弹的打击制造足够多的障碍物!

“所有幸存人员!分散阵型!向地面全速冲击!”我停止了机动,开始向松林全速俯冲,在我身后,全联队仅存的23名成员也调整了各自的飞行路线,开始了俯冲,在他们的身后,100多枚PL-30尾随而来。此刻,除了一路狂奔,我们只能祈祷…………

没过多久,我终于扎进了松林。松林拦住了导弹追击我的路线,也将我的踪影掩盖住了。
尾随而来的PL-30撞在了密集的树干上,那些恐怖的针形能量结晶破片没有直接命中我,但爆炸的冲击波把我的身体猛地向前一推。
我被抛到了地面,在地上连翻带滚,最后撞在了一个隆起的小土丘上。撞击的冲力让我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我恢复了知觉。天色已经是一片深蓝了。天空中早已没有了战机的影子。我发现我依然躺在那片茂密的松林之中。四周静悄悄的,除了偶尔会有些微的风声,没有一点其他响动。“其他人呢?”没有一点声响,我猜想,或许,剩下的人已经脱离了险境,返回基地了?毕竟在钻进松林之前,魔导器发出的报告显示,大家几乎都在同一时间钻进了密林之中。我坐了起来,观察了一下环境:现在已经是晚上6点半左右(我昏迷了1个多小时)。由于我的着陆地点靠近林区的边缘,我决定先走出森林,再做下一步打算。

之后便是长达半个小时的跋涉,我总算走完了这段崎岖的山路,没了森林的遮挡,视野一下子宽阔了起来。望望四周,没有人,没有残骸,没有腾空而起的浓烟。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山坡,我背后的森林,大峡谷,以及远处倒映着天上点点星光的一片湖泊,周围的一切是那样的宁静,仿佛近2小时前的那场战斗不曾发生过一样。凭借我的记忆,我认出这里就是基地东南方向的维尔德大峡谷。而我现在所在的山坡是将整个大峡谷拦腰截断的一座小丘陵。。在这一带,时空管理局并没有驻扎任何部队,所以我大可不必担心会被他们的巡逻部队找到。但与此同时,我同样不知道我方的救援队会不会找到我。

没过一会儿,隆隆的巨响回荡在我的耳畔,把我从乱七八糟的思考中拉回了现实。望向不远处的山谷。一些光点从天边涌来,纵使漫天星辰,还是很容易把它们区分出来---因为没有哪种星星会在水平线以下以接近900公里的时速贴地狂奔!伴随着巨响,光点慢慢变大。从山谷之中出现,卷起滚滚烟尘与砂石。我感觉大地也在一同震颤。赶忙蹲下身来,捂住耳朵。数秒后,“光点”们露出了原本的轮廓:那是由4B1X战略轰炸机和8架“曙光-奥罗拉”战斗轰炸机组成的编队。掠过我所在的山坡后,奥罗拉和枪骑兵们猛地一俯身,钻进了山脊另一边的那条狭长的山谷。
它们贴着地面,高度不过一百余米,漆黑的夜晚,又是这样低的高度。天知道驾驶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峡谷中穿行的飞行员是怎样的怪物。然而,我没有想到,这仅仅是个开始,伴随着不同于B-1X尖啸的沉闷巨响,三架体形巨大的、布局类似于客机的机体掠过了我的头顶,在魔导器“机型识别”功能的辅助下,我看清了这个编队的组成:为首的是一架双发的EC-919大型电子战飞机(很明显,他的任务是压制这一带所有可能的091联队幸存者的通信,阻止其向基地发出预警联络,同时通过欺骗性电子对抗隐藏这个三机编队的准确位置),紧随其后的是两架更加巨大的运-10X-D50四发重型货机(Cargo)。几乎不用猜,里面肯定挤满了空降兵。它们的形体--尤其是翼展--过于巨大,无法钻进峡谷,只能沿着峡谷尽量低的飞行,直奔向GPU013基地。我完全猜得出这波攻击的方式:重型轰炸机首先到达,对基地进行地毯式轰炸,然后,奥罗拉用重磅精确制导炸弹对基地的大型防御工事一一点名,最后,满载伞兵的运-10X-D50飞机从容抵达,数百名伞兵会毫无阻碍的抵达地面,被轰炸惊得魂飞魄散、晕头转向的基地守备部队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被单方面屠杀,或者投降---没有第三个选项。

我想,不管怎样, GPU013基地完蛋了。


两天之后,我拄着已经能源耗竭、只能充当拐棍的魔导器,步履蹒跚的步行到了已经被97区特遣部队空降兵占领的GPU013基地,那些来自97区的伞兵们并没有为难我这个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中层指挥员,他们相当客气的把我关进了临时战俘营。就在那时,我得知了一个令我悲痛欲绝的消息--我是091联队唯一的幸存者,和我一起奔向松林的小伙子们,没有一人逃过导弹群的追杀…………

之后,我被遣送到了时空管理局,接受法庭审判。由于我是中层作战人员,并没有参与“阴影之门”计划的制定,而且在审问期间较为配合,我被从轻判罚,仅被判处2年拘役。
出狱后,我重新回到了洛萨达共和国,回到了桑撒市--这个我与战友分别的地方。
我打算在这里,陪伴着我过去的战友们,度过我的余生。

我们看着夕阳渐渐退去,已经有星辰出现在了天边。
他又望了一眼091的墓地。我看见两行浑浊的泪光,出现在他的眼中,我只能选择沉默。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和他交谈。
我唯一知道的,就只有这位前091联队成员,悉心收藏着他359名战友的阵亡通知书。
告别了绍沙,我独自走在街上。看着华灯初上的城市,我整了整衣领,快步向前走去。


或许,绍沙临别时的话,可以解释这一切:
在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自信的认为我们是时代的引领者,我们会感动所有人。
但是,事实却是我们自以为是的触怒并伤害了所有人。
我们非但没有倾听受害者的声音,却偏执的认为这是“改革必须付出的代价”…………
更糟糕的是,如果没有人用怒火尽全力的击败了我们,我们或许会更加变本加厉的“自信”下去………………
我难以想象,到那时,会有怎样的结局…………
或许,放眼世界,我们,才是最自私的人。



新历8079日于桑撒市







091联队,360
702团,单座16架,双座8架,32
我只是个胖工人,造飞机的胖工人。
级别: 光之射手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1-08-21
更新完结!乌拉!!!
我只是个胖工人,造飞机的胖工人。
级别: 精灵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1-08-21
撒花恭喜。
写得很有点味道。特别是某指挥官最后那段话,如果被董事长听到,不知道3年后的忒提斯会怎么想。
另外,某ACE很久很久没露脸了哈
女王的美貌如同阿弗萝蒂忒本人,而其武勇则缘于其父阿瑞斯的高贵血统。”——荷马《伊里亚特·彭忒希勒亚》

这使我最终明白了一点:《特洛伊》里,阿喀琉斯绝对有作弊器!没有无敌没有锁血没有一击必杀,他谁也打不过!!为偶最喜欢的御姐女王默哀三分钟!
级别: 光之射手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1-08-21
引用
撒花恭喜。
写得很有点味道。特别是某指挥官最后那段话,如果被董事长听到,不知道3年后的忒提斯会怎么想。
另外,某ACE很久很久没露脸了哈
威廉-莎士比亚 发表于 2011-8-21 22:06


我一直都在,是你一直在玩失踪吧…………(捂脸+指)
我只是个胖工人,造飞机的胖工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认证码:
验证问题: 雪飘工作室的英文名字,抬头看域名(六个字母,全部小写)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