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论坛 统计排行 帮助
  • 3097阅读
  • 0回复

[同人非原創] 尤諾系列第一彈(轉自日本,小弟自譯)─修羅場風暴特報

楼层直达
级别: 善良路人
原文: http://www.geocities.jp/triple_moon17/novelNanoha03.html

覺得這篇很有趣,小弟就自己翻一翻,把這篇貼過來了。

-----------------------------------------------------------------------------------------------------------

管理局總局巨大資料庫,無限書庫。

本日,對無限書庫全域發布「修羅場風暴特報」。

無關係的人請盡快避難。

重複。本日──────



魔法少女奈葉StrikerS

修羅場風暴特報





「因為如此!實況就由我,在第三期沒有登場的艾蜜‧哈洛溫負責播報唷

「喂,艾蜜。這是怎樣?」

「負責解說的是因為不會注意周圍氣氛而有名的克羅諾‧哈洛溫!克羅諾,早安

「喔,早安。……喂,這是多餘的介紹!」

「那麼,我們現在占領了總局的某個會議室,正在監視著無限書庫!」

「就是啊!為什麼我們要在這種地方做這種事情啊!?」

「……其實,今天,已經對無限書庫全域發布了『修羅場風暴特報』。」

「什!?真、真的嗎!?」

「……是的。」

「怎麼可能,太早了!不是比之前早嗎!連一年都還沒經過啊!」

「但是,是真的。今天機動六課都公休了。」

「這、這還真是誇張……」

「好好解說喔,克羅諾同學!那麼,來介紹今天的來賓!

「……來賓?」

「也會協助我們搜查的亞克斯監察官跟聖王教會‧騎士卡莉姆這兩位!

「早安,我是卡莉姆‧古拉希亞。」

「呀克羅諾。今天讓我同席吧。」

「維羅薩!?騎士卡莉姆!?為什麼會在這裡!?」

「讓兩位協助調查了唷─」

「什!?……難道?」

「嗯,卡莉姆小姐預言了今天的事情,並讓亞克斯先生調查六課了!」

「……維羅薩,真虧你還活著。」

「真不愧是六課啊……我可是拼了命調查啊。」

「喔!很快的第一位、第二位接觸者出現了!」




四人看過去的,是巨大的螢幕。

其中所映照的究竟是什麼?

變換一下場景,無限書庫內。




「早尤諾!」

「尤諾,過得還好嗎?」

「蘿蒂小姐,艾莉亞小姐,早安。怎麼了嗎?」




讓數十本書漂浮在自己周圍,工作中的無限書庫管理長,尤諾‧斯克萊亞。

來找尤諾的莉澤蘿蒂與莉澤艾莉亞。

環顧四周,有些疑惑而詢問尤諾的艾莉亞。




「今天管理者蠻少的呢。怎麼了嗎?」

「沒有啦,是因為今天大家幾乎都申請公休而去休假了。」

「是這樣嗎?人手不足的話,我們來幫忙

「啊,不用了。今天也沒有資料請求,蠻閒的。」




婉拒蘿蒂好意的尤諾。

雖說空閒,但工作中的幾名管理者卻好像相當忙碌。

尤諾則跟往常一樣,展開搜索魔法。

繼續問道的艾莉亞。




「真的不忙嗎,尤諾?」

「嗯,不忙喔。所以今天難得想說來整理書庫。」

「這樣的話,我們也一起幫忙!」

「對啊。因為今天父親大人不在,我們蠻閒的。所以讓我們幫忙吧,尤諾。」

「怎麼好意思,不用啦。」




繼續以笑容拒絕蘿蒂她們好意的尤諾。

可是,蘿蒂和艾莉亞也不會就此退縮。為了她們自己的未來!

以此替自己打氣,逼近尤諾的蘿蒂和艾莉亞。




「不用客氣的!因為尤諾是我們的下一任主人!」

「沒錯,尤諾!所以什麼都可以命令!」

「不是,所以,這個我都拒絕好幾次了…」




轉移場景到會議室螢幕間。

看著尤諾困擾的表情,很高興的說明著的艾蜜。

與回應的夥伴,克羅諾。




「克雷姆前提督相當高齡了呢。」

「所以那兩位才在尋找新的主人嗎…這樣好嗎?」

「克雷姆前提督好像說儘管做的樣子。」

「…可是,為什麼是尤諾啊?」

「誰知道?」

「關於這一點,我可是調查過了喔,克羅諾。」

「維羅薩。(什麼時候調查的,這傢伙?)」

「好像從闇之書事件的時候,艾莉亞小姐就一直很在意尤諾老師喔。」

「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呢,克羅諾!」

「那個艾莉亞會一見鍾情?難以置信…」

「調查表示,是因為被認真的尤諾老師的側臉所吸引。」

「……羅薩?」

「什麼事,卡莉姆?」

「蘿蒂小姐這邊呢?」

「啊嗯。那個,事件結束後,雖然有為了造成尤諾的困擾而去道歉的樣子…」

「應該說,有關人員她全部都去道歉了─」

「是啊。也有來跟我們道歉……」

「雖然那個時候道歉,被笑著回說『為什麼要道歉?』而很困擾的樣子。」

「所以?」

「說是因為騙了你,結果尤諾老師……」


『我並沒有覺得被騙之類的。妳們不也在無限書庫幫我嗎?反而想向妳們道謝呢。真的幫了很大的忙,謝謝妳們。蘿蒂小姐、艾莉亞小姐


「……被笑容給。」

「……該說真像尤諾還是什麼……」

「因為這樣喜歡上了?」

「好像就是這樣。順帶一提,那個時候艾莉亞小姐好像也一起……」

「一見鍾情,真的喜歡上了呢!」

「就是這樣。」




在這樣對話不停展開之時,畫面的另一邊,在無限書庫…

尤諾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

蘿蒂跟艾莉亞卻是露出認真的表情,更加逼近。




「我們的新主人,只能是尤諾!」

「對啊,尤諾。因為是你,我們才想要侍奉啊!」

「就、就算妳這樣說也……我、我就如妳所見,只是個書庫管理長而已……」

「「………………唉───……」」

「怎、怎麼了?」




在會議室同樣大大嘆息的四個人。

如果是認識尤諾的人就會知道,那是出自本心的話。

如此想著,艾蜜向夥伴問了一個答案很明顯的問題。




「克羅諾。比尤諾還要更優秀的人……管理局有嗎?」

「……很可惜並不存在。」

「尤諾老師,毫無自覺呢

「明明就連六課都挖不走的說……」




就如卡莉姆所言,就連從各處將優秀人才聚集起來的機動六課,都沒辦法擁有尤諾。

明明就連高町奈葉、菲特‧T‧哈洛溫這些王牌(霸王)們都能挖過去。

時空管理局是如此的重視尤諾。

說難聽一點,時空管理局最需要的人物,就是尤諾‧斯克萊亞。

……明明如此。

可是本人卻是……不管有沒有我都不會有什麼改變吧?的狀態,真是毫無自覺。




「那個,克羅諾。你覺得尤諾什麼時候才會有自己很優秀的自覺?」

「……一生都不會有吧。如果有的話,現在,早就成為管理局的上位者了。」

「變成這樣,我們還能更方便的行動啊……」

「就是呢。聖王教會也能變得比現在更好。」




就在會議室進行如此感嘆的對話之時,無限書庫……

蘿蒂及艾莉亞開始幫忙整理書庫。

看起來,尤諾是覺得今天實在沒辦法而放棄了吧。

幫忙也硬是讓尤諾接受的樣子。




「結果意見被擋掉了呢,尤諾。」

「嘛,那兩位如此堅持,大概也只能接受了……」

「除了那兩位以外,只要對方堅持的話好像就很容易接受呢,尤諾老師……」

「啊啦?又有別人來了呢……」

「什麼!?還有嗎!?」




在克羅諾驚呼的同時,畫面的另一邊,無限書庫有新出現的身影。

尤諾也注意到,暫時停下手邊工作,迎接訪客。




「鈴香、亞麗莎,早安。今天怎麼來了?」

「尤諾,早安。我是來還書的

「……我是陪鈴香來的唷。」




訪客是,奈葉出身世界的友人,月村鈴香與亞麗莎‧巴寧斯。

其實這兩位,與時空管理局相當有關係。

有援助機動六課,場地或物資等等。(詳情請聽廣播劇01)

因此,她們就像這樣,常常到尤諾所在的無限書庫露露臉。

鈴香常用來借書這個理由,相當頻繁的來找尤諾。

知道這件事的克羅諾和艾蜜,看著螢幕嘆氣。




「……果然來了呢,她們兩位。」

「因為她們兩個只要有空,就會來啊…」

「我也很常在總局看到她們兩位呢。美麗而且引人注目…」

「嘛那麼,那兩位就是疾風所說的好友吧。希望下次能好好聊天。」




就在卡莉姆雙眼發亮的時候,螢幕的另一邊,無限書庫…

與蘿蒂、艾莉亞一樣,問了相同問題的鈴香和亞麗莎。

面對同樣的疑問,跟剛才做了同樣說明的尤諾。

然後,鈴香用不太常見的強硬姿態向尤諾提出想幫忙。




「我今天大學沒有上課所以有空閒!能讓我幫忙嗎!?」

「怎麼好意思。鈴香妳不用在意,輕鬆的去找自己想看的書就好了……」




與方才相同般,笑著婉拒的尤諾。

這時候,亞麗莎不知為何生氣的道。




「我們說想要幫忙啦!你就安靜的讓我們幫忙!」

「……呃,啊,嗯。」

「從一開始,就這樣講不就好了!來,開始幫忙了,鈴香!!」

「嗯,謝謝你,尤諾。我,會加油的!」

「……嗯。鈴香、亞麗莎……謝謝妳們。」




因為尤諾以燦爛的笑容道謝,而雙頰泛起嫣紅的兩名女性。

其中一位,微笑著打起迷糊,另一位,則是生氣的看向別處來打迷糊。

就這樣,在安穩的氣氛中,繼續開始整理書庫。

再將場景移回會議室。




「鈴香也是亞麗莎也是,臉紅紅的好可愛啊─,真是的!」

「……吶,艾蜜?」

「嗯?怎麼了,克羅諾?」

「那兩個人,到底是喜歡尤諾的哪點?現在我最不理解這個……」

「再怎麼說,到這裡我也不知道啊

「那就讓我來說吧。」

「為什麼你會知道,羅薩?」

「愚問喔,卡莉姆。當然是因為我有調查不是嗎。」

「……維羅薩。(你是怎麼調查的啊?)」

「說起來,那兩人,鈴香小姐與亞麗莎小姐,和六課的王牌們的關係很好的樣子……」

「啊,這件事我也從疾風那裡聽過。」

「小時候,五個人一直都玩在一起的樣子。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尤諾老師也開始加入其中了。」

「也是呢。很常看到奈葉去邀尤諾一起來玩唷。」

「……不過,只是一起玩而已就會迷上嗎?」

「話還沒有說完喔,克羅諾。」




某一天,在月村家集合的關係良好的五人,和某位書庫管理長。

在稍遠處看著五人嬉戲的考古學者,鈴香離開圈子走來和他說話。

從喜歡的書開始聊起,超過以往的氣味相投。肩膀也相當靠近。

展開如膠似漆的情侶氛圍,化為固有結界。

其中,直視好像很高興的在說遺跡或書本的事,年齡相仿的少年那意外的純真表情。

……鈴香,擊沉。在這平常不會出現的距離,鈴香被瞬間擊墜,高舉白旗。




「齁,鈴香,原來是萌縫隙(註:與距離同音)的啊

「別用這種說法!」

「因為平常都是很成熟的呢,尤諾老師他……」

「原來如此,是這樣啊。……那,亞麗莎小姐呢?」

「啊啊,也是呢。她的話…」




某日,被叫到喫茶店「翠屋」的,某書庫管理長。

亞麗莎一個人,代替大家,開始詢問考古學者喜歡誰。

遲疑,或者該說雜亂無章,所以便一個人一個人的列舉,並詳細的問他覺得哪點好。

這樣好像就答得出來的樣子,不停的說著,所以就順便試著問了一下自己的事。

沒有任何害羞,優點……因為被說笑容很可愛,就不自覺的凝視尤諾。

……亞麗莎,轟沉。被以毫無虛假的笑容如此說道,亞麗莎以最快速陷落,拋出白布。




「原來如此,被交叉打擊給反擊了嗎

「艾蜜,用能聽懂的說法講。」

「基本上不會說謊呢,尤諾老師他……」

「兩人的經過已經知道了,但是……羅薩?」

「什麼事,卡莉姆?」

「要怎麼調查,才能知道這些事情呢?」

「什麼,簡單啊。月村家的監視器,還留著當時的影像啊。」

「監視器!?而且,為什麼還留著啊!?」

「好像是紀念喔。亞麗莎小姐的話,喫茶店的店員還很清楚的記得當時的事喔。」

「……桃、桃子小姐。(還有,這傢伙是不是太閒了?)」

「啊,還有其他人來了呢……」




隨著卡莉姆的話語,看向螢幕……可是,這次卻是相當驚訝。

出現的是兩名女性、一名少女,與一隻狼。

克羅諾以最高的音量驚叫道。然後艾蜜則是說出了很危險的話。




竟、竟然是雲之騎士士士士士!?

三、三人都是!難、難道,連札婓拉也是嗎啊啊啊!?

「冷靜點啊,兩位。來找尤諾老師的只有一個人而已喔。」

「「…………咦?」」




完美合奏的哈洛溫夫婦,與要他們冷靜的監察官。

螢幕的另一邊,無限書庫,正上演著與剛才相同的問答。

然後,在對方堅持中仍舊敗下陣來的尤諾。

開始幫忙整理書庫的雲之騎士……不過,卻有一名少女站著沒動。

低著頭,滿臉通紅,好像要沸騰般,扭扭捏捏的少女……薇塔。

對於薇塔來說是很稀奇……或是該說沒見過的態度,莎瑪爾笑著在她背後推了一把。

搖搖晃晃的來到尤諾面前的薇塔,背後雙手抓著一個包裹。




「啊,那那那那那個,尤諾?」

「嗯?怎麼了,薇塔?」

「……呃,……對、對了!你肚子不餓嗎!?」

「?嗯,是有點餓了吧。」

「我!我烤了些餅乾!那、那個……要吃嗎?」

「嗯,要給我嗎。……咦,是薇塔妳做的嗎?」

「嗯、嗯……就、就是,這個……」




害羞到彷彿要爆炸般的薇塔,將手中包裹,用力遞給表情有些驚訝的尤諾。

遞過來的包裹裡面,是各式各樣的動物形餅乾。

尤諾,總而言之,先從裡面拿出一個螃蟹?形的餅乾,吃下。

很緊張很緊張,想問感想的薇塔。




「……怎、怎麼樣?難、難吃的話就直說難吃吧!?」

「……很好吃喔。這個螃蟹?形餅乾。」

「真、真的嗎!?……還有,那個不是螃蟹,是獅子啦!!」

「是嗎?不過,真的很好吃喔。薇塔也吃吃看吧。……來,啊─」

「……嗯……啊─。……嚥……」

「很好吃對吧?」

「……好像有點太甜了。」

「是嗎?我是蠻喜歡甜的。」

「……嗯。……我、我也……是吧……」




開始感情良好的吃起餅乾的兩人。

吃完餅乾後,大概是為了表達謝意,而撫摸薇塔的頭的尤諾。

低著頭,默默不語的薇塔,卻是相當高興。

這個地方早已經,展開的甜蜜蜜的氣氛,正在空想具現化。

看起來其他的雲之騎士只是來陪著(加油打氣)的樣子。

另一方面,承受如此甜蜜氣息直擊的會議室……




「……克羅諾,你臉都紅囉。」

「看到這麼甜蜜蜜的場景,當然會臉紅啊!!」




……萬年笨蛋夫妻,臉都紅了。

不過……真的是一臉意外的克羅諾。




「沒想到那個薇塔……真是難以置信……」

「就、就是啊!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嗯?在蠻早之前的喔。」

「……為什麼你會知道?」

「咦?你不知道嗎,克羅諾?」




被反問的克羅諾。

艾蜜則是如方才所言,真的不知道的樣子。

說真的,到底為什麼會知道啊,這傢伙?

卡莉姆好像也有疑問的樣子,向維羅薩微微問道。




「……薇塔,是什麼時候對尤諾?」

「已經是相當以前的事情了。知道高町奈葉的重傷事件吧?」

「……嗯,從疾風那裡聽過了。與那件事有什麼關係?」

「奈葉受重傷的時候,薇塔,與奈葉在同一個部隊……」

「「「………………」」」




雖然三人沉默了下來,維羅薩卻是不再意的繼續說道。

那一天,從奈葉身負重傷的那一天開始,薇塔就一直在責備自己。

責備,消沉。即使大家叫她,也沒有什麼反應。

就在大家認為只能守護著薇塔而放棄的時候,只有一個人,只有尤諾不一樣。

尤諾他,在支持著奈葉的時候,也在一直拼命的鼓勵薇塔。

只有他笑著跟薇塔說,責任不在妳,妳並沒有錯。

薇塔因為他的話,憶起憤怒,取回感情,抓著尤諾的胸襟哭喊著。




『……薇塔妳並沒有什麼錯喔。』

『沒有什麼、錯?明明就是我的錯!我就在奈葉的身旁啊。可是卻沒能守護她!!』

『……薇塔。』

『我什麼都做不到!就算這樣你還能說我沒有錯嗎!?啊啊!?』

『……嗯,沒有錯喔。薇塔什麼錯都沒有……』

『你,還───』

『……不好的,是我。』

『什!?』

『全部的責任都在我。……薇塔妳沒有什麼錯喔。所以,打起精神來……』




尤諾的聲音相當溫柔,臉上掛著笑容……不過卻是彷彿要哭出來般的悲傷表情。

薇塔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因為她發現眼前的少年是真的如此認為。

並不在那裏,不是理由……尤諾是真的認為是自己的錯。

就算如此,……尤諾明明在責備自己,卻還是想支持著奈葉和薇塔。




「從那天之後,薇塔就開始在意尤諾老師在思考什麼,做什麼吧。」

「……這份心思,最終?」

「嘛,就是這樣不是嗎。」

「確實,薇塔在那天之後就漸漸有了精神……」

「…………」

「……尤諾,到現在也還在責備自己嗎?」

「不是的話就沒辦法說明了吧,他的莽撞行為…」

「喔,我真是的,弄出沉重的氣氛了。」

「……羅薩,我還有些疑問呢?」

「什麼事,卡莉姆?」

「要怎麼調查,才會知道這些事呢?」

「什麼,很間單啊。在疾風家裝上竊聽器……咳咳!…是蟲告訴我的啦。」

「你剛剛,說了竊聽器了吧!?這不是犯罪嗎!!」

「等等喔,克羅諾。現在的疾風家渴是什麼都沒有裝喔。」

「所以那又怎樣啊!?」

「也就是說那是過去的事情了。不可以在意它喔。」

「……。(等等絕對要逮捕這傢伙!)」

「那、那個……啊,快看,克羅諾!又有人來囉!」




想要轉移注意的艾蜜,指著螢幕,喊著克羅諾。

無可奈何的將視線轉到螢幕上的克羅諾。在那螢幕的另一邊,無限書庫……

暫時離開薇塔,繼續開始工作的尤諾身旁,出現了三名女性的身影……




「蒂亞娜、昴……銀河小姐,你們好。妳們三位會一起來還真是少見呢,怎麼了嗎?」

「尤諾,你好。……那個,我是來幫忙的!」

「和蒂亞一樣!請讓我幫忙吧,尤諾!」

「……我也是,想說能不能幫上什麼忙就來了。」

「那個,我有聽薇塔說了,妳們三位,今天是休假對吧?」

「「「是的!」」」

「可、可是難得的休假,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是的,所以來這裡!」」」

「……為什麼?」




感覺已經搞不清楚理由的尤諾。

同樣,在會議室的克羅諾也覺得搞不清楚原因。

這點,艾蜜好像也一樣。




「蒂亞娜‧藍斯塔和中島姊妹……是怎麼回事?」

「嗯─嗯,跟尤諾的交集什麼的,有嗎?」

「……羅薩?」

「什麼事,卡莉姆?」

「能請你,說明嗎?」

「當然,交給我吧。根據我的調查……」

「……。(這傢伙,不會只是來說明的而已吧?)」

「蒂亞娜‧藍斯塔小姐,很常去找尤諾老師請教課業的樣子呢。」

「確實,她為了成為執行官而在唸書對吧?」

「是啊。……所以───」




蒂亞娜的目標是執行官。這本來就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某一天,蒂亞娜在煩惱著。只是自學,雖然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用功,但依舊是自學。

沒有能教導自己的人,讓蒂亞娜感覺到界限。

雖然也有請教菲特這個辦法,可是不喜歡。因為自尊。

看到這樣的蒂亞娜,某位親切的男性,毫無猶豫的介紹了尤諾。

尤諾,很爽快的答應了。蒂亞娜,便開始在書庫管理長室,在尤諾身旁唸書。




「……就是這樣。」

「然後,漸漸的去書庫管理長室的目的改變了?」

「嘛,就是這樣吧。雖然蒂亞娜小姐還沒有察覺自己心意的樣子。」

「……吶,維羅薩?」

「什麼事,克羅諾?」

「那個,某位親切的男性是誰?」

「?我啊。」

是你喔!?

「菲特那時候,不也是他當老師的樣子嗎。所以應該很適合吧?……」

「確實是。菲特,是因為有尤諾教導才成為執行官的呢─」

「……那個菲特的個人實力。跟尤諾,一丁半點的關係也沒有!」

「……妹控。」

「妳說了什麼嗎,艾蜜……?」

「沒有,我什麼都沒說唷─!!」

「……那,羅薩。昴的話呢?」

「嗯,在那之前,要不要先從姊姊的銀河小姐說起呢……」

「啊,這個,我也想─知道!好像最沒有交集呢,這兩個人!!」

「就如艾蜜講的,完全沒辦法看不到交集啊。」

「嗯,都會這樣覺得呢。……其實啊───」

「「……其實?」」

「他們是因為相親而認識的喔。」

「「……啥、啥啊啊啊啊啊啊!?」」

「呼吸停止了唷,兩位。」

「你們兩位,真是誇張呢

「「……什、什麼時候!?」」

「跟蒂亞娜小姐大致相同吧。」




某日,源也‧中島正在煩惱。並不是因為自己的事,而是女兒的事。

女兒並不是普通人類這件事,他很瞭解。可是,還是希望能讓女兒結婚。

想要找一個不會因此而有差別對待,能理解的人。

接受這樣的源也的諮詢,某位親切的男性,毫無猶豫的介紹了尤諾。

尤諾,在源也哭著拜託下,答應相親。認識銀河,之後兩人關係越來越好。




「……就是這樣。」

「然、然後,相親成功了嗎?」

「沒有,尤諾老師他……」




『對不起。因為這突如其來的事情感到困惑,而沒辦法做出好的回答。銀河小姐的事情我也知道。正因如此,我不想沒有好好思考就做出回答……』




「……做出了如此發言,所以就變成了先從朋友開始吧的情況了。」

該說真像尤諾還是什麼的……」

「……喂,維羅薩?

「什麼事,克羅諾?」

「那個接受諮詢的親切男性,難道是……?」

「?當然,是我啊。」

果然是你喔!!

「……羅薩?」

「什麼事,卡莉姆?」

「為什麼,你會知道相親時的對話呢?」

當然啊,因為我就是相親的主持人!

「……。(這傢伙,絕對沒在工作!)」

「不過,這樣看起來的話……原來如此

「?怎麼了,艾蜜?」

「沒有啦,我只是在想尤諾跟銀河的組合也不壞呢

「都是認真過頭的人,一定很合的來吧。」

「就是這樣,才讓他們相親的啊。」

「……那麼,昴的話呢?」

「啊,昴?她的話……沒有什麼特別的喔。」

「「……咦?」」

「只是單純,陪蒂亞娜小姐和銀河小姐來而已吧。」

「不過這樣看起來,昴好像跟尤諾很親近呢?」

「嘛,應該是像仰慕兄長那樣吧。」

「原來如此呢確實昴被摸頭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呢─」




螢幕映照著,在無限書庫,被尤諾摸頭顯得很高興的昴。

之後,又上演了不知看到幾次的問答,和仍舊敗下陣來的尤諾。

看著開始幫忙整理書庫的三人,尤諾稍微想了一下。

為什麼大家聚集到這裡?……現在他更加疑惑了。

尤諾決定不管疑惑要繼續工作,不過又有訪客了。




「尤諾我們來找你了!」

「尤諾,好久不見了─!」

「疾風、小琳。今天放假對吧?怎麼了?」

「不正因為是放假,所以才來找尤諾呀─

「沒─錯!琳也是因為想見尤諾才來的!!」

「……呃、哦,謝謝。」




害羞的尤諾,與充滿活力的與他聊天的來訪者,疾風和琳芙斯

另一方,在秘密會議室,克羅諾向各處發出了緊急通訊。

那位克羅諾,顯得相當焦急。




「各武裝隊,緊急攻入的傳送準備怎麼樣了!?」

『不好意思,已經快好了!』

「呿!結界魔導師部隊怎麼樣了!?」

『請再等八分鐘!』

「等不了那麼久!給你四分鐘!」

『是!遵命!!』

「疾風來了就表示,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啊!!」




下達了各種危險的指令。

各方人員開始就定位。

為什麼要如此隨機應變的下令呢?




順道一提,這個影像,可是向管理局總局全域直接現場轉播的喔。

「……羅薩?雖然從以前就蠻在意的……」

「什麼事,卡莉姆?」

「疾風究竟是被尤諾的哪點所吸引呢?」

「嗯─這一點,我也不太清楚呢……」

「從很久以前就是了呢疾風。」




如此這般,無視在旁邊不停下達指令的克羅諾,繼續進行對話的三人。

對話內容也是相當平穩。為何克羅諾會如此恐懼、焦急呢?




「我在想,可能是讓小琳芙斯誕生的時候吧。」

「確實是。尤諾有協助進展呢─。還大幅縮減自己的睡眠時間。」

「嘛。那,讓琳芙斯誕生是指?」

「嗯,多虧有尤諾呢。疾風很感謝唷。」

「說起來的話,就像是小琳芙斯的父親吧。」

「唔哇!尤諾,已經是一個小孩的父親啦!」

「然後,母親是疾風!不是很好的親子關係嗎?」

「……羅薩?跑題了唷。」

「嗯?啊啊對喔……嘛,不管怎樣,不就是那個時候嗎?」

「意識到尤諾事異性這件事?」

「是─啊。從那個時候開始,疾風,就有些改變了呢……」




如此討論的一方,而螢幕的另一邊,無限書庫……

相同的問答又被重複。然後,又是敗下陣來的尤諾。

基本上,能在口頭上勝過疾風的人,並不存在啊,這可是尤諾的理論。

還加上琳芙斯的話,只是說還是沒用。

琳心情很好的去幫雲之騎士的忙的時候,疾風很高興的與尤諾聊天。




「尤諾,最近沒有勉強自己吧─?」

「放心吧,疾風。還沒有勉強呢。」

「……幾天沒有睡覺在工作呀?」

「嗯……嗯,不過兩天吧

「……今天的份整理完了的話,一定要好好睡眠呀!知道嗎!?」

「呃,嗯,知道了……」




不知為何被兇的尤諾。疾風,與雲之騎士會合。

本人,為什麼會被兇啊,簡直是完全不了解。……為啥?的感覺。

因為尤諾的表情,再度大大嘆息,會議室的四位。




「為什麼會在那種地方感到疑問啊?」

「……因為那傢伙如果不清楚的跟他講的話,就不會瞭解啊。」

「啊,克羅諾復活了。」

「根據我的調查,尤諾老師一個禮拜的平均睡眠時間是……大約十四個鐘頭。」

哪來的傭兵啊!這個!?

「……為什麼還能活下去呢,尤諾?」

「順道一提,我一個禮拜的平均睡眠時間,大概是他的五倍喔。」

「……。(確信了。這傢伙絕對一丁半點的工作都沒在做!!)」

「睡太多了呢,羅薩。請稍微學一下尤諾。」

「就算這樣我大概算是有睡比較少的人了吧。」

「啊!克羅諾,菲特來了唷─!」

什麼麼麼麼麼!?




對妹妹的事反應實在過剩的妹控。直直凝視著螢幕。

被這動作稍微影響的三人,也看著螢幕。

螢幕的另一邊,無限書庫……

大家都喜歡的,菲特大人與她的孩子們開始和尤諾聊天。




「尤諾,你好。我也帶艾利歐和凱蘿來了唷。」

「尤諾,你好!」

「好久不見了,尤諾!」

「唷,菲特。艾利歐和凱蘿也是,你們好。好久不見了,過得好嗎?」

「「是的!」」

「是嗎,那就好。那,今天是怎麼了?全家出遊?」

「嗯。因為艾利歐說想來這裡。」

「咦?那是菲特……」

嗯?你說了什麼嗎,艾利歐……?

什什什什什什什麼都沒說!!

「???」

「尤諾。」

「怎麼了,凱蘿?」

「我已經可以不用魔導器,確實展開圓形光盾了。」

「嘿─,已經辦的到了?真厲害真厲害!」

「……耶嘿嘿




摸著凱蘿的頭的尤諾。凱蘿,相當高興的樣子。

似曾相似的,溫柔的撫摸著別人的頭的尤諾。你是悟史嗎?

然後,不知為何很羨慕似的,一直看著這場景的菲特。

總而言之,也摸摸菲特的頭。菲特小姐,妳那沉浸於喜悅中的表情,有點危險啊。

良好對話?的四人,從別人的角度看的話,不可能不看成是一家人。

想著這些事的,會議室的艾蜜太太。

她的丈夫,則是低著頭,彷彿詛咒般不停呢喃著:「殺了尤諾殺了尤諾殺了尤諾殺了尤諾……」。




「真的很像一家人呢,克羅諾。」

……武裝管理局員,有能突破那傢伙防禦的武器嗎?

很可惜沒有!

「等等,克羅諾!冷靜啊!!」

可是那傢伙真的讓我很火大嘛!!




瞬間,真的在考慮要離婚嗎的艾蜜……

……嘛,也不是沒道理。應該沒有人會責怪艾蜜吧。

還有,管理局沒有能突破尤諾防禦魔法的武器嗎!




「……羅薩。露希耶和蒙迪亞爾好像也跟尤諾很親近的樣子,你知道什麼嗎?」

「卡莉姆,可別小看我啊。早就調查好了!」

「能請你,說明嗎?」

「瞭解了。首先從凱蘿‧露‧露希耶開始吧。她的話───」

那麼,就用虹光砲把那傢伙人間蒸發!馬上聯絡阿斯拉───

克羅諾,冷靜啊!別做這種像是恐怖分子的事啊!!




某一天,凱蘿正在煩惱。並不是在煩惱男女關係,而是自身的能力。

想要變得更會防禦、輔助!可是,周遭的人都是攻擊型的。

想找與自己同類型,而且,能讓自己容易理解的指導自己的人。但是沒有。

對於這樣煩惱的凱蘿,某個偶然經過的親切男性,二話不說就介紹了尤諾。

尤諾,爽快的答應。之後,就做為凱蘿的魔法老師,構築了家人般的關係。




「……就是這樣。」

「果然是『我的家人(註:與一本菲特、凱蘿一起侍奉的親子丼18禁同人誌同名)呢

卡莉姆,那從很多方面來說都很糟糕啊!!

「……也就是說,凱蘿會這麼親近尤諾,你這傢伙就是元兇嗎!?」

「啊,克羅諾復活了。」

「真是的─,克羅諾。我不是一句話都沒提到,是我介紹的喔

「……齁,那麼,是誰啊?那位偶然經過的親切男性?」

「維羅薩‧亞克斯……好像叫這個名字呢,那個人。」

……決定了。我要現在逮捕你。馬上逮捕。立刻逮捕!

「喂喂,我只是實現她的願望而已啊。」

「……願望?」

「想要父親的這個願望!」

「果然是『我的───」

就跟妳說很糟糕啊,卡莉姆!!

「父親的話我也可以啊!……真是的,為什麼菲特什麼都不講?」

「尤諾很受信賴啊,因為他很溫柔呢

「而且她……菲特也有說,是尤諾老師真是太好了喔。」

……不好玩。

「唔哇,真心話跑出來了……」

「……那麼羅薩?他,艾利歐‧蒙迪亞爾的話呢?」

「啊,艾利歐嗎?他從小時候開始,就很常跟尤諾玩在一起喔。」

「咦,是這樣嗎?」

「嗯。艾利歐好像常跟尤諾一起去遺跡挖掘現場之類的地方喔……」

「嘛,男孩子,好像都喜歡這樣的東西呢

「所以他,也把尤諾當成父親……也許是哥哥而仰幕著吧。」

「像尤諾這樣溫柔的哥哥,基本上找不到呢

「……為什麼,他們,一次也沒有來找過我啊?」

「克羅諾,你不是有兩個很可愛的小孩了嗎?」

「雖然是這樣……」

「……。(這些孩子,還記得克羅諾的臉嗎?)」

「?怎麼了,艾蜜?」

「什、什麼都沒有唷

「……然後,需要我也說明菲特執行官的原因嗎?」

「啊─,那個不用了─。大概有一個人,要抓狂了的樣子。」

「菲特的話,我有從疾風那裡很仔細的聽過了。」

「是嗎,那說明我就省略了喔。」




在為了成為執行官的那段期間,一直在尤諾身邊學習的菲特。

已經成為執行官的現在,也很頻繁的來找尤諾。原因不論是誰都一目了然。

對尤諾的愛慕之心,真說起來,也許是從更年幼之時就有了。


愉快的聊天,四周滿是一家人氛圍的四個人,此時,一名小女孩闖了進來。

將尤諾做為爸爸仰慕,非常年幼的少女……薇薇歐登場。

薇薇歐就這樣,衝進最喜歡的爸爸的懷中。

抱住薇薇歐的尤諾,表情有些鬆懈,傻爸爸性格完全出現。




尤諾爸爸~~!!

「薇薇歐,妳怎麼來了?奈葉媽媽呢?沒有在一起嗎?」

「一起的喔!可是呢,奈葉媽媽,都在那裡不動。」




薇薇歐指的方向,入口附近……管理局的白色惡魔降臨了。

低著頭,口中喃喃自語,肩膀微微顫抖著。

看到奈葉的身影,秘密會議室的四人,全身閃過討厭的顫慄。



「奈、奈葉,而且已經快解除魔力限制了!?」

「啊!太早了!來不及了嗎!?」

『武裝隊!緊急傳送,整備完成!』

「好!如果下達指令,就給我攻進去!!」

『了解!』

「尤諾老師,能洗刷上次的汙名嗎……」

「已經是危險的狀態了。……最初的一言是關鍵吧。」

「尤諾,拜託了!」




管理局的和平,在尤諾不知道地方,被托付到尤諾本人的手中。

……在這之前,稍微說明一下吧。

為什麼,奈葉會如此迅速的,開始解除魔力限制呢……

那單純,是『忌妒』

就像現在一樣,有不知為何對尤諾有好感的女性們一起聚集起來的日子。

彷彿說好一般,大家都放假,而聚集到尤諾所在的無限書庫。

然後,不知為何一定最後出現的,正是萬年尤諾愛的奈葉小姐。

本人,明明滿是衝勁,卻相當花時間的樣子,一定是最後出現的。

然後石化。最喜歡的人,和複數的女性在親密的整理書庫。冥王開關,按

其實,奈葉她……忌妒心非常的強烈。

單單只是,目擊到尤諾與不認識的女性在對話而已,

……要不要稍微,說給我聽聽呢。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尤諾拖走。

……稍稍,冷靜下腦袋吧。說著,用繩子把尤諾綁起來……後面請自行在腦中補完!




「我有一次在奈葉拖著尤諾老師的時候,直接碰上了……」

「怎麼了,羅薩?臉色很差呢?」

「沒有,那個時候,我沒有逃走而打起精神打招呼……結果……」




……亞克斯,……回教會!




「奈業用低沉的語調對我說啊!之後,那就成了我的精神創傷……」

唔哇,就別的意義來說好恐怖!!

「……因為想起這個,整個就好恐怖。」

「那天之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好幾天呢,羅薩……」




現在,這個恐怖更在其上,即便如此仍是邊顫抖邊壓抑自身的奈葉。

尚在這個時間點的話,尤諾的一句話,還是能改變什麼。

最少,可以避免無限書庫毀壞。

如今,管理局的命運就在尤諾的一句話啊!!

知道亦或不知道此事的尤諾,影響全局的話卻是這句




「那個?奈葉,妳來做什麼的呢?照顧薇薇歐?」




噗嘁!……奈葉,完全解除最後的限制。

在制御系統?那是什麼?的狀態下使出全力。

以實在很棒的笑容,自己讓魔王覺醒,本日預定要殉職的尤諾。

在尤諾目瞪口呆的同時,向武裝隊下達突擊命令的克羅諾。

看起來,克羅諾好像確信事情會變成這樣。

不過,理所當然,覺醒後的奈葉太過強大了。

流星靈彈,就將攻進來的武裝隊擊落。

擊落人數,超過100。而且,奈葉並沒有動。

因突來的事態而困惑的書庫管理長。和想著唉呀唉呀又來了…而愕然的女生們。

這也是一眨眼之間的事,女生們互相看了看,點頭,然後馬上啟動魔導器。準備攻擊。

『趁此時機將最強大的情敵解決掉作戰』開始了。




蘿蒂小姐、艾莉亞小姐……真的、認真的。魔力用過頭了,想殺了父親大人嗎?

鈴香小姐……在妳背後的漆黑羽翼,和將妳全身包覆起來的濁黑氣息是什麼?

亞麗莎小姐……妳的雙眼、頭髮閃耀著紅色光輝,與妳手中那把燃燒著火焰的刀是怎麼回事?

薇塔小姐……轟天爆碎!……而且還是連武裝隊都捲進來的全力驅動爆發?

蒂亞娜小姐、中島姊妹……把翔空星道和幻影魔法佈滿書庫全域是想做什麼?

疾風小姐、琳……把武裝隊的魔力收集起來,轉成自己的力量不會太犯規嗎?

菲特小姐、凱蘿……為什麼召喚出大的嚇人的龍,還坐到上面?




一開始明明是瞄準奈葉,不過現在,卻是大家各自瞄準不同的對手。

其中,武裝隊那些無辜的隊員只能像抹布那樣,在空中飛舞。

究竟要怎麼做才會變成這樣呢,現如今的無限書庫,已經變成狂暴的戰場。

再稍遠處,一邊護著薇薇歐一邊看著情況的尤諾,感覺到危機感。




「總之,先放結界!莎瑪爾、札婓拉!幫我忙……喂,不在!?

「尤諾,那兩位的話,早就和席格娜副隊長,一起脫離無限書庫了。」

「呃,艾利歐……真虧你沒有逃走……」

「……我是晚了一步。」




啊─僅剩的管理者們,也在空中飛舞……今天有這麼多人休假的理由,是這樣啊

等等的,終於對事態的嚴重,有深刻理解的尤諾。

另一方面,秘密會議室也陷入混亂,特別是克羅諾……




「突擊部隊,各小隊散開,給我一個一個捕捉目標!!」

『不行啊!每個人的能力都太高,強過頭了!!』

「別給我洩氣!結界魔導師部隊,無限書庫的隔離封印好了沒!?」

『無限書庫內的魔力濃度太高了!這樣,沒辦法封印隔離!!』

啊啊!還沒,還沒有結束啊!!

「……克羅諾,意外的很拼對吧?」




螢幕上,早就開始『第幾回?尤諾爭奪戰(艾蜜命名)』了。

克羅諾已經連餘裕的餘字都沒有。其他三人倒是很有餘裕的樣子……

就在管理局總局可能會不見的這個時候,艾蜜注意到某件事。

眼簾映照著螢幕,看向被尤諾抱著的薇薇歐。




「克羅諾,你不覺得薇薇歐跟誰很像?」

「薇薇歐?沒有,我也不知道……」

「很像呢。那個髮色很像呢……卡莉姆,怎麼樣?」

「……薇薇歐的聲音也很像呢。」

「說的也是呢那雙眼睛也是啊

「喂,讓我也能理解的簡單說明一下。到底是像誰?」

尤諾跟菲特。

「……啥?」

「薇薇歐的雙眼,是紅色跟綠色對吧?菲特眼睛是紅色的,尤諾是綠色的……」

「還有她的髮色呢。他們都跟薇薇歐一樣,是漂亮的金髮呢……」

「然後是聲音。……總覺得跟尤諾有些像。」

「……」

「薇薇歐,也是叫他們兩位爸爸媽媽……」

「薇薇歐說不定,真的是……」

……他們兩人的小孩?

「………………。(噗嘁)」

「怎、怎麼了,克羅諾?討、討厭啦只是小玩笑唷

「對啊,克羅諾。如果是真的,不就變成是在15歲左右的時候生的。」

「就是啊。那兩位怎麼可能在15歲的時候做○○○○之類的事情。」

…………走了,羅蘭聖劍……

了、了解,主人!!

「呃,等!克羅─諾!?」

「……真誇張的速度啊。」

「啊啦啊啦




以超強氣勢,飛奔出會議室,劃過管理局的妹控。

如今,能阻止他的東西是不存在的。

然後,在螢幕的另一邊,在無限書庫出現了克羅諾的身影。




好快!!

「而且,時機正好,薇薇歐離開了呢。」




就算只有自己也要……如此想著而張開結界,並將薇薇歐交給艾利歐的尤諾。

卻突然遭遇克羅諾的襲擊,而相當驚訝。克羅諾,毫不留情的最大攻擊。手下留情?那是什麼?




「克、克羅諾!?你做什麼───」

永遠的凍結吧,淫獸喔喔喔喔!!

『永、永恆冰凍!!』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做什麼做什麼!?你在做什麼啊!?」

「煩死了!你竟然敢向我的妹妹出手!!只有你這傢伙,我絕對不原諒啊啊啊啊!!」

「……啥?你在說什───」

「少說藉口!我要把你完全冷凍起來,丟到宇宙的盡頭喔喔喔!!




超級認真。無限書庫內部,不停結凍。被捲進來的武裝隊,還管理者們也被凍結。

尤諾,一邊防禦一邊閃避。克羅諾,早已眼神不正常。克羅諾已經不在了。

不被此事影響,繼續戰鬥的,最強的少女們……。

看著如此光景的艾蜜。

艾蜜想直到最後都要轉播實況,有些令人佩服。




「那、那個……看起來這一次也是被害規模不停擴大的樣子。」

「嘛,雖然早就在想,會變成這樣嗎?了呢。」

「完全變得和預言一樣了呢……」

「還在總局的各位,已經去避難了嗎?」

「我想這之後,被害情況還會更加擴大呢……」

「我們也差不多,再不脫離這裡的話……」

「那麼,大家,以後再會吧!」

全力破壞!

「……可能已經不能再會了呢。(被櫻色閃光包圍的管理局)」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认证码:
验证问题: 雪飘工作室的英文名字,抬头看域名(六个字母,全部小写)
上一个 下一个